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號

首部中國創業紀錄片 一窺大國30年來巨變

從《闖蕩》看中國 反思三代台商創業路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蘇義傑   2017-09-29

從《闖蕩》看中國 反思三代台商創業路


由金鐘獎導演謝欣志協同製片陳芝安拍攝的《闖蕩——台商的中國創業夢》,罕見披露台商在中國打拚的辛苦與堅持。

台灣拍攝的紀錄片,絕少以中國大陸台商為主角。金鐘獎導演謝欣志協同製片陳芝安,遠赴中國耗時兩年拍攝的《闖蕩——台商的中國創業夢》,罕見披露了台商在內地打拚奮鬥的辛苦與堅持。光點華山電影館,9月6號舉辦的《闖蕩》試映會上,現場130個位置座無虛席。影片開始後還有人進場,在門口堵成一團。

受邀觀影的來賓也不同於一般民眾,其中包括已滿頭白髮的第一代西進台商及台籍經理人,如技嘉科技董事長葉培城、富士康前總裁程天縱,以及近年來推動兩岸交流、屬於中生代的中華開發創新加速基金總經理郭大經、深圳育山科技協會執行祕書長林琦翔等。

西進創業競爭殘酷 一代難於一代

片中兩位台商主角:小綠草董事長李經康、珠海杰威創意設計CEO黃南雄也特地買了機票返台,參加自己的「電影處女秀」。

老中青台商台幹齊聚一堂,見識了片中台商面對新一輪中國崛起的大時代,再印證30餘年前自己去大陸打拚的景況,多位「闖蕩界代表」發現,此刻台灣人面對大陸的競爭更殘酷,不約而同感嘆:「到大陸發展,一代難於一代。」

這部影片以四組台商為主角,拍攝他們近兩年來的遭遇、日常生活與內心情感。身分分別是傳產老台商、台商第二代、台青及中年到大陸創業的台商。細心的觀眾首先會察覺,大陸經商的環境,比以前險惡許多。

比如林尹凡夫妻,是一對在東莞開設針織廠的老台商,由於大陸近年來工資與成本逐漸上漲,工廠從近500名員工的盛況,如今縮減到只剩20多人,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林尹凡在影片中無奈指出,他的報價已經很低了,但來自斯里蘭卡的競爭者,竟然可以報得比他的成本更便宜而搶走了訂單。鏡頭下,林伊凡喃喃自語對這件事的不解,顯示大陸廉價年代的一去不復返。

另一位主角黃南雄,是原本從事石材業的台商第二代,轉行改做手機外殼的工業設計與文創授權商品。但父親不太認同他的選擇,吐槽那是「做不大的東西」,但面對大市場,他有信心做大,並發下豪語:「賺到100億人民幣,我覺得才是成功。」

從黃南雄的敘述,不難看出大陸創業是多麼的「亞歷山大」,這個詞彙是「壓力山大」的諧音,形容壓力比山還要大。

「大陸這邊的社會風氣比較浮躁,你來了,也會浮躁,」黃南雄明言,在內地打拚沒辦法不浮躁,因為大家都想成功賺錢,自己不賺,別人馬上就賺了,不維繫客戶的話,別人馬上就搶走:「速度上一定要大陸的快節奏匹配,不然你瞬間就輸了。」

大陸青創業者 拚勁更勝台灣人

片中最引人矚目的是年近半百的李經康,1967年出生的他,雖然早已不是創業青年,但他帶著自行研發的「自拍機器人」,這兩年橫掃對岸各大創業之星競賽,屢獲佳績。

只是,站在中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浪頭上,李經康的巨大付出,全藏在金燦燦獎杯下不為人知的地方。

謝欣志與陳芝安組成的兩人拍攝團隊來到深圳,跟著李經康馬不停蹄拜訪供應鏈、拜訪投資人,走天橋、搭地鐵、穿越地下道,一路飆汗跟拍。影片中,李經康的腳底板走出了兩個水泡,住在狹小的公寓裡,常以代餐果腹。

