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號

專訪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

翁美慧樂當藝術媒婆 有趣加實用 讓藝術生活化

文 / 楊瑪利林玲瑩   攝影 / 賴永祥   2017-09-29

翁美慧樂當藝術媒婆 有趣加實用 讓藝術生活化


藝術在你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是如「白色巨塔」般高不可攀的美術館和畫廊?一幅幅高雅卻令人費解的畫作?還是中產階級的社交話題?

坐在仁愛路的富邦藝術基金會辦公室,落地窗外是一排林木蓊鬱的行道樹,夏日的窗光,斜斜地灑在淺色皮質沙發上,在木製矮桌上映出好看的影子。

如果問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翁美慧,她會說:「藝術就是生活。」

不只董座夫人 更是企業家

身為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興的夫人,翁美慧不像外界所認定的「貴婦」,一頭俐落短直髮,高挑身材襯上粉藍色西裝,話語爽朗不拖沓,儼然是一位自信滿滿的女企業家。

與她共事近19年,富邦藝術基金會總幹事熊傳慧形容,「Maggie(翁美慧英文名)是令人驚奇,活力旺盛的人。」

在與《遠見》訪談中,加大洛杉磯分校電機系畢業的翁美慧,不下五度提及:「我從小就熱愛藝術。」她長期創作繪畫、寫書法、唱歌劇,還曾與國家交響樂團(NSO)合作演出。除了藝術天賦,她也是運動健將,會打高爾夫、網球、羽球等。

初秋,富邦藝術基金會即將迎接20週年盛事,翁美慧的行程也一刻不得閒。為籌備四年後即將開設的美術館,她在取得台大EMBA學歷後,緊接著要成為台藝大「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博士班」新生。

為何重回校園,翁美慧說,「我不希望被當成企業家太太,而是一個專業的藝術經理人。」

翁美慧自20年前草創富邦藝術基金會,就決定以企業模式經營。以最知名的「富邦講堂」來說,至今累積近2000堂課程,從早期蔣勳談美學,傅佩榮談哲學,伊東豊雄談建築,到現在,藝術更像是生活風格的展現,咖啡、美食、露營、設計、彩妝等。課程採收費制,有別於外界認為做藝術不賺錢,創立第二年就以收益開辦更多課程。

翁美慧堅持,藝術不能只「發生」在美術館裡,而要在轉角巷弄間,與人群「不期而遇」。

每到夏季,東區街頭的藝術盛事,非匯集國內外藝術家創作的「粉樂町」(Very Fun Park)莫屬。15年來合作超過550名藝術家,影響周圍多達462間店家。

知名作家、在台北土生土長的劉軒形容,「粉樂町已經跟台北市給我的感覺完全交織在一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環境,有一天因為這兩顆眼睛的出現(註:當年展出Filthy Luker作品《樹猶如人》),讓你重新再次注意這裡。」

台灣第一位登上舊金山時報廣場、作品被收納於舊金山亞博館永久典藏的本土藝術家洪易,13年前經翁美慧慧眼挖掘後成名。作品如色彩繽紛、饒富童趣的《扭轉乾坤大牛》、青花彩繪象徵祝福的《團團圓圓》等動物漆器雕塑,經常在公共空間展出,成為另類的台灣之光。

洪易語帶感念地說,「與她(翁美慧)的合作很另類,一般企業只是買藝術作品回去陳設,她真正把創作者帶出家門,教導我們與社會大眾接觸。」

有次基金會交給他10萬張回收的信用卡,後來創作出來的《卡藝術》,一整面如馬賽克磚的「卡牆」翻玩佛陀意象,先後在台北、上海的美術館和富邦銀行(香港)總部外牆展出。令他意想不到:「原來信用卡也能變成創作素材。」

熊傳慧透露,不論工作再繁忙,翁美慧每年必定安排家族旅遊,其中,逛美術館是必備行程,富邦集團蔡明忠、蔡明興兄弟兩位董座在潛移默化下,也開始重視企業內部的美學素養。如今在企業內部,從公共空間布置、企業禮贈品到形象廣告,都由藝術基金會操刀。

