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號

陽光動力號發起人皮卡德 大膽造夢

他駕太陽能飛機環球 實踐零耗能「療癒地球」

文 / 林士蕙   攝影 / 蘇義傑   2017-09-29

他駕太陽能飛機環球 實踐零耗能「療癒地球」


WCIT大會今年邀請全球首度完成太陽能飛機環球的皮卡德,他喜歡用鳥瞰的方式看世界,更為了愛地球,實際推動潔淨科技,希望未來能落實到生活。

用鳥一樣輕盈的方式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經驗?來自瑞士的陽光動力號發起人兼總裁伯特蘭.皮卡德(Bertrand Piccard),應該最有能力告訴你答案。

他在2016年7月底,和另一位飛行員安德列.博爾施伯格(André Borschberg)共同發起與完成了耗資1.7億美元、從零打造起全球第一個駕著以太陽能作唯一動力的全新飛機「陽光動力二號」(Solar Impulse 2)環球飛行一週的壯舉。

(照片由陽光動力號提供;上圖左:伯特蘭.皮卡德 Bertrand Piccard)

在2017年9月由經濟部主辦的世界資訊科技(WCIT)大會上,因為這個太陽能飛行創舉,皮卡德獲邀前來主講。當許多人照慣例詢問他:第一次來台灣嗎?印象如何?皮卡德立刻認真回答:「台灣,我飛過了,那次是陰天,所以我對台灣的印象是有很多朵雲…… 。」

這種奇怪的答案,聽來像是突然掉到地球的外星人才會說的話。但,這正是皮卡德大半輩子看世界的方式。

1958年生於瑞士洛桑、現年59歲的皮卡德,從16歲青少年期,就嘗試玩滑翔翼,27歲時終於成為歐洲的滑翔翼比賽冠軍。接著,他又挑戰熱氣球,飛得更高也更久,34歲成為全球第一個橫跨大西洋的熱氣球比賽優勝者。

在天上享受孤獨 鳥瞰世界

這些別人聽來像玩命的嘗試,是皮卡德的最愛。性格纖細、沉靜的他,一直致力活得像法國童書《小王子》,一個人在天上享受孤獨。

「駕陽光動力號,是我人生最奇妙的經歷。很多個夜裡,我一個人在小小的機艙看著、享受著海上倒映的月亮,只覺得眼前的事物,帶給我信心,」 皮卡德感性地說,他喜歡距離的美。

然而,他對地球的看法,卻從不疏離,而是用鳥瞰的方式來愛,進而想要保護它。

2009年他和博爾施伯格一起發起這個太陽能飛機的開發試驗計畫:陽光動力號,就是基於實現愛地球的心。皮卡德希望,地球不要再因為人類無止盡、貪婪地石油探勘而遭到毀滅。因此向全球企業、發明家號召共同打造第一台100%只用太陽能來做飛行動力的飛機,再由他們兩人駕駛環球飛行一週,向世界展示太陽能潔淨科技的能耐,絕不只是空談。

雖然遭遇許多次失敗,皮卡德從不輕言放棄,「因為放棄冒險,你不只錯過最精采的體驗,還會錯過拯救地球的機會。」

協助做飛機材料開發的技術贊助伙伴是德國企業科思創,前身是拜爾材料科技公司。

9月來台參加WCIT大會,科思創執行長唐佩德(Patrick Thomas),也稱讚皮卡德的領導風格非常神奇,沒有他,這麼難的計畫可能就不會實現。「皮卡德雖然不是科學家,他總能用過人的感性號召力,引領團隊激發出科學家該有的勇氣與熱情,」唐佩德說。

出身發明家族 擁冒險精神

皮卡德異於常人的性格與想法,其實是家傳。他來自瑞士一個發明天才家族。祖父奧居思特.皮卡德,是人類史上首個搭著自己打造的氫氣球,到高度1萬6165公尺天空的紀錄保持者,他一生中作過20多次的高空旅行,因此收集到宇宙射線的第一手數據,還曾提供給好友愛因斯坦做研究。至於父親雅各.皮卡德則愛好海底探索,曾於1960年在美國海軍協助下,打造空前創新的深海潛艇,完成潛進世上最深海溝馬里亞納的創舉。這對父子科學家,早被公認是20世紀科學家的典範。

美國60年代播映到現在的長青科幻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 Trek)裡,有個畢凱艦長的角色,就是向這對瑞士科學家父子致敬。他們和一般學者最大的差異是,永遠第一個駕著自己發明的潛艇、氣球去做實驗,勇氣不可思議。

身為第三代,皮卡德坦承從小就想繼承家族的冒險精神,10歲時還曾跟著父親一起去美國太空總署(NASA)參觀,看看怎麼當個太空人。最後,皮卡德卻沒有朝他祖父或父親打造潛艇等摸得到的科學發明去做。而是專注在摸不到的人類心理。

