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號

政策思索2〉發揮永續發展的創意

搶救蛋塔橋、蚊子步道 養鐵粉、增亮點是關鍵

文 / 王一芝   攝影 / 陳之俊   2017-09-29

搶救蛋塔橋、蚊子步道 養鐵粉、增亮點是關鍵


全台搶蓋天空步道,後續的經營與維修費都是挑戰,如何不讓天空步道成為蛋塔橋、蚊子步道,在在考驗著各地方政府的智慧。

近幾年來,全台的天空步道,不管開幕時如何爆紅、造訪人次如何創新高,頂多兩年,人氣就會像搭溜滑梯般直線下滑,一去不回頭。無一例外。

隨著排隊擠破頭的景象不復見,除了編列維護預算,如何不讓天空步道成為「蛋塔橋」「蚊子步道」,考驗著個地方政府的智慧。

「最重要的是做好配套,發揮周邊效益,」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點出。

如何延續熱度是艱難任務

被旅行社領隊公認「遊客忠誠度最高」的小烏來天空步道,即是一例。

2011年小烏來天空步道啟用前,位於桃園縣復興鄉的小烏來雖然被歸為「省級風景區」,遊客卻寥寥無幾,一年只有7萬6000人次造訪,「因為入不敷出,審計室還一度要求我們檢討是否縮減人力,甚至連風管處都開始評估廢站,」到任11年的桃園市風景管理處管理維護課技士陳加建苦笑。

擔任過桃園市觀光行銷局局長的新北市新聞局長張其強印象深刻,2009年他剛到任桃園時,就到小烏來和民宿業者座談,「底下滿座的民宿和餐廳業者每個人都愁容滿面,就像來到一片苦瓜田,因為遊客不來。」

後來當地居民靈機一動,向觀光局爭取了800萬,在龍鳳瀑布上方建造一座以透明玻璃為底的觀景台,讓遊客俯瞰氣勢奔騰的瀑布滾滾流動於腳下。「以往欣賞瀑布,不是在底部仰望,就是在遠處靜觀,我們想營造第三種觀瀑體驗,」前桃園風管所所長、現任新北市工務局專委江南志指出。

沒想到這個創意竟一炮而紅,連當地居民也沒想到。才啟用三個月就擠進76萬人,等於過去一年遊客數的十倍,不少人上山等了一整天,仍無法站上天空步道,光是門票收入,不到四個月就回本。

「開幕當天,縣府預估遊客人數3000人,結果來了3萬人,小烏來從沒來這麼多人,」民宿協會全國聯合會副總會長、小烏來山莊老闆呂彭世盛說,光是賣礦泉水的小販,一天就能賺進好幾萬元。

可惜的是,熱潮來得快,去得也快。連續兩年超過120萬人次的遊客造訪後,2013年只剩68萬,簡直攔腰斬半,如何延續熱度,成了艱難任務。

「園區景點的持續開發很重要,」陳加建觀察,之前不少人只為天空步道而來,看完拍拍屁股就走,為了延長遊客停留時間,風管所規劃一系列觀光行程,希望讓天空步道從原本的「觀光亮點」,延伸到周邊設施完善的「觀光區」。

天空步道只是強心針 不是特效藥

他們先是在步道旁邊再蓋一座全國最長的繩橋,取名為「小烏來天空步道2.0」,連繩索顏色都考量必須和周邊環境融合,走過僅一人能通過的繩橋,盡頭就能看到神祕瀑布。

沿著「水圳步道」往下走,還能看到龍鳳瀑布,如果有時間,還能走到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拍攝場景義興吊橋,最後抵達羅浮。

除了補強淋浴間、廁所設施,開放小烏來風景區內的宇內溪戲水,還在既有道路外側興建一條架高的木棧道「水岸綠廊」,串連園區所有景點,成為遊客的專屬步道,就是要讓來小烏來天空步道的遊客玩上一整天。

「天空步道只是一劑強心針,不是特效藥,」陳加建指出,小烏來天空步道啟用至今近六年,除了蜜月期,近四年的遊客到訪人數穩定維持在50萬、60萬,目前也積極規劃「小烏來天空步道3.0」,將開發溫泉和高空滑降。

搶救退燒的天空步道,比開發新設施更有效的是,增加並延伸原有的附加價值。2016年紅極一時的屏東山川琉璃吊橋,做了最好示範。

八八風災過後,由紅十字會捐建橫跨隘寮溪、連結屏東三地門鄉和瑪家鄉兩地的山川琉璃吊橋,2015年底開放後就一躍成為屏東最受矚目的景點,最高紀錄一天湧進8000人。

屏東縣政府最初立意是,藉由吊橋的吸引力,向外來遊客推薦部落文化、產業和藝術,沒想到大量湧入的人潮,大排長龍走過吊橋後,就坐上遊覽車離開,觀光客不但對部落產業沒有幫助,還讓居民的生活環境遭受負面衝擊。「規劃疏忽與部落溝通,在相關配套不足下,使得鼓勵遊客走進部落的期待落空,」屏東縣副縣長吳麗雪坦言。

其他天空步道、吊橋退燒後人潮驟降的前車之鑑,也讓他們餘悸猶存。「不能等到衰退再想下一步,必須趕快做好深度旅遊配套,讓人潮永續,」屏東縣觀光傳播處副處長黃國維強調。

2017年3月屏東縣府檢討過後,決定把危機變成轉機,委託長期在恆春社頂部落推動原鄉生態旅遊的屏科大森林系副教授陳美惠,想辦法把遊客帶進部落裡。

陳美惠和團隊花了三個月,培訓超過30位來自瑪家鄉、三地門鄉和霧台鄉的導覽解說人員,不只是年輕人,連長期在部落工作的退休人員都加入,讓在地族人導覽吊橋和部落的故事。

透過深度導覽 串連地方文化

從2016年7月,遊客參觀吊橋前,必須先上網預約導覽服務,導覽人員除了在吊橋及部落巡迴專車上解說,也把遊客帶進部落,進行深度旅遊。

收費才能參觀的山川琉璃吊橋,目前仍能維持一個月七萬人次造訪,過去一年,也有2500人次接受過解說人員的導覽服務,為當地創造近50萬收入,滿意度更高達九成,受訪民眾也表達再訪意願,可說叫好又叫座。黃國維表示,透過深度導覽,把吊橋和部落遊程串連起來,讓到訪遊客不只走過一座美麗吊橋,也深入了解吊橋上百步蛇意象及琉璃藝術對部落的意義,甚至是腳下溪流的源頭如何孕育出部落文化。

「由在地人導覽的深度旅遊方式,或許能在大眾旅遊的瓶頸和大眾觀光的衝擊間取得平衡,」陳美惠分析。

為了永續經營,今年5月解說團隊更成立「勞動合作社」的原住民社會企業,承接山川琉璃吊橋,透過企業化經營提升服務獲利,而吊橋的收益不只回饋給伙伴,也能支持團隊運作下去,更意外凝聚過去缺乏連結的部落向心力。「有了山川琉璃吊橋,又重新連結起部落居民對在地的情感,」一位來自霧台鄉阿禮部落的解說員指出。

天空步道、吊橋可以不只是一時觀光熱潮,若能善用這股吸引力,也能成為偏鄉發展的新機會。

關鍵字: 旅遊生活品味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