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核子局勢 印度和巴基斯坦不容輕忽

文 / 一流人      2017-10-21

國際核子局勢 印度和巴基斯坦不容輕忽


國際核子局勢愈來愈複雜,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重要性不容輕忽。這兩個國家自從分治以來發生過三次戰爭,每次都由印度「贏了」,因為它是個極大的經濟體,人口、軍隊都極大。每次衝突,「喀什米爾」都是主要原因,由於這個領土糾紛迄未解決,第四次戰爭隨時有可能開打—現在可是兩個核子大國兵戎相見。然而,許多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認為,他們的核武具有天生潛在的嚇阻力量,使得第四次戰爭不可能發生。兩國最後都將被嚇阻,不致於發生區域戰爭,因為屆時它可能在兩國緊張情況升高之下,變成可怕的核子大戰;戰事一擴大,無法避免的核落塵勢必汙染到附近地區,對世界造成重大災難,使得許多國家慘遭株連、人命犧牲重大。但這種嚇阻其實無從擔保。我深怕南亞爆發區域核子戰爭,因為近來巴基斯坦預備部署「戰術」核武,局勢緊張又升高了好幾分。

了解到局勢的嚴重性,我和史丹福大學的同事、前任國務卿喬治.舒茲,在史丹福大學主辦二軌對話,有時候只邀巴基斯坦人參加,有時候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都邀請。有一次會議,有位退役的巴基斯坦高階軍官在休息時間私下告訴我,他非常擔心即將爆發區域性核子戰爭。他認為,巴基斯坦有些團體正在規劃「孟買二號」攻擊事件,而巴基斯坦政府可能制止不了。他臆測,印度再遭到這樣一次恐怖份子攻擊的話,不會像二○○八年孟買遭到攻擊時那樣克制自己,印度可能對巴基斯坦展開懲罰性的進攻。巴基斯坦軍隊寡不敵眾,很有可能動用「戰術」核子武器試圖擊退來犯的印度部隊。這個危殆的邏輯假設,由於核子攻擊只發生在巴基斯坦境內,印度政府或許不會動用印度核武回敬。這位巴基斯坦退役將領和我都覺得這個假設太不靠譜,深怕巴基斯坦動用「戰術」核武的決定,會使衝突升高為全面核子大戰。

要挽救此一危險局勢,希望恐怕得寄託在兩國政府內外都有認真的人士,了解此一風險極其恐怖,也了解到不能依賴核武嚇阻另一次戰爭,尤其是巴基斯坦的某些恐怖組織可能鑽隙刺激出這種浩劫的話。我們在二軌對話中,找不到解決此一棘手的喀什米爾爭端及其歷史宿怨的直接辦法。但我們發現某些間接方法,或許可以降低頗有可能升高為核子大戰的機率。最大的槓桿—最根本和最強有力的預防措施—似乎不在外交上,而在經濟上:全力刺激印、巴貿易大幅增加,換句話說,捨「相互保證毀滅」,取「相互保證經濟毀滅」來抑制戰爭。這裡當然是拿中國和台灣做借鏡。台海兩岸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已因台灣和大陸之間貿易及投資緊密交織而大幅降低,因為雙方經濟相互依存極大,戰爭意味同歸於盡。

或許以今天「全球主義」的精神來看,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嚇阻的大戰略必須假定有許多人醒悟核武的危險,以及有必要降低這樣的危險。今天的世界經濟已經在全球日益交織為一片,經濟危機似乎更有普及全球的趨勢,個人、民族及社會對它更能持續感受得到,不像軍事危險似乎很遙遠,只隱藏在兩個大國的暗中較勁之下,或在遙遠的惡土和海底演出。

因此我們的二軌對話,繼續專注在增進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貿易和投資合作的行動上。二○一一年和二○一二年都出現可喜的結果,我們希望兩國將以這些共同利益為基礎,繼續發展關係。

但即使我非常關心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可能爆發區域戰爭,鑒於我在擔任國防部長時與北韓打交道的嚴峻經驗,我認為具備核武的北韓最為危險。北韓數十年來渴望發展核武,我曉得他們具有技術能力,又專心致志要實現此一希望—他們多年來都只差幾個月就有足夠的鈽可以製造六到十顆核彈。作為世界上最後一個史達林主義政權,相較於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民主政府,他們是難以捉摸的危險。

本文節錄自:《核爆邊緣》一書,威廉.培里(William J. Perry)著,林添貴譯,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Adrián Tormo

關鍵字: 閱讀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