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允諾,記一段鮮辣酥香五載情

文 / 孫東國      2017-10-12

吃的允諾,記一段鮮辣酥香五載情


閒來逛家附近的前菜市場,驚覺多了幾家「微型」食肆。自地產大老虎領展翻新菜市場後,無疑替「逛菜市」換上新形容詞,濕漉漉不再,也不再腥羶飄盪。除了一貫的菜肉魚南北貨攤檔外,為滿足老百姓口腹之慾,一旁還開添了幾家食肆,店前只有四五座位,主打外賣,讓街坊買菜時,順道添些小吃熟食,打打牙祭。

幾家食肆中,最受歡迎反倒是位於角落的一家四川小吃店。 一天晚了回家,想隨便湊合一餐,正要開口點泡椒米線時,驚見一道有趣菜餚。

「泡椒米線之外,再加一客香辣剁椒生腸。」聽來就覺吸引的菜色。

店員回頭看看大廚,看來身兼老闆的小伙子探出頭來。「生腸今天沒來貨,後天才有。」

「後天嗎?早、午、晚?我準時就來。」

「都可以,後天肯定有。」小伙子笑笑說。

「後天晚上九點來買。」想想這兩天行便跟老闆約好。

準時赴約,老闆頓見我便笑笑。生腸燙熟便撈入秘製醬汁,再澆些花椒油,撒大把鮮剁辣椒, 吃起來爽脆中覺鮮麻,滿頭冒汗,過癮開懷。

開懷,也許是好久沒遇上這種吃的允諾。

五年光景,一下子便於眼波流過。記得那是個初春的晚上,剛過了年,天氣還帶幾分寒意。晚飯後,好奇心驅使特意繞點路,看看家附近的新食店,掛著有趣的名字,甚麼葫蘆賣甚麼藥。

店子處於死胡同,附近全是修車店,夜色籠罩著街角,唯獨店前大光燈指引食客到來。店前置了幾個發泡膠(保麗龍)箱,一看,便知是盛海鮮的箱子,忍住不趨前細看。

「咦?這是......蝴蝶蚌?」人生只於流浮山吃過一次,經年久遠,差點名字都喊不出來。

「好眼光,沒太多人懂這東西。」看來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搭嘴:「這蚌一年才當造兩個月,離水後,活不過兩天,這箱,應該是今晚宵夜的了。」

聊幾幾句才知這小伙子是少東,父親就是老闆兼大廚,上半輩子裝修,下半輩子中途出家當廚子。有趣的店,有趣的人。

「星期六晚上留四位可以嗎?蝴蝶蚌也留一份吧。」衝著久別重逢蝴蝶蚌,還沒約朋友就先訂位了。

按時和朋友赴約,店裡只有一兩桌客人,新店還需些時間積累熟客。小伙子笑笑趨前:「蝴蝶蚌已準備好,還想吃甚麼?」

「有甚麼推薦?」反正為了嘗鮮而來,倒不如聽聽店家推薦。

其貌不揚的蝴蝶蚌最叫人期待,黑灰色的硬殻呈三角形,跟蝴蝶看來沒半點關係。如此新鮮之蚌,以白水加薑絲燙至剛熟便可,嘗真嘗鮮。只待蚌口一開,兩殻對掰,如蝴蝶翩翩起舞,難怪得此美名。蚌肉如白玉溫潤,啖入口,鮮至極,店家準備的調醬,通通置諸不理,老話一句,海鮮之真味,難能可貴。

另一道叫人難忘的是店家牌炒蜆,少東戲稱不過以蒜和辣椒快炒,沒甚麼秘方,但送上來,鮮辣酥香俱備。如艷似紅的醬汁濃厚鮮醇,蜆肉辣中帶香,一啖一隻,盯著醬汁,還不夠過癮, 喚來碗白飯,一勺澆到頂,三扒兩撥,碗底朝天。這醬真可謂大巧不工,最簡單的蒜和辣椒,卻迸發出最精彩的鮮鮮之香。過了幾年,少東向我透露這醬調配之法,於家中依樣試作,落得東施效顰之果。暗自概嘆:「還是走幾步,吃人家做的就好了。」

這一頓飯吃的開懷之餘,更吃出幾年情。因著地利之便,不時到這店解饞,也介紹更多朋友到訪,人人讚好。久而久之,也與兩父子成了朋友。有次與少東聊天,他才吐出真言。

「其實你第一次來那天,真敎我費煞思量。」

「怎麼說?」

「你說好了要蝴蝶蚌,豈料當天一早買料時,幾個大魚市場通通缺貨,但許下允諾決不能食言,最後幾乎跑遍港九新界,才張羅到一碟蝴蝶蚌。」

「所以我一直很放心推薦別人來嘗嘗你們手藝,食材可能參差,調味或有上落,但那顆心,那股熱誠,永遠不會變。」笑笑的回答。

五年一晃眼便過,其中的一年一度大閘蟹宴,倒臥病榻時特製的薑米海蟹煲仔飯,宵夜時段被喚去試吃龍蝦,還有台灣客人包場留下兩箱愛文芒作為酬謝介紹,都是文章之外的故事了。到十月底,由允諾而起的故事便暫告一段落,然而,少東如第一頓飯般再許下允諾:「這只是個轉折,只待一天,我們會再圓餐廳夢。」

就等允諾再實現的一天。

關鍵字: 飲食部落客


專欄介紹

孫東國

孫東國

饞人一名,愛做菜和寫文,淡薄名利,寫文只願作個記錄和多作分享,盼能讓飲食文化傳揚。

部落格FB

專欄介紹

孫東國
饞人一名,愛做菜和寫文,淡薄名利,寫文只願作個記錄和多作分享,盼能讓飲食文化傳揚。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