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退休不是夢

五大面向檢視退休考驗

修滿情感學分 帶你享退樂活

文 / 林讓均   攝影 / 蘇義傑   2017-10-02

修滿情感學分 帶你享退樂活


「退休」可能是人生的重大失落事件,創傷程度可比失戀、喪偶等打擊,修好一堂情感學分實在重要。《遠見》帶你從自我、家庭、生活安排、社會關係、信仰五大面向,全盤檢視退休考驗。並專訪世紀奧美公關創辦人丁菱娟、永光化學創辦人陳定川、彰化湖東國小校長胡寶元、民生承安診所副院長王健宇,請四位樂退達人分享快樂退休之道。

「滴答~滴答~」盯著秒針走回數字12、下午5點整!起身向這間陪伴自己好幾年的個人辦公室做最後巡禮,而後熄燈、關上門。

66歲的華倫退休了!終於等到退休的第一天,他呆坐在沙發上,不停轉動電視遙控器,睡前望了望結縭42年的妻子,好久沒這樣仔細看過她,卻一邊疑惑著:「這個住在我屋裡的老女人是誰啊?」

接下來,妻子驟逝、女兒要結婚,於是華倫開著休旅車沿途尋找人生的新方向,很快地,他重新找到人生重心:「阻止女兒嫁給痞子!」意料之中,華倫功敗垂成,覺得被這個世界遺棄的他,開始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

人生暮年 四個階段處理「失落」

上述情節熟悉嗎?這是電影《心的方向》的劇情,也是許多退休人士的心境寫照:原來,好不容易盼來的退休生活,竟然完全不如自己想像,甚至,一點都不快樂。

「『退休』可能是人生的重大失落事件,其創傷程度勘比失戀、喪偶等打擊!」出過多本心理書的「璞成心遇空間」所長、諮商心理師蘇絢慧表示,如果退休之後,沒有辦法重新定位自我、找到價值感,那退休非但不是人生的犒賞,而是痛苦的根源。

她解釋,人生有三階段的「自我革命期」,常以叛逆的方式來尋找自我,個別發生在3歲、13歲與50歲過後。

她分析,孩子在3歲時,開始常說「不要」,以此摸索出自己是獨立的個體;而青春期的孩子則是為反抗而反抗,以此來調適身、心理正在發生的劇烈轉換。

至於,50歲過後,也就是屆退之齡,則是因為意識到即將邁向人生暮年,自此引發許多焦慮,出現後中年危機。而退休這件事,對許多「50+」人士而言,無疑是第一聲槍響,正式開始了人生的下半場,生命角色與定位也被迫轉變。

「相較於女性,通常男性的角色『固著性』較厲害,即便退休了,仍繼續扮演職場上的角色!」蘇絢慧指出,許多退休男性即便待在家中,仍以為自己還是主管,延續職場那一套,對著家人頤指氣使,也不願意幫忙家事;或者,整天杵在一處,無法對話,成了「找不到地方資源回收的礦物」。

這些退休老公,還引發了太太的身心焦慮,在日本社會,近年來出現愈來愈多「夫源病」。

杏語心靈診所治療師林靜君觀察,不少丈夫剛退休的太太,出現了頭痛、胃痛等不明病痛,後來才發現,這些症狀是身心焦慮所引起。原來,以往專注於工作、疏於經營親情的丈夫,竟開始管起了家中大小事,而且難以討好、脾氣暴躁。

「其實,這現象背後的核心是,這些人無法面對、處理退休帶來的失落!」她表示,剛退休時的興奮感、快樂感很快就消退,而後的三個月~半年就是艱難、痛苦的調適期,時常陷入「我沒路用了」的負面情緒中。

林靜君指出,處理「失落」有四個階段,首先是「面對」,得承認退休後,有些人際關係與資源也跟著「退休」了,「人走茶涼」是必然的。第二,去經歷這個過程、體察所有的感覺,雖是涼茶,也總有它的滋味。

第三,重新適應、探尋定位。從各種不同領域與團體的參與中,試著發現不同面貌的自己。第四,定位成功,重新找到人生意義、展開新生活。

處理失落的過程中,人們會被逼著去處理「存在」的議題。蘇絢慧提醒,增加人生角色的多元性,就不會卡在單一認同的困局中。

「你需要去找出你是誰,什麼是非你莫屬的事情!」她時常在輔導實務中,看到許多空巢期媽媽在孩子長大離家獨立後,頓失生活重心。然而一旦她們走出家門參與活動,感受到「原來我是一個會畫畫、會說故事的人」,角色的多元性被發展出來,新的認同與價值感也就浮現了。

