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該告訴孩子的八點安全守則

文 / 一流人      2017-10-19

你該告訴孩子的八點安全守則


或是想想一名境遇非常特殊的小女孩:她生來無家,母親在懷她時一直吸食「快克」(crack,譯註:一種強效古柯鹼),讓她在胎兒狀態時就有了毒癮。她克服了這些不幸,可是依舊躲不過宿命的摧殘。小艾莉沙•依茲奎爾多(Elisa Izquierdo)的故事是件兩極化的悲劇:她雖得到垂死父親的溺愛和保護,卻難逃母親及惡毒繼父殘暴、可怕的凌虐。

艾莉莎於一九八九年二月在紐約市的伍德哈爾(Woodhull)醫院出生。醫院的社會工作人員向兒童福利局報告了這名嬰兒的藥癮狀況。結果,她的父親喀士達侯•依茲奎爾多(Gustavo Izquierdo)是流民收容所(艾莉沙的母親常在這地方出入)的廚子,馬上獲得嬰兒的監護權。雖然在那一當刻他未必有打算當個父親,但他似乎很樂於扮演這個角色,而且也認真也負起責任來。他到基督教女青年會進修養育課程,艾莉莎一歲大時就帶她去蒙特梭利學前學校,從Y段班學起。他每天幫他女兒梳頭,替她熨衣服,甚至在她受洗時還租了一間宴會廳替她祝賀。但依茲奎爾多罹患癌症,過不久後即無力支付她的學費。艾莉莎是名非常優秀的學生,所以她的老師及校長都出面,介紹她給希臘的麥克王子(Prince Michael)認識,麥克王子是學校的一位贊助者。他被這個聰明、活潑、美麗的小女孩迷住,答應支付艾莉莎到布魯克林教友學校(Brooklyn Friends School)唸完十二年級的所有教育費用。

但除了快樂的一面外,艾莉莎生活中也有黑暗的一面。她的母親再嫁,與現任丈夫維修工人卡洛斯•洛培茲(Carlos Lopez)又生下幾個小孩。她努力爭取探視艾莉莎的權利,結果獲勝。在一九九○年,社會工作人員替阿微爾妲•洛培茲(Awilda Lopez)擔保,說她已經改頭換面,戒掉毒品,有了供養她的好丈夫,生活終於安定下來。洛培茲夫婦都接受不定時的毒品檢驗。隔年,艾莉莎開始在父親未監護的情況下去母親家過夜。

從那時候開始,關心艾莉莎生活的大人愈來愈覺得擔憂,因為他們看到一些警訊:女孩向學校師長訴說她母親打她並把她鎖在壁櫥裡;她的父親告訴一名鄰居說,艾莉莎開始做惡夢及尿床,好像沒受過如廁訓練一般;而且她的陰道上有傷口及瘀血,他很擔心她被強暴過。艾莉莎在蒙特梭利的校長告訴《時代》周刊說,她通知了「布魯克林社區服務處」並打了一通熱線電話,說出她的疑點。艾莉莎的父親向家庭法院申訴,解除了她母親的探視權。一九九三年時,喀士達侯•依茲奎爾多買好回古巴老家的機票,或許是想盡一切努力把他的女兒帶離那些可能會傷害她的人。可是,在還來不及踏上行程之前,他就被癌症擊垮,在一九九三年五月過世。

依茲奎爾多過世後,艾莉莎的母親爭取到她的監護權。依茲奎爾多的表妹艾爾莎•卡尼札爾茲(Elsa Canizares),連同蒙特梭利的老師及校長,甚至麥克王子,阻止此事而費盡心力,但是艾莉莎的母親還是有強有力的盟友。兒童福利局建議讓她獲得監護權,說這是它對這家人監督了一年多後所得的結論。洛培茲從「法律援助協會」(Legal Aid Society)請來的律師找了社會輔導人員來作證,說他們已拜訪過這個家庭,認為艾莉莎會很高興和她的母親及弟妹住在一起。而且洛培茲也贏得「計畫機會」(Project Ohance,一個由聯邦政府出資,為幫助貧窮家庭而設的養育課程)的官員站在她這一邊。雖然她遭受挫折,偶爾會再吸食毒品,洛培茲還是報名參加了養育班,而且似乎很認真。

