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結婚了》:重溫失去的新婚美夢

文 / 一流人      2017-10-20

《我們結婚了》:重溫失去的新婚美夢


想要愛與被愛的欲望是跨時代的

可能會有人反問: 那戀愛類綜藝的本質又是如何呢?MBC《我們結婚了》(註一)這類節目,不是和觀眾一起去思考實際婚姻生活會產生的具體問題,或是真正想要探討如何排解想婚人士的欲望。《我們結婚了》企劃主打的觀眾層並不是想結婚卻結不了婚的族群,而是希望找回消失在婚姻生活中的浪漫的人。

找回被生活消耗的婚姻甜蜜 

《我們結婚了》的觀眾心理

有人主張《我們結婚了》提供的幻想,會是20、30 世代的人所需要的。想想如今的20、30 世代,因為經濟情況造成戀愛或結婚無限延期,這個節目理當能成為同輩男女美好青春的代理滿足窗口。

然而實際上,節目的主要觀眾層是10 世代後半到30 世代前半,這群觀眾的收看模式也不是在消費幻想,而是看自己喜愛的藝人。嚴重入迷的觀眾甚至會有以下發言:「我喜歡的藝人和其他女藝人甜甜蜜蜜的模樣看起來很討厭,可是那是他的工作,我會哭著欣賞。」更專注於《我們結婚了》提供的幻想本身的,反而40、50 世代的觀眾,這個世代的人,結婚是家庭的結合或傳宗接代,他們在這種意識下採取婚姻行動,過程又遭遇了IMF 經濟危機(註二),不得不全力以赴克服。

不幸的是,對於韓國當前的40、50 世代而言,「家人」不是浪漫的對象,而是分擔痛苦的共同體。他們從新婚開始,就面對IMF 管理體制下的經濟環境,家庭自然而然不再是追求浪漫或快樂的共同體,而是幫助自己生存、讓下一個世代接棒的存在。家庭相關的所有大小事物,焦點都在於如何在經濟困境中生存下來。

像20、30 世代那樣,熟悉並接受環境的兩極化,或是信仰著一種慢性的失敗主義,他們培養個人的生活口號,呼吸了太多在經濟現實下暫時實現的「打造我的家」的時代空氣;而對於60、70 世代而言,節目帶來「婚姻原來可以這樣」的自我安慰,已經到了不惑或知天命的年紀了,回頭看過去的歲月似乎過得太過抑鬱,然而家人也不是浪漫的對象,看起來比較像是生活中的戰友。

《我們結婚了》的節目企劃從開始以來,就過濾掉了會伴隨婚姻生活而來的所有煩心因素,以新婚夫妻的美好甜蜜做為主力。節目希望打中的欲望,不是「我也想組織家庭」而是「我想再次重溫失去的新婚美夢」。暫時脫離真正的「婚姻」帶來的責任和沉重,鼓勵同輩享受幻想。《我們結婚了》的企劃定位是:當愛情中的血糖值含量過低時,被緊急放入你口中的巧克力。

為了生存被迫具有的功能,

《和你在一起》(註三)幫中年人俐落刪除

JTBC《和你在一起》精確的瞄準婚姻的責任,並且更具體地進入。中年族群包括了離婚、失去另一半或還沒有結婚的人士,以「體驗再婚」概念播出的《和你在一起》,簡單來說就是「中年版的《我們結婚了》」。共同的負債、某方失業、創業失敗、對方的無禮家人、子女的教育、為了在首都圈購屋的淚水和掙扎等等,節目企劃俐落地刪掉以上無數已婚40、50 世代在婚姻中經歷過的痛苦部分,只選擇拍攝二人一起接受健康檢查、見對方的朋友、一起約會等的悠閒浪漫景象。

節目推出初期,製作團隊雖然說過「在處理『再婚』家庭要經歷的現實問題這一點上,和《我們結婚了》有明確的差異」,但是進入第二季後,節目的焦點從「再婚」轉移到「晚婚」,差異點便消失了。

在處理現實問題的第一季裡,著名場景之一便是演員李瑩河和籃球員朴贊淑最後用餐的畫面。妻子煮了牛尾湯,丈夫說「我不希望妳的誠心被胡椒蓋住,想要直接感受這份心意」於是直接喝了沒調味的湯。畫面外的對象,可能只會動筷子一點也不懂得感謝,還嫌這個太鹹、那個太淡。看著螢幕裡的李瑩河,中年夫妻可以重拾婚姻中的各種發現。

「啊,原來我們的年紀也有這種可能。」這樣的浪漫雖然微小,但是細膩的照顧、彼此的愛護、同行的伴侶等等40、50 世代的婚姻生活中被刪除的部分,沒有被滿足的欲望就在其中。

企劃再進化,不同年齡層的不同生活選擇

SBS《燃燒的青春》的企劃更進一步地找出中年人士「交朋友」的價值。節目帶著一群單身中年男女藝人到郊外遊玩,度過愉快時光,每次挑選出魅力男和魅力女的《燃燒的青春》,表面上以喜劇演員金國振&歌手姜修智、音樂家金道均&演員樑錦錫為代表的中年情侶的「曖昧」為武器,更深入後會發現,這是讓因為「忙著討生活而錯過快樂」的中年人士享受交友的節目。

「因為節目錄影來過,但是不記得自己曾為了遊玩來遊樂園」金道均和同年紀的友人一起搭乘遊樂設施,笑得像孩子一樣的模樣;睡眼惺忪的金元萱坐在前院的木床上聽金道均彈吉他的溫柔光景;沒有做飯對象卻開了餐廳的演員徐泰華,在準備海鮮大餐時,一旁喧鬧的朋友彼此餵食的景象。這些雖然不是什麼偉大的幻想,卻會讓觀看的人紅了眼眶。

換句話說,企劃的概念從看年輕人愛與被愛的欲望(《我們結婚了》),到經歷再婚的欲望(《和你在一起》),發展成為下定決心只想體驗異性友誼的欲望(《燃燒的青春》)。這些欲望看似簡單,卻是在求生存的過程中被優先順序排擠,自然而然地被忽略或自行退化了。

與對的人共度愉快時光。這不是為了子女教育取得補習班資訊,或是為了取得股票情報的友誼,而是為了友誼本身存在的友誼。當然,這當中有像金國鎭、姜修智那樣,感受到細微「曖昧」氣息進而成為情侶的人,然而也有像演員金日宇那樣沒有伴侶的人。貫穿《和你在一起》、《燃燒的青春》的企劃核心不是曖昧、戀愛或再婚,而是不願被生存埋沒,享受彼此照顧下的「快樂」。

註一:以藝人的「假想結婚」為賣點的實境綜藝節目。

註二:1997 年,韓國深陷亞洲金融風暴,為度過金融危機求助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使用了救助貸款,從此喪失經濟主導權。韓國經歷近四年的慘痛改革才脫離IMF 組織的經濟管控。

註三:《和你在一起》(님과함께)JTBC 於2016 推出的綜藝節目,讓因為各種原因恢復單身或保持單身狀態的藝人體驗再婚生活。

(圖說:截圖自《我們結婚了》官網

本文節錄自:《讀取時代欲望的企劃力》一書,李昇翰著,張琪惠譯,不二家出版。

關鍵字: 兩性閱讀國際財經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