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退休不是夢

樂退達人2〉永光化學創辦人 陳定川

坦然面對生死 及早安排事業交班

文 / 陳承璋   攝影 / 賴永祥   2017-10-02

坦然面對生死  及早安排事業交班


早上9點未到,今年82歲的陳定川,老早坐在辦公室裡,等著受訪,當看到我們到來,他快速起身,腳步邁的又大又快,前來招呼,身體仍十分硬朗。

滿頭白髮的他,不刻意染黑,坦然接受老後。

雖然拿杯子的手微微顫抖,但企業家的頭腦,還是非常靈活,說話簡潔俐落,每句話都是重點,預計一個半小時的採訪,他絲毫不浪費,準時收工,「以前還沒退休的時候,每天會議排的非常滿!」經營企業分秒必爭,會議那麼多,自然嚴守時間紀律。

他是台灣化工大廠永光化學的創辦人,一手將無名的染料工廠,拉拔成國際大企業。

從資本額400萬元起家,至今年營收逼近百億元,自2009年將企業經營權交棒給兒子後,他退居成為榮譽董事長。

在他名片背後,印著許多頭銜,淡江大學校友總會理事長、國際基甸會前國際理事、培基文教基金會董事等,從這些頭銜上,不難看出他把自己的退休生活經營得很精采。

退休生活能夠如此充實,有賴於他的成功交棒。

企業交棒是社會責任

台灣許多大企業,往往面臨交棒困境,後繼無人,導致台灣企業主年齡高居兩岸三地之冠,61歲的中國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更曾批評,台灣談創新的還是70、80歲的老人,前景令人堪慮。

即便很多企業家有心交棒,但過沒多久,又回鍋救火,台積電、宏碁等科技廠,都是前車之鑑。

反觀永光,陳定川把經營權給了大兒子陳建信與二兒子陳偉望後,他除了提供諮詢,從不插手經營,幸運的是,兒子的表現沒讓父親失望,交棒第二年,就交出漂亮成績單,營收與淨利雙雙創下新高,提前超越財測。

公司更成功轉型為高科技化學廠,跨足醫藥、科技業領域,永光的交棒經驗,無疑是個典範。

也因為是典範,退休後許多人都找陳定川傳授交棒心法,他拿出一疊厚厚的簡報,是過去演講做的。第一張簡明扼要地強調:企業完成交棒,是社會責任,「你的公司養了那麼多人,交棒不順,會影響多少人的生計?國家等同也少了一份競爭力,」可見他將交棒一事,看得很重。

接班嚴謹 兩兒琢磨近十年

所以永光的接班計畫,老早就開始啟動,幾乎準備將近十年的時間。

現在的人事布局,董事長由大兒子陳建信接手,總經理則是二兒子陳偉望。

就拿二兒子陳偉望來說,他於1996年畢業於美國密西根大學工業工程學系博士學位,為了讓他熟悉公司業務,大學時期每年暑假都要他回去實習,熟悉公司環境。

由於陳偉望具化工背景,畢業後從研發處處長做起,再升副總經理,共花了六年時間,才坐進總經理室。

屬於上市櫃公司的永光,總經理一職不若董事長,可以由陳定川指定人選,而是須經過董事會同意,才能擔任,換言之,陳偉望即便有意接家業,還是得過董事會那關。

陳定川憶及,當時永光副總加上陳偉望共有五位,其他四位都是專業經理人,與他競爭總經理一職,「老實說,我的人選一度不是陳偉望,」陳定川坦白,當時心有所屬,陳偉望並非一時之選。

但陳偉望擁有密西根大學博士學歷,且同時擁有化工背景,替他加了不少分,才過關斬將,陳定川指出,當他把名片遞出去時,國外客戶眼睛都為之一亮,他的口才也很好,表示在國際談判能力上,陳偉望特別突出。

而董事長陳建信,交棒期又更久,共花九年時間,從董事長助理開始做起,再升任副董,才終於在2009年接下棒子。

陳建信的挑戰也不少,父親列了「接班人需具備的七個能力」,類似KPI指標,要來檢驗他是否夠格掌舵。包括,要有建構企業願景、塑造獨特企業文化、維護及發揚企業信譽等,來確保企業文化能一脈相承。

終於把棒子交出去的陳定川,當年74歲,面臨退休後的兩難,是否還要過問公司經營?

「我問了教會的朋友,也問了管理顧問公司,傷腦筋的是,都是五五波,本土派都建議留下來,但留美歸國派的,都建議完全放手,讓陳建信建立自己的領導中心,」最後才決定,陳定川成為諮詢角色,公司有困難都可諮詢,但絕對不做任何決策,這項決定成了穩固永光經營的關鍵。

只不過,企業交棒的真正考驗,其實在於所有權的安排是否妥當,如果理不清,恐怕會造成後代的糾紛。

子女均權 持股結構穩如金三角

「本來沒有打算做太多安排,即便以後要被課遺產稅,我也沒關係,」他不避諱的笑說,有朋友想要幫忙節稅,但是他卻回說人都死了,被課稅怎麼會痛?

直到他兩年前去董事協會上課,老師是名教授司徒達賢,才改變作法。

課程提到,家族的股權應當要受管控,如果沒有安排,未來公司股權恐怕會分散,導致企業萎縮。

之後,他積極做所有權處置。現階段,大部分的股權都握在陳定川手上,三名子女均分5000張股票,以現今的股價計算,價值約1億元。

此外,他還特地成立閉鎖型控股公司,將股權慢慢移轉過去,更請KPMG設立家族憲法,以後即便要將股票移轉,也不能隨便賣給外人。

有趣的是,控股公司董事長由女兒陳如愛擔任,等於陳定川的安排巧妙讓子女成為穩固三角關係。

陳建信握有經營權、陳偉望握有執行權,陳如愛則手握所有權,不偏袒任何一方。

如此縝密的交棒計畫,得以讓陳定川足有餘裕規劃老後生活,為了準備退休,他研讀了好幾本關於退休規劃的書,得出退休之後應當繼續貢獻社會的結論。

所以陳定川現在每天行程仍滿檔,包括,他回淡江大學推廣所謂「經濟倫理」,曾舉辦多次研討會,為此還發行四冊論文集,要為台灣企業正規經營盡一份心力。

會如此留心社會,是因為他認為,一個人一定要有一件關心的事,才能讓老後生活更開心。

如今,身體健朗的他,其實大可不必退,他的秘書也曾問他,為何要如此早退?

他的回答是,科技發展愈來愈快,化學合成也愈來愈深,慢慢的有些專業已經聽不懂,跟不上。

「公司光研發就有200多人,其中包含十多個博士,兒子能力一定比他更好,」陳定川謙虛地說。

他做到很多老一輩企業家做不到的事,從不避諱談生老病死,所以老早打算交棒,資產也巧妙處理,降低許多家族企業時常上演的奪產風險,進而讓企業永續經營。

學會對服老,肯放手,其實才是陳定川成功接班的心法。

關鍵字: 人物專訪專訪金融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