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家庭黃柏青曲折的街舞人生

從頂樓違建跳到總統府的國慶舞台

文 / 蕭歆諺   攝影 / 張智傑   2017-10-10

從頂樓違建跳到總統府的國慶舞台


你對跳街舞的印象是什麼?相信不少人仍存負面觀感。

現在,卻有位37歲年輕人花24年時間跳街舞,且開班授課當成正職。他這一跳還將「次文化」跳進總統府,今天(10日)一舉躍上雙十國慶舞台,他就是被街舞圈稱為B.Boy GINO、福爾摩沙舞團與TBC(The best crue)的團長黃柏青。

年紀輕輕的黃柏青,曲折人生堪比八點檔本土劇:黃家曾盛極一時,卻在他剛出生時,家道中落,父親因債務服刑,後來雙親離異,他跟哥哥僅能與開計程車、酗酒的父親相依為命。

任誰都想不到,就在13歲那一年,他無意間看到L.A. Boyz的表演,隨即被酷炫舞技吸引,讓原想學修機車維生的他,買遍L.A. Boyz的CD,課餘自行模仿苦練,為避免舞步被抄襲,還偷跑到頂樓違建天台練習。

1994年,14歲的黃柏青在可口可樂街舞大賽嶄露頭角,隨即被經紀人相中。在幸運之神眷顧下,他瞬間爆紅,上遍老三台黃金時段節目,出入有司機、穿著有人打理,成為學校風雲人物。
甚至還在高一時,和朋友合夥創業、開班授課,過著令人羨慕的「超齡」生活。但過早成功帶給他「不可一世」的自負,導致學生四散、朋友背叛,甚至還一言不合出手傷人,導致事業陷入危機、憂鬱症纏身。

最終,他透過宗教力量,走出低潮。靠日以繼夜的創新與苦練,又回到國際比賽舞台。2016年,幸運之神再度敲門,他參加馬來西亞街舞節目「亞洲舞極限」,擊敗10國共13支隊伍,奪得冠軍。隨即被總統府相中登上當年的國宴舞台,今年更上層樓,踏進總統府廣場。

看黃柏青的街舞表演,少見用來炫技、大開大闔的旋風舞步。更多是輕點水面的動作,腳步細碎飄忽,上一秒如朦朧細雨,下一秒拔地而起,溫柔不失勁道。

其實,蛻變舞步背後,是他對人生的大徹大悟。因為2007年時,他集結各路菁英組成夢幻團隊,信心滿滿卻沒得半個獎。隔年,他痛定思痛,不再以技能選才,而是看重團員間的尊重與互相合作。最終磨練出黃金陣容,當年在有「街舞界奧運」之稱的德國BOTY總決賽,爆冷拿下第三名,至今仍是全台最佳成績。

黃柏青不假思索,「多年來,我從街舞學習到最重要的就是團隊合作」。

今年,他將街舞跳進總統府已創下生涯顛峰,沒想到還有更遠大夢想。黃柏青回想從國中爆紅再到違建天台練舞,深知街舞難有穩定收入,為讓年輕人放心將街舞當成職業。他正與夥伴將街舞系統化、建立制度。

無論是開班授課或擔任比賽評審,團隊們均努力提升街舞能見度,希望將街舞打造成像NBA或職棒一樣,集結更多人做大街舞事業。

從今年的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首度加入霹靂舞(Break Dance)比賽項目,臺灣文化總會替他拍攝影片《匠人魂》,又在國慶表演加入街舞元素,黃柏青的街舞夢正逐漸獲得世人認同。

這一次,他在國慶舞台,不再是伴舞群而是紅毯主角。黃柏青帶領230人、長達8分鐘的演出,正在顛覆外界對街舞的刻板印象。

關鍵字: 藝文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