要不是因為沒有人有時間好好調查一番,就是洛培茲夫婦刻意下了一番工夫,讓專家相信他們正在努力成為一個模範家庭,結果艾莉莎就被強迫回到一個問題重重的環境。除了她母親既有的問題外,她的繼父卡洛斯•洛培茲有家庭暴力的前科。一九九二年初,在阿微爾妲•洛培茲生下他們的第二個小孩之後一個月,他抽出身上的小刀,刺了他的妻子十七刀,就當著艾莉莎面前,在她周末來看她母親時。艾莉莎的母親在醫院躺了三天,而卡洛斯被判坐監兩個月。

現在,家裡有了五名小孩,資源已瀕臨用盡。誰知道這個孤單的小女孩心裡面在想著什麼?她英雄般的爸爸的死亡讓她覺得一切茫茫然。她失去父親後,又得知必須和她十分恐懼的大人住在一起時,心裡一定害怕極了。想到這種情景,真叫人悲憤。

到了一九九四年九月,艾莉莎最後的庇護所也被奪走了:她母親把她轉學去公立學校註冊。不久,學校人員向曼哈坦的兒童福利局副主任報告,艾莉莎來上學時常常身上有瘀傷,而且似乎不良於行。據說,那位副主任告訴他們,由於證據不足,所以他沒有辦法處理這些問題。最後,甚至洛培茲在「計畫機會」的盟友也極為害怕。根據《時代》周刊的報導,主持「計畫機會」的巴特•奧康納(Bart O’Connor)聯絡到負責輔導艾莉莎的兒童福利局社工人員,而對方卻說「太忙了」,沒有時間去調查這件事。隨著時間過去,奧康納也和這個家庭失去聯絡。只要有人想把艾莉莎帶走,洛培茲夫婦就會刻意迴避他。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感恩節前夕,洛培茲對小女孩施予最後的致命一擊。《紐約時報》引述了艾莉莎的阿姨的話:當夜洛培茲打電話給她,說了一些可怕的話。洛培茲告訴她的姊姊說,這女孩現在不吃不喝,還沒洗澡,而且「蜷縮在床上」。次日,洛培茲請鄰居來幫忙,結果鄰居發現小孩已死。甚至在那時候,她母親的舉止飄忽不定:起初她拒絕報警,然後跑到公寓屋頂,威脅要跳樓。

紐約市警局一名副隊長說,艾莉莎的死亡是他所見過最殘酷的凌虐兒童案。她的母親承認把這個小女孩關進一片水泥牆中,強迫她吃自己的大便,抓住她的頭往地板上拖曳。警方調查人員報告說,艾莉莎身體幾乎無處不遭毒打,瘀傷或傷口遍身都是。她的下體多次遭人用髮梳及牙刷施暴。多名鄰居說他們曾設法和兒童保護機構取得聯繫。他們證實艾莉莎的母親又開始吸毒,一度想賣掉一輛三輪車,拿錢去買更多的「快克」。他們說曾聽到小女孩向她母親求饒,但她母親相信艾莉莎的父親對這女孩施過符咒,她必須打她,才能將符咒驅除。

紐約市兒童福利局的檔案屬祕密,所以沒有辦法知道民眾到底曾設法拯救過艾莉莎多少次,也無法知道整個制度的毛病到底出在哪裡。當然,從許多方面說,官僚機構都最容易成為民眾指責的箭靶。調查凌虐兒童案是一件吃力不討好、令人沮喪與危險的工作。根據可靠的數字顯示,從一九八八到一九九三年為期五年間,凌虐兒童的案件升高了百分之二十五,可是預算的削減卻讓負責看顧兒童的社工人員人數持續下降。

現在的兒童比起以前更加需要我們的保護。假如你懷疑周遭有小孩在遭受凌虐、父母未善盡照顧之責,或危險的狀況時,趕緊打電話叫人來。要不斷地打,直到找著人來幫忙。萬一有事情發生在你的小孩身上,而你又沒有在那裡,你也會希望有人打電話。如果你害怕曝光會對自己不利,就打電話給那些可以迅速處理這類案子的機構,只要提供線索,不用報上姓名。