「藝術不在於你擁有哪些食材,而是如何烹煮。」翁美慧如此詮釋。她的下一個目標是在人潮川流不息的信義計畫區,開設一間美術館。延續粉樂町的風格,「展覽一定要『有趣』又『實用』。」她信心十足地說,這將是讓人意想不到的空間。

林懷民在給藝術基金會20週年慶的祝賀詞中說道:「混亂的世局,美,是非常有利的武器。」翁美慧與她所率領的團隊,還會為城市帶來怎樣的藝術狂想?以下是《遠見》專訪的精華分享: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富邦藝術基金會今年邁入20週年,當年是什麼機緣之下成立?

翁美慧答(以下簡稱答):我從小就喜歡藝術,高中會去逛畫廊,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從藝術中得到的養分,希望也能分享給別人。我婚後專心在家帶小孩10年,但婚前我就跟先生聲明,我將來要出去工作。集團當時已經有文教跟慈善基金會,而台灣很少企業做藝術推廣,我就說服他讓我試試。

公公(蔡萬才,富邦集團創辦人)跟婆婆也沒有反對,因為我嫁入蔡家後,每逢週末都跟婆婆去逛美術館,藝術是我們共同的興趣,所以當然支持。

問:你這麼喜歡藝術,怎麼最初沒有走這條路?

答:雖然喜歡藝術,但父母認為讀藝術不能當飯吃。16歲出國留學,大學讀洛杉磯加大(UCLA)電機系,在美國當測試工程師一年後才回台灣。

拿手藝術、運動 擅長數學

我後來才知道,我的左、右腦發展很平衡,從小參加寫字、唱歌比賽都拿第一,當了很多年的學藝股長,也是班上的運動健將,最擅長的科目其實是數學。

讀電機系純粹為了拿高薪,我這個人比較好強,不喜歡跟人家伸手要錢,經濟獨立對我來說很重要,不想依靠父母。

問:當年也是在美國認識先生蔡明興的嗎?

答:這真的是偶然!大四時,同學到美國玩,我充當司機帶他們到處逛,晚上他跟堂哥餐敘,就邀我留下來用餐。

我還記得那是一個日本餐廳,進去後第一眼就看到他(蔡明興),但我們當時分別坐在L型壽司吧的兩側,整頓飯下來沒有交集,飯局結束後,他還拍拍我說,以後多聯絡,我心想:「我不認識你,怎麼多聯絡?」

過了一年半後,我暑假回台,他突然打來,陸續約了13次我都拒絕。因為我早就打定主意在國外工作,不會回台灣。我最想嫁的就是教師,生活單純、晚上不必應酬,有固定寒暑假陪家人,所以根本不想跟台灣人交往。

最後被朋友罵說,我太不給人面子,我心想,好吧。第一次與先生約會,才發現有很多交集。

問:富邦藝術基金會這20年來經過哪些里程碑?

答:基金會創立時就定調: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我們不做「純藝術」,而是倡導「生活風格」,一種沒有界線、沒有圍牆的藝術體現。我相信,如果藝術不來自於生活,就很矯情。

基金會一開始以辦展覽跟講堂為主。富邦講堂早期最有名的講師是蔣勳,當時求著他來上課,還有台大哲學系教授的傅佩榮等人。知識的建構要讓更多人能獲益,所以講堂一直有錄影,20年前我就打算累積影像資料庫,以前一堂課教室只能容納30人,將來全球的人都能看到。

問:藝術基金會另一個重要活動──粉樂町,概念怎麼來?

