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常常陷入和他人比較的漩渦中?

文 / 一流人      2017-10-12

為什麼我們常常陷入和他人比較的漩渦中?


確認自己的定位

當眼前走過一位帥氣的男性,同樣身為男性的你會怎麼想? 當眼前走過一位漂亮的女性,同樣身為女性的妳又是怎麼想?

如果是我會想:「哇!真是帥。」這是理所當然的吧。但是為什麼會覺得帥?這是因為我們拿自己與對方做比較了。如果認為自己的帥氣全然勝過對方,那就不會特別覺得對方帥。

我們時常拿自己與別人做比較,即便只是擦身而過,更別說和別人一起工作、一起共事的時候,肯定會做比較。心裡總是想,那傢伙為什麼這麼能幹、為什麼這麼受歡迎;又或者是,那傢伙為什麼這麼沒用、為什麼這麼不受歡迎。無論是哪些想法,總而言之我們就是不斷地在確認自己的定位。恐怕這就是基於為了生存的動物性本能行為。

動物活著時,就是一直在探尋自己和敵人的強弱、哪一方才有優勢,若不如此,或許就無法保住性命。要是貿然向前撲去,可能會被殺死。

為了看鏡子中的自己

人當然不像動物,需要時刻警戒會不會被殺害,不過為了活得更好,仍是有必要時常掌握他人的能力。就如同漫畫《七龍珠》中的戰鬥力探測器測量對方的能力。一旦遇到比自己更強的對手,就盡量避開,不過也有人會將對方當作自己的目標。相反地,一旦遇到比自己更弱的對手,便能作為肯定自我的信心來源,像是我比那傢伙帥氣、比那傢伙能幹。

人本來就是相對性的存在,要在看過其他人之後,才能塑造出自己。這點從法國現代思想家雅各.拉岡﹝Jacques Lacan﹞所提出的「鏡像階段論」就能明白。

「原來這就是我。」根據拉岡所述,幼兒看見照映在鏡子中的自己,進而開始認識所謂的自己。但是,照映在鏡子中的自己也有可能是別人,也就是說,人只能透過別人來認識自己。若由自己的雙眼直接看自己,只能將焦點往外拉。

仔細想想,我們比較自己與別人,也許是為了更了解自己,所以其實比誰更優秀或比誰更差勁並不那麼重要。重點在於思考自己的存在並且知道該怎麼做。

如同前述所說,人不像動物會因為弱小而被襲擊,因此沒必要被自卑感所傷害或意志消沉,不如以尋找自己最佳的生存方式為目的,與其他人做比較。看到有錢人也不用覺得自己很窮,只要這麼想:「比起一直花錢,我更適合在大自然中悠閒的生活。」

永遠持續的痛苦

如果是這樣,我甚至覺得根本沒必要跟他人做比較。若要活得像自己,也有可能不用和他人比較,如果比較讓我們容易懷有自卑感,寧可一開始就不要這麼做。

或許我們需要透過和他人做比較來獲得優越感,可是贏過他人究竟能得到什麼? 比他人有錢、比他人運動能力更好就會幸福嗎? 但那是沒有盡頭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難道我們每比一次都要憂鬱一次嗎? 至少我個人不想過那麼無聊的人生。

以前的我確實經常和他人做比較,然後一下子歡喜一下子憂鬱,但某天突然就覺醒了。這不就與《薛西弗斯的神話》﹝新潮社﹞非常類似嗎? 這本書是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的短篇隨筆,內容描述:惱怒眾神的薛西弗斯,被判處將一顆巨大岩石推至山頂,但每當登頂後岩石又會再度滾下,他只能不斷重複這個動作。

總覺得不太合理,但這就是卡繆想闡述的中心思想,人活著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

卡繆是追求真實自我的存在及生活方式的存在主義作家,因此他想表達的還是人必須活著,但是從旁來看,不免覺得即使不這麼生活也沒關係,只要放棄推岩石就好了。

拿自己和他人做比較,就是不斷重複永遠沒有盡頭卻又痛苦的事,只要放棄比較,就能變得輕鬆。大家也差不多該放下那顆岩石了吧?

總結:與其和他人比較而感到痛苦,不如尋找屬於自己的生存方式。

本文節錄自:《不偽裝、不勉強,遇見更好的自己》一書,小川仁志著,吳玲玲譯,麥田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David Werbrouck

關鍵字: 心理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