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號

漏網鏡頭1〉愈挫愈勇的中年人

自拍機器人打天下 李經康帶領小綠草突圍

文 / 邱莉燕      2017-09-29

自拍機器人打天下 李經康帶領小綠草突圍


《闖蕩——台商的中國創業夢》拍攝了兩年多,拍攝總長度6000分鐘,最後影片播映只有53分鐘,平均下來,每拍100分鐘只剪輯採用約一分鐘多,可謂精益求精。

在更多的「漏網鏡頭」裡,可以挖掘出台商為何在險峻環境下,仍要前進中國大陸?

影片主角之一的小綠草董事長李經康,今年剛好滿50歲。年輕時,他是拳擊手、音樂家和作家,多才多藝。17年前在台灣創立黑快馬軟件公司,幫企業架設網站及App管理平台,事業有成,台北的家是在台北最貴地段之一的仁愛路,代步工具是車門上揚開啟的拉風跑車。

不租好屋享受 體驗最底層的生活

2014年底,因緣際會到深圳參訪,因為對當時席捲全球的自拍風潮印象深刻,他開始研發自拍機器人中使用的智慧晶片,決定再度創業。

台灣的事業持續經營,但自從再度創業後,李經康的工作與生活重心已轉移到大陸,展開了辛苦勞累又受罪的新人生。

走進他在深圳租的房子,才發現其實是貨倉,每天進出的一樓骯髒凌亂,不時遇到工人門口搬貨。

即使是貨倉改裝,房租也「貴桑桑」。室內兩房一廳,然後客廳再隔一間出來,變成三房,分別給李經康和兩位員工住。每個房間不到兩坪,只能擺放一張書桌、一個衣櫥和一張單人床。絕的是,衣服洗好了,就掛在房門後面用電風扇吹。

如此窄小的居住環境,月租竟要8000多人民幣,將近5萬台幣。

租這樣的房子並不只是為了省錢,李經康表示,是要跟大陸創業者的生活品質同步,「如果你住得特別好,你沒有辦法走到最底層。」

出門時極少搭計程車,總是搭地鐵。每天的拜訪至少四組,走路走到腳起水泡,又繼續走到水泡破掉。利用大眾交通工具,也不是因為摳:「而是因為搭計程車可能會因為塞車而延誤到下一個行程,搭地鐵反而能完全掌握時間,」一分鐘都浪費不起的李經康說。

2015年,小綠草的自拍機器人參加深圳南山創業之星比賽,榮獲第一名,獎金100萬人民幣。只是獎金發得很慢,一則主辦單位要求得獎公司必須在深圳註冊,二來全部得獎者統一發放獎金,程序緩慢。李經康透露,迄今真正入袋的大約是70萬~80萬人民幣,算是對他的肯定。

數家創投公司在比賽中相中小綠草,有投資意向,但入股條件苛刻,例如五年內若沒獲利每年要給創投15%的利息,還有被併購優先權等,相當於創自己的業,到頭來卻變成替別人打工。

「我在大陸沒有碰到真正的創投,都是以金融融資為前提的投資機構,」李經康說。

所以到目前為止,自拍機器人研發已經投入350萬美元,股東包括黑快馬、李經康個人與技嘉科技董事長葉培城,全數倚靠自有的資金。

見識大陸人的狠勁與決心

大大陸創業既然如此折騰,難道不能在台灣創業嗎?李經康坦言,曾試著在台灣開展新事業,但他拿著自拍機器人遍訪電子五哥,沒有一家願意。此外,台灣的品牌商全部不看好這項產品,一個合作對象都找不到。

還有一個小推力是向經濟部工業局申請政府補助款被拒絕,評審單位將產品批評得一無是處,包括說明不夠明確、市場推廣規畫不足、國內示範場域不足展現事業運轉潛力等。

反觀李經康來到大陸,迄今在深圳已與20多家企業簽約,自拍機器人出貨超過10萬多顆晶片。

到大陸發展同時考慮的原因,包括供應鏈成本較低、比賽很多而且得名會有獎金及補助。

以自拍機器人的晶片為例,內部一個三極體零件一顆在台灣的成本是一毛五美元,深圳華強北直接報價五分錢人民幣,同一個料件的價差高達20倍。

至於創業的辛勞苦累,經過與大陸人的比較,李經康發現自己的艱苦指數其實算是「小兒科」,「你不要以為大陸人對台灣人狠,大陸人對大陸人自己更狠。」

內地的機會多,挑戰相對也大。昔日的山寨華強北,已轉型為創客搖籃及創客天堂,「但實情應該是把後面那兩個字改了,絕對是創客與創業的地獄,」李經康以毫不誇張的語氣形容,此處廝殺得可怕,創業者可說九死一生。

「對於創業者而言,你瘋狂做事都不見得會成功,更何況不瘋狂!」李經康說。

希望,是他堅持至今的驅動力。「華強北第一就是深圳第一,深圳第一接近中國第一,中國第一接近世界第一,」跟傳道士一樣,李經康時時刻刻對自己說這三句話,每天每週見到別人也講這三句,彷彿是招牌催眠咒。

他努力讓百分百台灣人的發明,藉由中國的廣大市場,走到全球。當每一支自拍器,都有「小綠草inside」,將會是多麼大的成就啊!

(圖/謝欣志提供)

關鍵字: 科技兩岸財經創業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