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大黃金青農

台中市和平區〉養殖戶40歲:陳重成

挺過三度重建 養出肥美鱒魚

文 / 林玲瑩   攝影 / 賴永祥   2017-10-17

挺過三度重建 養出肥美鱒魚


枕居於大甲溪畔的台中和平鄉松鶴部落,因白鷺鷥喜歡在河床上飛舞覓食而得名。地勢得天獨厚,雪山山脈、中央山脈及八仙山四周環繞,大甲溪支流裡都溪,終年汩汩不絕,造就年均溫19度的涼爽氣候,彷彿群山懷抱的珍珠,不只適宜人居,也是孕育鱒魚的上選之地。

沿著台8線,車行過偌大的「松鶴橋」,不消十分鐘,隱身在櫻花樹小徑深處的東昌養鱒場映入眼簾,這裡是全國始祖的鱒魚養殖場,養鱒已達40年。

鱒魚生性嬌貴,又稱總統魚,必須以低溫淡水飼養,溫濕度、水質酸鹼度要求嚴苛,即使在松鶴部落極佳的生長環境,還得加上養殖者的悉心照顧,才能成就鱒魚的靈魂:鮮甜、肥美、彈韌。

1977年生的漁場主人陳重成,從爺爺手中接棒,養鱒已17年,現有22座魚池,分別飼養約三萬尾鱒魚及數千尾鱘龍魚。他謙虛表示,養鱒祕訣無他──勤勞、肯做而已。

不走捷徑 從魚卵悉心孵育

比方說,鱒魚性喜低溫,夏季魚池必須控制在攝氏18~20度、冬季則在10~15度,時時調節水量控溫,這是陳重成的每日基本功。如今他已經熟練到,將手掌探入池中就能略知溫度。

但他也大嘆,遇上氣候暖化,連日高溫酷暑,只能從養殖密度著手。他苦笑:「爺爺的時代可以養10多萬尾,但現在氣候地形條件,養四萬尾就已是極限,否則養愈多、虧愈多。」

《遠見》來訪這天,陳重成正在巡視魚池,從山坡下開著小型越野車帥氣登場,為了展示自家鱒魚,他身穿青蛙裝,俐落地跳進水深及胸的魚池,三兩下功夫,一尾鱒魚入網,一般需要兩人合力完成的抓魚工作,他輕鬆搞定。

細看才發現,這尾鱒魚被養得肥碩豐美,身長超過他的一隻手臂,是一般鱒魚的三倍大。陳重成一手抓住魚嘴,一手捧著魚尾巴說道,鱒魚特徵是有一條霓虹鱗片貫穿全身,隨著光線變化,呈現瑰麗多彩的色澤,就像彩虹,又稱「虹鱒」。

他笑嘻嘻地說,他的鱒魚養一年就會出貨,這池魚動輒五年、八年,是他招待貴賓的首選。「這池是活招牌,只送不賣,當寵物在養。」

別看陳重成動作老練,他可是標準的「鱒魚爸爸」。沿山坡而建的魚場上方,有一小間鐵皮屋,裡面全是孵化桶,他從粉圓一般大小的魚卵開始飼養,等到孵出如銀針般大小的魚苗,再餵以特殊菌種增強抵抗力,魚隻不生病,現在養殖場完全不用藥。

陳重成認為,「養魚只有進度表,沒有行程表,要隨時憑經驗應變。」除了跟防疫所取經,每天的基本功不能鬆懈,從早到晚,不分晴雨天都要親自把關。

松鶴部落原來是泰雅族聚落,1976年,爺爺陳維舟攜家帶眷從沙鹿上山,本來打算種香菇,發覺此地水質清澈甘冽,在日本友人建議下,引進魚苗試種,生性挑剔的鱒魚,竟在此成功存活,第一年就培育了四個魚池,全盛時期飼養達20多萬隻鱒魚。

土石流重創 石板徒手重建

爺爺靠養魚餵飽一家三代,但養魚最怕天災,1999年無情的九二一地震,開始了東昌養殖場近十年的重建噩夢。意志堅強如他也不禁以現實口吻說,「一次風災損失上千萬,農業真的是賺天公錢。」

先是九二一過後,和平鄉淪為重災區,大量的砂石掩埋半個魚場,當時剛退伍的陳重成被徵召回家幫忙,不到兩年,桃芝颱風再來,剛重建完的魚場再度受創。東昌挺過兩次颱風後,任誰也沒想到,最大的考驗在2004年的敏督利颱風,也就是惡名昭彰的七二水災。

當晚,陳重成在現場,目睹兩日內超過1000毫米的暴雨沖垮魚池,「整個魚場被土石流沖走。」

大水足足維持了五天,那時爺爺已臥病在床,父母無心再做,只剩陳重成憑著一股毅力,撿來風災漂流木、大小不等的碎石板,和太太重新整地,徒手以一石一瓦重建魚場。

或許因禍得福,過去魚池以水泥砌成,陳重成就地取材,意外發現石頭池更適合養鱒,能達降溫效果。就是這股地震與颱風都未能擊垮的意志力,讓他養出肉質鮮美的鱒魚,不需要太多宣傳,自有熟客口耳相傳。

陳重成也一改爺爺時期作法,是當地第一批做生鮮宅配的漁民。活魚現宰、處理內臟後,直接真空包裝出貨。

比起以前統一賣給盤商,宅配一公斤可多出兩倍收入。他比喻,「現在養三萬尾的收入,形同爺爺養五萬尾。」

東昌還跟上近年休閒漁業潮流,開放遊客來魚場吃「全魚大餐」,除了能吃到肉質鮮甜、外面罕見的鱒魚生魚片,還能一嘗他獨門研發的醃漬茶鱒。

關鍵字: 飲食產業綜合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