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退休不是夢

趨勢大師1〉《灰犀牛》作者米歇爾・渥克

定時控管危機 灰犀牛長大前就該行動

文 / 林讓均      2017-10-02

定時控管危機 灰犀牛長大前就該行動


對於「退休」,你的態度是什麼?不同年齡階段的人,可能分別有以下反應:

「退休離我還很遠啦!」

「等年紀大一點再來規劃~」

「天啊!我已經快要退休,卻一點準備都沒!」

如果你也這樣想,那麼,請小心!因為你養了一隻「灰犀牛」,一旦它受到驚嚇或失控,可能就要向你暴衝而來。

「灰犀牛」一詞,近來已在全球各大媒體上竄紅,相關概念也影響了各國政府的政策推行。2017年七月,中國大陸在「重磅金融工作會議」公開呼籲「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要民眾小心金融風險。

正視顯而易見、機率高的風險事件

究竟什麼是「灰犀牛」?

2013年,《灰犀牛》作者米歇爾‧渥克(Michele Wucker)在達沃斯經濟論壇(WEF)首先提出這個概念。2016年,她索性將相關觀察集結出版成書。

渥克表示,所謂「灰犀牛」,指的是顯而易見、發生機率高的風險事件,明明已有許多跡象顯示會發生危機,但卻沒有得到該有的重視,甚至被完全忽視,最終導致嚴重傷害與衝擊。

她比喻,灰犀牛一直都在哪裡,但人們卻視而不見,直到有一天它因為某個原因被激怒,一路暴衝而來,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有別於「黑天鵝」的低機率,灰犀牛的發生機率很高,但同樣會造成系統性而全面的危機。

曾任紐約世界政策研究所主席、同時為多家知名媒體撰寫專欄的渥克,推翻世人見解,認為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根本不是「黑天鵝」,而是一隻道道地地的「灰犀牛」!所謂「發生機率低」不過是人們的託辭,因為金融海嘯發生之前,早有許多事件示警。

為什麼人們總是輕忽危險?渥克觀察灰犀牛事件常有五個階段反應:否認、不作為(muddling)、診斷、恐慌與行動。她主張,每個階段都能有策略與行動,且愈早行動、選擇愈多,麻煩當然也愈小。

「退休是一隻很特別的灰犀牛!」接受《遠見》專訪,渥克指出「退休準備」的弔詭性,也就是,儘管所有人都面臨這隻灰犀牛的威脅,本該長期抗戰,但通常愈年輕愈不會體認到退休危機的存在,也就不會採取行動。因此,當灰犀牛衝過來時,只能呆立原地。

在人生逐漸老去時,就像眼前有一隻灰犀牛一樣。灰犀牛來了,你打算坐以待斃?轉個彎逃跑?還是,你已經準備好利用它的蠻力,將之轉為有利於你的優勢?

以下是《遠見》越洋專訪渥克的訪談精采摘要:

觀察五個階段的反應

問:為什麼人們常會忽視顯而易見的威脅,錯失因應良機?

答:這是人性。人們不願正視他們不想看到的事情,也習慣對早就存在的既定事實,視而不見。

例如在芝加哥,有一個地下鐵系統,每七、八個街區就有一站,人來人往,但我之前居然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

此外,忽視那些會帶來高度壓力的事件,這種傾向在人多的情況下,會更明顯,這是心理與認知的慣性使然。

問:面對灰犀牛事件,通常人們會有哪反應?

答:我觀察面對灰犀牛,通常依序會發生五個階段的反應,當然有些會同時經歷這些反應。

第一階段是「否認」,會尋找各種理由,就是不想承認威脅已經來臨了。有一個迷思是「這次不一樣了!」但其實你根本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次真的不一樣了。

第二階段是「不作為」,已經意識到問題,卻仍不採取行動。例如2011年歐洲債信危機,之前大家已經預言該進行結構式改革,但無作為,所以危機還是爆發了。

第三階段是「診斷」。終於認識到問題,才開始判斷有哪些解方。診斷也包括排定優先順序,如果你同時遇到多隻灰犀牛,你該先解決哪一隻?

第四階段是「恐慌」,你感受到了急迫性,覺得應該做些什麼了,但急迫感可能逼使你做出錯誤的決定。

第五階段就是「行動」。終於有行動了,但展開行動前,必須先思考目標是什麼?通常有三種,第一種,只是逃避衝擊。第二種,順勢利用灰犀牛的力量,將危機轉變為契機。最後一種是,原地不動、什麼也不做,就這樣被灰犀牛踐踏過去。

問:被踐踏,也是一種行動選項?

答:是的。人們必須要自問,面對灰犀牛,手裡握著哪些對戰資源。最理想的狀況是,在灰犀牛來前,你就已經展開預防之道。但是最常見的狀況是「後知後覺」,灰犀牛來過了,你才知道要如何因應。

例如,1871年芝加哥發生森林大火,之前已經有許多警告發出,例如天氣太乾燥要嚴防燭火,但大火還是發生了,幾乎燒光整座城。這城市因此研擬出對策,之後在每棟大樓的後方都留一個防火巷,芝加哥人對這種先進的城市風貌感到驕傲,也改變了現代城市的設計概念。這就是將灰犀牛轉變為改革契機的好例子。

五隻灰犀牛牽動總經局勢

問:你自己也創辦了「灰犀牛公司」(Gray Rhino & Company),提供諮詢顧問。通常,人們找上你,是在灰犀牛的哪個階段?

