50大黃金青農

台南市白河區〉稻農41歲:魏宗淇

黑白混米吸睛 吃到滿滿營養

文 / 王一芝   攝影 / 陳之俊   2017-10-17

黑白混米吸睛 吃到滿滿營養


如果你擁有一份人人稱羨的教職工作,好不容易又在北部掙下一間電梯公寓,你願意拋下這一切,返鄉種田嗎?

魏宗淇就這樣做,被不少親朋好友視為「傻子」。出身台南白河農家的他,入選過排球國手,畢業後在台北私立東山高中擔任體育老師、總務主任,一教14年,不但在台北買房,還順利完成文化大學體育研究所的碩士學位,人生勝利組不過如此。

但魏宗淇心中始終有一個農夫夢。或許是身為白河農業世家第九代長子的責任感驅使,「當時在台北的教職加上行政工作,年薪破百萬,但消費也高,三個小孩及房貸,一個月支出13萬,真的存不到錢,」他說。五年前父親生病開刀,魏宗淇賣掉上千萬的房子,帶著妻小回台南。

返鄉第一年他仍擔任教職,同時跟著父親學栽種水稻、柳丁,有感於務農還是要專心投入,第二年就辭去教職,專心當農夫。

剛開始周遭鄰居認為他一定是在台北混不下去,他從農改場學回來的理念,也得不到父親認同,爭吵不斷。

原來魏宗淇返鄉後體認到環境對下一代的重要,決定採無毒、天然的有善農法耕種,沒想到只會慣行農法的父親反對。魏宗淇不噴除草劑,但父親抱怨雜草叢生,會被親友罵「懶惰」。

無毒種植獲吉園圃標章

為了做給父親看,魏宗淇和台南農改場合作,以天然方式栽種台南26號玉米育種,初次收成就供不應求,父親才慢慢接受不灑農藥,甚至申請吉園圃標章,無毒種植,據說已能看到野兔在他家的柳丁園奔跑。

魏宗淇家族在白河世居200年,擁有的土地就在陸軍靶場附近,阿兵哥都稱這座山為「將軍山」。他父親八公頃土地正位於將軍山下,一個四面都被群山環抱的農場。

田裡種的是有台版越光米之稱的「台南16號米」,魏宗淇工作室旁的冰庫有一批,準備運往香港,一公斤120的小包裝售價,比一般碾米廠高出許多,而創意無限的他,更把白米、黑米延伸成六種產品。

山腰上掛在果樹上的綠色乒乓球,則是俗稱「山丁」的山間柳丁,相較於種在平地的「田丁」,因氣候因素,香氣濃郁,酸甜度更適宜,因此售價比其他人高。

農改場的人不只一次勸說魏宗淇,這塊地很適合有機栽種,因為沒有過多人為開發和汙染,又不用擔心其他農戶灑農藥空飄,只是和父親仍有觀念和做法需要磨合,「這事急不得,能做到安全栽種已很不錯,」他坦言。

一年四季都有作物產出

身為全職農夫,為了有足夠收入,讓農場一年四季都有作物產出,除了柳丁和水稻,他也種了洋香瓜、蓮藕等,他返鄉後在農舍旁興建的小型溫室,就像百果園一樣,小番茄、蓮霧、百香果、芒果什麼都有。

魏宗淇不諱言,務農一點也不浪漫,反倒很累人,很早出門,白天在田裡曬太陽,晚上回家還要經營臉書,忙著處理訂單,往往忙到深夜。

第一年用無毒友善農法種玉米,雜草長得比半個人高,他和父親就在日正當中,又爬又跪地除草,等到田區繞完一圈,父親點醒他,「最初除的那個區域,草又長起來了。」

那句話簡直像晴天霹靂般,「去年此時在學校當老師,一星期12堂課,還能午休,現在根本是無休,給自己找罪受,」他感嘆,五年農務操勞,已讓兩鬢花髮由黑轉白。不過眼見白河務農人口老化程度嚴重,他靈機一動在網路上號召志同道合的年輕人,一起經營農場,創立品牌「一群農夫」。

一群農夫的模式很簡單,土地、資金和技術都由魏宗淇提供,年輕伙伴負責栽種,農忙時彼此協助,收成時共同行銷。只可惜,這些年輕人耐不住天氣太熱、作息不同和收入不穩定,紛紛求去,目前只剩兩人,魏宗淇調整策略,繼續拉拔年輕人。

他的最大優勢就是銷售。長年在教育界,人脈豐沛,以前的同學、同事幫他發起團購,8000斤柳丁,兩星期就售罄,他以前服務的東山高中,一次訂購就100箱,讓其他農夫好羨慕。

將軍山農場打出知名度後,魏宗淇發揮當體育老師的專長,在收割後的稻田上畫幾條線,舉辦稻田上的運動會,搭配焢窯和柳丁採果,讓消費者了解產地到餐桌的過程。

光是去年底就來了600個人,孩子赤腳在田埂上跑來跑去,到處洋溢著歡笑,結束前還有不少人向他預約明年再來,徹底落實食農教育的真諦。

魏宗淇不改老師口吻分析,全球面臨糧食危機、食安問題,連東南亞都進口台灣無毒農作物,「農業很有未來性,又能傳承,辛苦一點也值得,」他一再強調。

關鍵字: 產業綜合飲食食安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