不管用什麼方法,我們必須反擊。

麥克王子在一篇發表在《遊行》(Parade)雜誌上的文章痛切指陳,在小艾莉莎的案子中,雖然他們極擔心她的母親,他和其他人都還相信法律可以保護這個女孩。在許多時候,法律確實可以發揮作用,只要有人願意趕緊報警處理。

網際網路上有很多關於保護兒童的資訊,告訴你如何預防小孩被劫持及保護小孩免於受害。這些資料都可從「全國失蹤及被剝削兒童中心」取得,多數也可在網際網路上取得(網址是:http://www.missingkids.org),要不然也可以利用免費電話與他們聯絡。

「全國失蹤及被剝削兒童中心」的善心人士把失蹤兒童的照片貼在牆壁上,並不斷把經過電腦處理的照片利用郵件、網際網路及所有可予利用的方法公布到各地,也藉此來提醒所有小孩子,萬一他們走失了,有人會尋找他們。他們要讓天真無辜的小朋友知道,不管耗費多少時間和精力,只要能找到他們,保護他們的安全,他們將不斷去尋找。

你應該讓你的孩子了解他們的安全與幸福對你有多重要。聽起來似乎很容易,「我愛你」和「我為你感到驕傲」這些話可以幫助你的小孩遠離許多惡徒:從兒童侵犯者到可能供給他們毒品或酒精的同伴。他們的信心及自尊心,加上我們的關切和承諾,就足以對邪惡反擊到底。

承蒙「全國失蹤及被剝削兒童中心」及「亞當•瓦爾虛兒童基金會」的允許,我們把主要的幾種兒童安全指南轉載於此。我們應該感謝這些致力於設計準則來保護我們孩子的熱心人士。

我的八點安全守則

一、在我外出時,一定先向父母或負責照顧的人報備。我告訴他們準備要去的地方、怎麼去、和誰一起起去,及何時會回來。

二、我在搭乘別人的車子或和別人外出時,一定先向父母報備,取得許可:即使對方是我認識的人。若是在父母未知的情況下接受了金錢、禮物或藥品,一定馬上向他們報告。

三、出門到別處或到外面玩耍時,和別人一起去會比較安全。我會使用「結伴同行系統」。

四、假如有人想要觸摸我,而我覺得害怕或不舒服或迷惑,就大聲說「不!」然後我「跑去」跟一個我信任的大人「說」。

五、我了解,假如有人用不「適當」的方式碰觸我,那「不是我的錯。」我不必為這些碰觸保密。

六、我信任自己的感覺,如果覺得問題太大,自己沒有辦法處理,就告訴大人。有許多人關心我,願意聽我說出問題,並且信任我。我不孤單。

七、請求幫助從來不嫌遲。我可以不斷請求,直到獲得我需要的幫助。

八、我是一個「特別的人」,我有感覺安全的權利。我的規則如下:

—先報備。

—利用「結伴同行」。

—說不,然後跑去跟別人說。

—傾聽自己的感覺,找我信任的大人談我的問題與煩惱。

防止兒童遭劫持及剝削之道

隨時掌握你的小孩的行蹤。熟知他們的朋友與日常活動。

對小孩的行為變化要有敏銳的覺察能力;它們代表某種訊息,你應該坐下來,和你的小孩討論這些變化的原因。

若有別的青少年或成年人對你的小孩顯得額外關注,或送給你的小孩不相稱或昂貴的禮物,這時應予以警覺。

教導你的小孩信任他們的感覺,並確實讓他們了解,他們有權利對感覺不對勁的事情說「不!」

仔細聆聽你的小孩心中的恐懼,和他們談論時不時給予打氣。

教導你的小孩,沒有人可以任意接近或碰觸他們,讓他們感覺不舒服。假如有人這樣做,他們應該立刻告訴你。

對臨時保姆及其他看顧你的小孩的人應予留意。

本文節錄自:《破案神探二部曲:犯罪是天生邪惡還是後天塑造?》一書,約翰.道格拉斯(John Douglas)、馬克.歐爾薛克(Mark Olshaker)著,葛佳琳譯,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MI PHAM

關鍵字: 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