答:「粉樂町」這個點子從香港的策展人發想而來,「粉樂」是「Very Fun」的意思,「町」是日文漢字的街道,一個很快樂的角落或地點的意思。

藝術有很多面向,可以是諷刺的、悲傷的,但我說,企業做藝術,一定要把快樂帶給大家,所以才取名Very Fun Park。

第一屆我們先帶20位藝術家到澳洲的伯斯(Perth),再回來台灣展出。之後就只在台灣東區的巷弄舉辦,現在已歷經15年,展出10屆。當初選在東區,是想跟周遭鄰居建立關係。我覺得,如果你今天做所有的教育、活動,社區的人卻沒有感覺,包括富邦內部的人都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這是一件很怪的事。

今年我們計劃改成冬季粉樂町,移師到信義計畫區。10年來,我們發現東區鄰近的店家已經自發性地有一些藝術品味,已影響462個店家。

問:集團內部員工,如何參與藝術基金會的活動?

答:我們早期推「富邦小餐車」,在辦公大樓或公共空間擺放一些藝術品,這樣的形式,沒有壓力,不看也沒關係。

現在的策略是從主管級向下擴散,主管先有美感,再率領下屬有美感。每月會挑一個午餐時光,邀請經理級以上的主管聚會,我們稱為「藝術客廳」,針對一個主題分享或邀請看展,例如版畫、音樂等。

第一次舉辦,大家好像很拘謹,但現在都很投入,這是企業無形的資產跟價值,想想看,如果富邦的大董(蔡明忠)、二董(蔡明興)都喜好藝術,一起工作的同仁也會希望趕快進步,才會有共同的價值觀與話題。

問:富邦大董、二董日常工作這麼忙,有時間接觸藝術?

答:接觸,是要用心安排的!今年暑假,我跟先生逛遍展覽,去了義大利威尼斯雙年展(57th Venice Biennale)、德國的卡塞爾文獻展(Kassel Documenta),還有10年一次的明斯特雕塑展(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如果每次出國出差,我都帶先生去看展覽,耳濡目染下,他已到達藝術鑑賞的高度,且一直在支持藝術,那同仁怎麼能不跟進?

大董(蔡明忠)也是很重視儀表合宜的人!他繪畫很好,字也漂亮,對美感有自己的品味。

問:20週年的下一步,是在信義區蓋一座美術館?

答:這不是醞釀20年,是從小就想要有一座美術館,這是夢想。美術館對我來說是很迷人的一個地方,我從不覺得它要有什麼固定形式,但「有趣」是必要元素,我要覺得,在這裡可以學到生活上實用的知識。

攻讀博士 晉升專業經理人

美術館創新的手法很重要,你如何讓人看到,厲害的不是菜,而是烹調方式。像是俄國聖彼得堡的隱士廬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的陳列與展示,英國倫敦的泰特美術館(Tate Modern)的策展手法,我都很喜歡。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則是因為我覺得它們樓下的餐廳太棒了。

未來,我的美術館也會儘量與生活息息相關,人潮進去,他們會享受在裡面的美感體驗與全新的空間經驗。

為了籌備美術館,我打算去念博士班。我很認真,如果沒有學位,我會因為富邦蔡太太這個身分變成阻礙。

我想讓人知道,我今天拿一個文憑出去給世界各地的館長、策展人邀展時,他會覺得,妳不是蔡明興夫人,妳是專業經理人。

問:你也是一位蒐藏家,對藝術的見解是?

答:我上個月專程飛到西班牙吉隆納(Girona),距離巴塞隆納一小時的車程的米其林三星餐廳吃一頓飯。

他們是三兄弟開設的餐廳,老大是主廚、老二是侍酒師、老么做甜點。當他在介紹白酒時,我真的很感動。他體會了每一種酒都有靈魂,而且每一道菜都有速配的酒,需要尊重。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拿了一個滿裝彈珠的碗,抓著我的手說,你伸進去看看,當手掌跟彈珠碰撞,發出喀哩喀哩的聲響,他說,這就是香檳。

我後來領悟到,對,那是香檳的泡泡。他竟然用觸覺欣賞酒,讓你體會他所認為的香檳。

我做藝術基金會也基於這個概念,歐洲的美食、音樂經過千年累積出這麼美的文化,而西方的生活風格可以和東方對話,影響我們的生活風格,互相欣賞文化最美的底蘊。

關鍵字: 人物專訪專訪生活品味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