同樣地,一個原本位居要津的退休人士,在同好團體中建立新關係時,不再扮演過去的領導者角色,而可能會是一位追隨者、合作者,他對自我的角色認知就不會被框架住。

這過程所帶來的新刺激,也會促使大腦產生新迴路,降低老人痴呆症的發生機率。

放低標準 與伴侶找到平衡點

除了新角色的尋找,退休後有時間可以盤點人生、省視過往,許多人這才發現過去的創傷早已發膿、一碰就痛,必須著手療癒。

而出第一道考題的人,往往是另一半。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句話困住很多人!」蘇絢慧表示,因為這種想與對方白頭偕老的想像,讓人們壓抑不滿、延遲處理情緒,一直到50歲之後終於爆發開來。

「先放低標準、不為難彼此,比較容易重新找到平衡點!」林靜君笑說,曾有老夫妻來諮商離婚,就引導他們思考離婚的好、壞之處,結果發現「沒差耶~」取得不強求改變、可維持現狀的共識之後,夫妻互動反而改善了。

如果破局呢?「那就放手、好好愛自己,一個人或許更好!」蘇絢慧提醒,任何關係的修復都要設「停損點」,如果再怎樣都無法鬆動對方,那就回頭照顧自己。

她表示,40歲之後趁著還有精神、體力,就要處理過往的重大創傷事件,免得老來難以承受,無法認同自己某部分的人生,甚至出現「我的一生就這樣被毀了」的憾恨。反之,早早解題,有助於達到人生自我整合的圓滿感。

林靜君舉了一個例子。一次團體諮商,一個66歲的阿伯談到自己的父親,竟然像個孩子一般嚎啕大哭,原來他無法原諒對自己家暴、冷落的父親。

阿伯永遠記得那一幕:還是小學生的他,勉強自己到工地向父親要學費,卻一開口就被父親狠狠趕出來,當時他滿腹委屈逃走,至今還感受得到踩在泥濘工地的觸感。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不留遺憾

之後,在諮商師引導下,阿伯學會跳脫情緒,持平看父親,那時他揮汗扛著重物,卻看到小孩來要錢,「也難怪爸爸會把我趕走~」同時,他也在心裡擁抱了當年受傷的自己,說聲「孩子,你辛苦了!」這個糾纏了一輩子的心結,終於打開。

除了與自己和解,如何蓄積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如何讓父母走得圓滿,則是所有家庭成員得共同探討的問題。

曾擔任多年安寧病房社工的蘇絢慧,發現台灣人多忌諱談生死,「其實很多臨終病人,都說他們想說,但家人不敢聽!」

或許,你家的年邁父母也把「最後一件事」揣在心裡,遲遲找不到機會交代。又或者,他們還在等,等你好好道謝、道歉、道愛與道別。

蘇絢慧曾有一個輔導個案,是安寧病房裡的老奶奶,雖已在生命末了,卻仍脾氣暴躁,整個病房罵透透、只有醫生不敢罵。蘇絢慧私下了解才發現,老奶奶煩躁是因為「她一輩子的驕傲」、40多歲的兒子還沒回國。

後來,這位溫文儒雅的兒子返台,好幾天拉著媽媽的手感謝她:「您是天底下最好的母親!」並主動報告媽媽所有可能會擔心的事情,要她放心。

「兒子回來後,老奶奶變了一個人,整天笑盈盈!」蘇絢慧表示,這位兒子表達出來的愛與感恩,讓老人家覺得此生無憾了。

不想徒留遺憾,卻又無法說出口,怎麼辦?

「那就把它寫出來,或錄下來吧!」林靜君建議,不妨找個空檔,寫下人生的最後一封情書,因為是最後一封,看事情的角度會不一樣,可以把對一個人最深層的感情釋放出來。

覺得自己就要孤老離世的華倫,就因為一封信而獲得救贖。

正當他沮喪不已,懷疑自己的存在是否曾對這個世界產生意義之際,他認養的非洲男童捎來一張親手畫的卡片。望著圖紙上、在太陽下牽著手的一老一小,華倫激動地哭了,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價值,人生終於圓滿了。

你收過這樣的一張卡片或一封情書嗎?盤點過往,不論曾經歷多少顛簸,把握時間療癒傷口、珍藏那些動人時刻。相信可為自己迎來一場充滿祝福的「暖退休」。

關鍵字: 生活品味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