「我從小就喜歡探索內在世界,和探索外面的興趣一樣多,也許,我人生的任務,是要療癒地球,」皮卡德微笑著比擬自己和父執輩的差別。

他在瑞士洛桑大學研讀的是心理學,平日是心理醫師,目前擔任法國尼斯醫學院教授,及瑞士催眠醫學協會顧問。在自己本行,他可是激勵人心的專家,在歐美企業界受邀做過數百場的演講,講解激勵團隊追求卓越的祕訣。

不過,皮卡德還是用業餘方式玩滑翔翼、熱氣球來保持冒險的興趣。他從這些旅行中,發現對地球保護的熱情,因為他從上空,看到地球單純的美,也看到了人類這些年來不斷貪心地挖掘、破壞的痕跡,非常痛心。可是,每當皮卡德和旁人勸說要減少用石油、碳排放時,總是被當做天真。大家的答案,就是每個人都要吃飽求生存,用石油最快。太陽能、風能等潔淨科技,看起來發展都太慢。

他想,他平常用來探索世界的飛行方式,如滑翔翼、熱氣球,都不需要用到燃油。為什麼不能讓全球人都用一樣思惟去飛?

「我要讓所有人親眼看到,太陽能是有未來的,還可以帶來創新的商機與工作機會,飛一趟就是最好的證據!」皮卡德說。陽光動力號的構想,就是這樣在2009年激發出來。

只是,他嚴格設下百分之百要用太陽能的門檻,一開始就被許多航太界專家質疑,甚至嘲笑等著看好戲。很多知名的科技公司也拒絕他募款,因為覺得付出不可能回收,「我自己每天都在學習被拒絕,然後還繼續激勵自己前進,」皮卡爾坦承。

為何這麼困難?主要原因是,當今的太陽能發電,轉換效率還太低,飛機要能飛得久,機身不能太重,得想辦法設計出不超過一台越野房車、2.3噸重的機身,同時上面需要承載1萬7000多個由太陽能板發電儲存的鋰電池,在白天時才能盡量存電,供夜間飛行使用。

結果,即便皮卡德終於找到資金贊助商,包括瑞士的歐米茄錶(Omega)、比利時化工集團蘇威(Solvay)、法國施耐德電機(Schneider)、瑞士以工業用機器人聞名的ABB,以及美國奇點大學創辦人之一彼得.戴曼迪斯(Peter Diamandis),但多次研發後仍然失敗。

找到新伙伴 突破技術門檻

2010年,一家新公司伸出援手。那是德國拜耳集團獨立出來的新公司科思創(Covestro),當時還是拜耳材料科技公司,到2015年才正式從母集團獨立出來。科思創可說是拜耳這間百年企業內部轉型的典範。擅長把傳統的化學材料,用創新與環保思惟改良,用在風力發電的葉片及智慧手環上。

「我們是一間喜歡創新的公司,而且也認同潔淨科技是有未來,有商機的。一聽到陽光動力號的計畫,員工都覺得太酷,一定要參加看看,」唐佩德回憶說,雙方可說一拍即合。

在科思創找了30位專職工程師協助研發下,陽光動力號的飛機設計確實就如虎添翼,最後利用科司創有的特殊輕量絕緣材料,來做駕駛艙外殼,比傳統方式輕,只有25公斤重,竟然還有隔熱功能。

唐佩德說,現在這個技術已經用在給一般人用的家電冰箱上。科思創團隊正研發一個外層只有兩公分厚的冰箱,隔熱與節能省電效果卻是業界最高等級,很快就要推出了。

另外,這也可以用在綠建築上,讓大家少吹冷氣,卻還一樣涼。誰說潔淨科技不能賺錢?

當然,研發團隊還遇過各種挑戰。皮卡德怎麼激勵他們?「我從來不會哄騙別人說,這很簡單,我反而天天告訴大家,這很難。但是大家天天聽到習慣,就會適應,」他說。

同時,對於願意參加創新的精英來說,他們人生本就相對成功,要的是更精彩的人生體驗。

發展願景 落實潔淨科技

「我永遠會和大家說,冒險可能會失敗,但是保持不變,才是最大的危險;這等於你的一生就這樣了,對世界的幫助也有限,」皮卡德說,一定要自己身先士卒,示範給大家看,大家就會相信。

如今,皮卡德圓滿達成了陽光動力號的創舉,也已經再成立了世界節能技術聯盟,希望飛行實驗不只是一個創新展覽,還可以落實潔淨科技到每個人的生活當中。

未來,他還要和科思創一起,尋訪全球想從環保理念切入的新創團隊,台灣也是其中之一。

看來,正陷於產業轉型的台灣,也許最需要的不是科技創新大師,而是像皮卡德這樣,帶來滿滿正能量、安定人心的心理醫生,讓台灣人停止爭吵與負面思考,真正往前邁進。

關鍵字: 環保科技設計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