另外,36歲的台灣年輕人黃鴻凱,胸懷大志渡海進大陸要當「金融掮客」。由於他本人沒有資金、執行面也毫無章法,常被外界的人認為他是虛耗了青春與時間,但他仍堅持在大陸尋找未來。

儘管三年多來四處拜訪投資方及客戶、從沒賺到一毛錢,黃鴻凱卻也咬牙硬撐「賭上這一把」。人物的執著與瘋迷,在在凸顯了《闖蕩》跟主流媒體有著不一樣的關注。

「我們是用台商的視角,觀察中國正在發生的巨變,」多次入圍金鐘獎的陳芝安表示,從紀錄片的角度來反思中國大陸對台灣的影響,的確供應了最生猛的材料、最戲劇性的情節和最扭曲的人性。

想要了解中國,正是《闖蕩》會誕生的原因。當初選擇如此獨特的題材拍成紀錄片,洞察力敏銳的謝欣志說,其實是源於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

坦承自己的政治主張屬「深綠」的謝欣志,認同太陽花學運的訴求,但他對運動中關於服貿協議的懶人包十分感冒。

謝欣志批評,服貿懶人包以過度簡化的角度為中國貼標籤,背後有明顯的政治企圖,就是有心人士利用「恐中」,來騙取選票。

於是,他在兩年前向公共電視《紀錄觀點》平台投遞企畫案,希望透過拍攝台商,讓台灣人認識現在的中國究竟是什麼樣子。

「你可以喜歡中國,也可以討厭中國,可是你不要因為錯誤的資訊做下錯誤的判斷,」謝欣志吐露初衷。

拍片過程中,謝欣志發現,中國市場對這一群台灣創業者的吸引力是如此之大,寧可在內地用極度簡省的方法過活,為了要成功,不顧辛苦,面對挫折,還能找到說法,催眠自己走下去。

然而,大陸人給謝欣志的衝擊更大。除了影片中的四位主角,他們也訪問了很多25到30歲間的大陸創業者,拚勁更勝台灣人一籌。

「他們完全沒有背景,就靠著一個信念往前衝,」謝欣志舉例,其中一位為了創業借了一大筆錢,每天上班完,得去另一個場所打工還債。當他去外地出差,每當看到人家坐在路邊吃早餐,便好生羡慕,因為他買的早餐都是拿了,就跑著吃。這麼著急的原因,是害怕停下的那個瞬間,訂單就被別人搶走。

這樣的中國令人嘖嘖稱奇,謝欣志不禁反思,台灣人在這種環境下生存得下來嗎?

「我想這是認識一個時代的新階段了,」謝欣志說,也許透過觀察大陸,有機會讓台灣人看看自身還有什麼更好的價值,應該重新被檢視。

鼓勵勇敢嘗試 找到自己的答案

就像月亮有明暗兩面一樣,《闖蕩》內的真相也不只一面。

陳芝安指出,《闖蕩》也引起觀眾不同迴響。有人覺得很勵志,想要效法李經康和黃南雄;也有人覺得片中的主角宛如活在地獄,只想成功賺錢,「偏執到一個地步後,只剩下被自己的慾望牽著走。」

公共電視總經理曹文傑剛看完影片時,則是內心澎湃感動,回想起自己年輕時的拚搏精神。在片中主角身上,她看見的是台灣經濟起飛年代的生命力。從最基層的市井小民到中小企業,所有人都是卯足了勁往前衝。

程天縱則表示,不管台商或外商,現在面對的競爭環境,與他當年非常不一樣,「勇於到大陸,去跟大陸本地人競爭,我覺得都算了不起的英雄。」

葉培城則感佩台灣還有一群夢想家,在沒有任何條件,沒有任何資源的情況下,到大陸打拚。

「中國大陸和台灣最大的差別是有一個廣大市場,這個市場是一個很大的催生力量,」葉培城以過來人經驗,鼓勵台灣有創意、意願與能力的年輕人,到中國大陸發揮想法及潛能。

機會是什麼?成功在哪裡?《闖蕩》要說的是,只要勇敢去嘗試、去挖掘,自然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關鍵字: 勞動職場兩岸財經創業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