乏人問津的日本老公寓 變身高齡者的幸福場所

文 / 一流人      2017-10-16

乏人問津的日本老公寓 變身高齡者的幸福場所


耕耘大藏 

從發自內心想去做、樂在其中的事情出發,發展社福與城鎮建設

耕耘大藏原本是一間屋齡三十年的木造租賃公寓,由負責人安藤政信先生的祖父所建立,因為住客逐年減少,於是決定整修為「提供日間照護與聚集地區居民的場所」。安藤先生也為此設立了「andeat」股份有限公司,以下是安藤先生的訪談內容。

(圖說:耕耘大藏的外觀)

男性也能樂在其中

耕耘大藏是我與社會福祉法人團體「大三島育德會」所共同開創的機構,之所以會認識,是因為我向他們諮詢家人的照護事宜。所謂的日間照護服務,是讓十位需要照護的病人(失智症居多)到這裡與大家一同環繞著大大的餐桌一起做菜,度過愉快一天。另外,每月會舉辦一場因失智症而煩惱的病人與家屬的諮詢活動「失智症聚會」,成為近在身邊的社福問題討論場所。

這附近有一塊家族田地,因家人年事已高而無法繼續耕種。這塊田地一方面可以提供大家接觸農地的機會,另一方面前來接受日間照護的人也能將親手採收的新鮮蔬菜用於料理中,連附近的托兒所偶爾也會帶著小朋友來這裡體驗採收過程。

接受日間照護的人當中,男女比率差不多。通常這類照護機構的女性占比會高一點,耕耘大藏的男性比例卻較高,應該有以下幾項因素:①參加者中許多是有耕種經驗的人。其中一位在世田谷市場任職的參加者偶爾會租借農地來耕作。②很多男性參加者是因為想吃到美味食物而來。除了有好吃的料理,許多參加者喜歡像這樣能夠採收到新鮮蔬菜或是可以收到農產品的環境。③喜歡這裡成熟而不幼稚的內部裝潢,因為男性通常都不太能接受照護機構的樣貌。④男性訪客前來參觀時,看到同為男性的被照護者在這裡參加活動的模樣,也有了想加入的想法。雖然這並非我們原本所設想的結果,但效果絕佳。看見男性參加者自在舒適的樣子,便會想像若自己來到這裡,一定也能過得很開心。

即便生活需要被照護,能夠自在地在地區生活相當重要

這棟建築的屋齡已有三十年之久,離車站也有一段與距離,雖然房租已逐漸降低,卻仍很難找到房客。我原本為了想要吸引住客,便以自己也會想住的標準來整修房子,結果還是贏不了附近剛蓋好的新房子或是鄰近車站的物件,整修效果不彰。後來與建築師朋友諮詢整修的成果,對方也回答「在設計上並沒有問題」。正當我苦惱不已時,高齡的祖父因病倒下而需要人照護。社會福祉法人大三島育德會向我介紹照護機構並且解說社會福利相關事宜,我才瞭解到即便高齡者在生活上需要專人照護,但能夠自在地生活在居住地區是很重要的,進而開始討論是否能夠共同運用空屋來做些什麼。討論後的結果,不只要把空屋用於提供日間照護的服務,而是要更進一步成為連結日間照護服務與當地人事物的地方。

耕耘大藏這個名字包含了再次耕耘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以及田地的泥土,若調動一下字的順序則會變成所在地的名稱「世田谷區」。除了利用介護保險而前來接受服務的病人之外,耕耘大藏也與地區上的眾多居民有緊密關連。

身懷絕技的人們互相協助

以下介紹與耕耘大藏有關連的人們。

我的叔叔D先生今年(二○一六年)七十六歲。對於農務相當熱心積極,交遊廣闊。原本以手工製作物品為業,無論什麼東西都想親手打造出來。

鄰居S先生年紀五十歲。向D先生學習農務並協助田裡的工作,會運用採收來的蔬菜秀一手擅長的廚藝。因為從前經營派報公司,透過他的關係,每個月能夠將「失智症聚會」的活動傳單夾進報紙裡。

七十四歲的I先生也是鄰居。透過「失智症聚會」而認識了耕耘大藏,現在每週會有兩次來協助日間照護服務。

「從職場退下來之後,雖然也有從事銀髮族人才轉介中心所介紹的工作,但我覺得太簡單的工作未免不夠有趣。在這裡能夠與各式各樣的人互相交流,工作起來很開心。」I先生這麼說。

I先生之前還特地聯絡了任職於鄰近小學的朋友,邀請小型合唱團前來表演。

同樣也是鄰居的T先生,是一名藉由花草樹木療癒人們身心的園藝治療師。他並非因為工作而與我們接觸,而是他自己認為這麼做很有意義,與接受日間照護的病患們一起培育院子裡的蔬菜與稻米。

與地區相關的人都是「志工」

一般來說,日間照護的前提是使用介護保險,每人的使用空間面積都有明文規定。因此,未運用介護保險的一般民眾是不能一起活動的。當初在申請成立耕耘大藏時,也被告知必須在一般民眾與接受日間照護者的運用場地之間以有門的牆壁隔開。

我認為這樣的作法毫無意義,因為我的想法是與地區相關的人都是「志工」。不單是協助日間照護服務的人是志工,就算只是來稍作休息的人、想舉辦活動的人、想唱歌的人、小學合唱團的學生們等等,所有人都是守護這個地區的志工。

這裡的二樓是租賃住宅,透過一樓舉辦的活動而相識的成員,運用閒置的空房作為小型創業的場地。其中心人物O小姐是在全國各地設計繪製旅行地圖的插畫家。她平時大部分的工作都來自外地,所以她的夢想是希望未來能夠從事傳遞家鄉世田谷當地優點的工作。我也因為認識了O小姐,而開始從事地區導覽活動,並在活動中搭配以當地食材製作的料理。

最後是我的祖父,高齡九十四歲,在他入院期間進行了建物的裝修工程。他出院後的某一天,察覺到住家與從前有些不一樣。我小心翼翼地向他介紹裝修成果,但他似乎以為家裡變成了咖啡廳而非照護機構。在那之後,祖父每週都會來喝杯咖啡,關懷著前來接受日間照護的病患們。
我本人與一歲半的女兒及原是學校同學的妻子,加上有身心障礙的母親及需要照護的祖父是一家人。起初就只有我與一間空屋,現在,能夠接觸到這麼多人,在工作、育兒與照護上也都能兼顧到。

從事這樣的活動,有人會認為我是為了地方、為了高齡者而去做,但我一直認為,若能從發自內心去做又樂在其中的事情出發,再延伸去發展社福與城鎮建設該有多好。從今後開始打造一個自己老後也會感到樂在其中的社會,是件無比幸福的事。

試著打造耕耘大藏

我總認為照護機構有種封閉感,因為連我也找不到一間自己想去的地方,便試著打造了一些我自己也希望參與的事情。

沒多久之前還乏人問津的老公寓,現在有許多重視它的人出現,感覺這裡變成了幸福的「光齡舍」。

一般來說,在住宅區當中建立社福機構會遭到反對聲浪。耕耘大藏之所以沒有遭遇強烈反對,不單只是因為外觀無太大變化,而是多虧了地區居民的溫暖支持才得以營運至今。

(首圖圖說:地區民眾也會一起下田做農活、搗年糕)

本文節錄自:《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幸福老人》一書,三浦展著,林育萱譯,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Cristian Newman

關鍵字: 老化閱讀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