答:他們來找我,大多是剛剛經歷過「否認」階段,決定要開始正視問題了,來尋找增強決策框架的策略。

不同組織面對不同難題,必須問對問題、客製化整套流程,以引導他們找出合適解方。

灰犀牛理論的運用層面很廣,有些人拿來思考私人生活,例如職涯規劃、關係經營、健康照護等面向,當然也能運用在組織改造與政策制定上。

問:在全球總經層面,你怎麼看接下來可能發生的重大灰犀牛危機?

答:評估「灰犀牛」威脅,有幾個面向,包括灰犀牛多大、移動多快、民眾對此有多警覺。

這幾年,我從報章雜誌、金融分析師等管道,研判哪些威脅出現的頻率最高、影響層面最廣。我發現,排名第一的最大威脅是美國的政治環境,不意外地,美國人擔心政策走向,其他國家也擔心川普政府帶來的衝擊。

第二隻灰犀牛是,中國的政經風險。今年底,中國的十九大改選,領導班底也將進行改組,人們擔憂中國外匯存底縮水、地方債危機。

第三隻,歐盟分裂。這是2016年的頭號風險,但今年較少人擔憂,因為法國大選,最終當選的並非法國版的川普(指候選人Marine Le Pen女士),去除了分裂疑慮。

第四隻是科技相關的破壞式創新。例如網路攻擊、自動化與人工智慧,將對企業與工作機會帶來衝擊。

第五隻,市場波動。這可能是目前經濟最主要的風險,因為過去幾年的貨幣寬鬆環境,使得各個主要市場都處於債務高水位、估值過度膨脹、股市高漲的狀況。民眾過度熱衷投資,不再為雨天存錢,沒有警戒心。包括IMF等國際機構,都陸續警示全球債務總額創新高,人們已置身於經濟風險之中。

問:美國聯準會(FED)將縮減資產負債表,你觀察將帶來哪些影響?

答:許多專家都勸FED應該加快縮表,因為前幾年的貨幣政策吹漲金融資產泡沫,然而實體經濟卻未等幅成長,資產體質也不算好,這很危險。

要考慮的問題是,縮表後,該如何重新把資金導向實體經濟?一旦縮表、削減了資產泡沫,是否經濟就會往下走?如果真的讓資金消失、經濟下跌,那麼,得找到另一個刺激經濟的新方法。

問:你所提到的五大灰犀牛威脅,將會持續多久時間?

答:今年以來,這五大灰犀牛看來威脅程度有改變,例如歐盟分裂的風險就比較小了。此外,包括氣候變遷、人口結構劇變、高齡社會等都是發展中的灰犀牛風險。

退休金不夠將招致惡果

問:你怎麼看高齡社會的挑戰?

答:對我來說,人口變遷是很特別的一隻灰犀牛,可能還長著綠毛呢!(笑)

高齡化所帶來的退休風險,除了是個人的灰犀牛,也是政策上與全球總經的灰犀牛。

人們延遲退休的儲蓄與準備,通常是因為有失控的當務之急。舉例而言,在美國,長期失業者沒有保險,可能就得從退休金帳戶中提撥費用,來支應醫療急用。

在美國,許多學校、警察或州政府職員,都沒有被提撥足夠的退休金,可能被挪做他用,或者假設退休基金會有更高的報酬率,但卻沒達到。

退休金不夠所招致的惡果,不僅影響到個人,還會影響全球市場,因為人們不敢消費,經濟就停滯了,這極度危險。

問:政府不再能保障足夠的退休金,那麼人們應該要採取何種行動?

答:人們肯定要儘早為自己儲蓄。不過,我認為從總經面來看,過去幾年的貨幣寬鬆政策到處撒錢,各國政府應該研擬一些「直升機熱錢」是否能夠引注到退休基金當中。

各國的中央銀行緊盯著通膨走勢,試圖升息,認為這將連帶拉升退休基金的報酬率。

然而,如果資金沒有走向實體經濟,那麼,以升息帶動報酬率的效果仍然有限。

問:灰犀牛理論可以如何使用,來避免推遲退休準備?

答:這是行為與心理上的挑戰,如何使人們減少眼前消費,把錢存進退休準備金之中。

灰犀牛理論可以是一種心理工具,「嚇唬」人們儘速採取行動、專心應戰,像我一個有遲遲不願看醫生的朋友,我就笑她「妳讀了我的書了嗎?妳知道後果會有多嚴重吧?」嚇得她馬上去看,這有時還真有效(笑)。

今年7月,中國政府就提醒民眾要小心金融「灰犀牛」,特別注意企業債信風險、股市高檔的波動風險。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定時問自己:「什麼是我的灰犀牛?」「對我將產生什麼影響?」「我的行動方針是什麼?」並把可能出現的灰犀牛列為清單,你的年紀愈長,「退休」這隻灰犀牛也就愈急迫,應該優先處理。

問:「退休準備」應放入清單,但很難說服年輕人這麼做。

答:這就是人性矛盾之處。我總是建議人們愈早準備,該處理的麻煩就會愈少。然而,如果危機尚在早期階段、麻煩很小,你就愈不可能去處理。

所以你要養成一個習慣,時時檢視自己的灰犀牛,當灰犀牛還是小寶貝時,就去管控它,它就不會變得嚇人。如果你能長年持續為退休儲蓄,你就能讓這隻灰犀牛永遠又小又可愛。

(圖/Copyright by World Economic Forum/Jakob Polacsek)

關鍵字: 理財老化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