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號

FinTech最頭痛〉企業育才緩不濟急

認清定位、解決痛點 才能找到對的人才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賴永祥   2017-09-29

認清定位、解決痛點  才能找到對的人才


金融業大動作邁向FinTech,卻常苦無人才,專家建議,應認清自我特色,從「痛點」下手,尋求產官學合作,才能挺過這一波人才焦慮。

金融科技喊得漫天價響,但人才從哪來?

「綜觀台灣整個金融業,人才培育與規劃最大的問題,是沒有重點,」東吳大學富蘭克林金融科技開發中心執行長蔡宗榮遺憾地指出,金融科技快速發展,很多業者焦急於「趕快跟上」,卻連到底該做什麼都不清楚。

當不清楚未來布局該在哪裡,「那怎麼有辦法找對人?更遑論培養人才了。」

金融業五大矛盾〉缺定位分析、人才規劃沒重點

蔡宗榮分析,台灣金融業者面對這波趨勢,已出現五大矛盾:

1.  未做痛點掃描

「只能說『只在此山中,雲深不之處』,」蔡宗榮以「行動支付」為例,已有許多銀行大舉搶進,但卻沒有帶動太多消費者使用,因為連誰最需要都沒搞清楚。

其實,台灣提款機到處都是,民眾習慣使用現金。加上目前接受行動支付的店家,都是原本就能使用信用卡的,消費者使用信用卡很方便,根本沒有理由改用行動支付。蔡宗榮分析,其實最需要行動支付服務的,是那些無法刷卡、金額零碎的小商店等,但銀行卻沒有針對這種使用情境去思考,「如果連使用痛點在哪都不知道,也就不知道要找哪些人才來處理問題了。」

2.  未做定位分析

金融科技面向非常多,唯有知道定位是什麼,才能把資源投入在最擅長的地方。蔡宗榮認為,目前看到的,多半還是「只求不要獨漏」,別人有什麼,也推出類似服務,免得面子不好看。既然定位沒有,當然也不知道如何找人才。

3.  冷熱度不一

由於法規限制,很多事情不能做,導致目前業者說的比做的多。「如果主事者沒有意願推動,下面的人當然不會沒事找事,」蔡宗榮補充。

4.  常會自相矛盾

如果沒想清楚,就會把一些只要沾上「科技」邊的做法,通通當成「金融科技」來宣傳,於是看到有些銀行一邊開發線上客服,希望減少客戶臨櫃;一邊卻又推出雲端分行查詢街景功能,鼓勵客戶臨櫃,自相矛盾。

5.  技術尚未成熟就貿然上線

為了搶快或做宣傳,許多銀行在推出金融科技相關服務時,根本還沒想清楚就上線。例如有些機構近期強打「智能客服」,但實際使用後,除了問候聊天外,根本沒法幫助客人解決疑問。

金融科技一般而言有六大核心技術,分別是雲端運算、大數據智慧分析、行動商務、社群媒體、區塊鏈和物聯網。

蔡宗榮引用拓璞產業研究院在今年7月報告,一項工作如果被AI影響的程度愈大、工作轉由數位化服務程度愈高,那麼工作被金融科技取代的機率也就愈大。

因此,初級金融分析師、證券營業員、理財專員初階審計人員、銀行辦事員,將會是最快被淘汰的一群。而授信人員、核保人員、保險經紀人等,工作內容也將會愈來愈多被科技取代。

這些即將消失的工作場域,就是金融科技即將興起的地方,也是新金融人才最缺的地方。「金融科技說穿了只有兩個重點:解決痛點、提出賣點,」蔡宗榮說。回歸源頭,業者不妨自問,為什麼要做金融科技?

金融科技缺兩大人才〉會實做的基層、懂全圖的高層

「金融科技,主軸還是在金融,只是技術上利用了新科技,」前金管會主委、政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王儷玲表示,傳統金融人對金融科技趨勢感到害怕,都是因為太執著於科技。

王儷玲解釋,人工智慧、區塊鏈、大數據……這些讓許多金融人緊張到睡不著的新名詞,都是用來改善服務流程而已,關鍵不在你會不會寫程式、技術能力是不是比別人更好,而是怎麼透過這些,讓自己成為問題解決專家,「缺的不是科技人,最缺的反而是這種人!」

王儷玲進一步補充,金融人不會技術沒關係,可藉由策略聯盟,將技術人員拉進團隊,共組問題解決公司,「技術,絕對不是目前金融人跨不進金融科技的門檻,關鍵在於能不能串聯兩邊。」這也是金融業面對金融科技趨勢,所遭遇最大的人才困境:找不到能夠從金融角度理解科技應用、擬定對應策略的高階經理人,也找不到能夠把科技應用實做在金融做法上的基層人員。

「沒有會做的基層、也找不到能規劃的高層,金融業當然會緊張,」王儷玲強調,這也是為什麼政大在去年成立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因為學校教授既知道政府法規、也熟悉業界流程,「學校只要把課開出來,就能成為架接產、官、學的平台,成為金融科技往前走的領頭羊!」

三層次╳九大領域 〉政大從全圖架構養未來人才

的確,近年來,陸續有大專院校,開出金融科技相才培育學程。以政大為例,就分成三層次、九大領域。

首先,由學校聯合業界資源,開出相關課程,作為科技業與金融業的橋梁。第二階段,則是開設在職教育課程或專班,培訓現有的金融初中高階主管。第三階段,就是產學合作,不是短期專案,而是長期計畫的方式,讓業界把問題帶給老師,由老師帶領學生來解題,一面尋找對應開發的科技廠商,一面回頭來運用金融企業所擁有的數據資料,「這樣,金融業與金融人,才能在一個完整視野下,做出相對應的科技轉型,」王儷玲說。

除了三層次,政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也設立九大領域實驗室,涵蓋「智能合約」「數位理財與人工智慧」「金融科技監理沙盒創新」「保險科技」「區塊鏈金融」「行動支付與物聯網」「智慧資產與專利創新」「群眾募資與P2P」和「大數據分析」,這九大實驗室,就是金融科技完整全圖,缺一不可。

金融人如何轉型〉老中青三代 需找出差異化優勢

學校正培育新的金融科技跨界人才,原本金融人如何轉型?

蔡宗榮建議,老一代金融人「大可不必轉型」,繼續鎖定利基型業務深耕。因為台灣財富很高占比握在50歲以上世代,這群人對於科技的接受度低、對人的信賴度高,老一代金融人仍可以服務這群世代。

而中生代則可以審視專長,思考怎麼把自己放進新的科技金融團隊中,做科技能力的局部轉型。

年輕一代則需「基本型練功」,必須積極學習各種新產業科技應用,培養出不被取代的專長。

台灣第一所由金融機構冠名、完全以培養未來金融人才為目標的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則進一步提出觀察:未來不管是金融企業或金融人才,都將走向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好的愈好、壞的愈壞,多的愈多、少的愈少,朝兩極分化,「人的價值,反而會比工具應用更重要!」

施光訓解釋,如果金融科技是讓資訊收集更有效率,顧客可以減少以往對專業人員的依賴,透過AI、大數據等導引出來的智慧理財等服務,自行獲取金融決策權,那「一個人能提供多少金融資訊之外的深度服務,反而才是決勝關鍵。」

施光訓舉例,假設未來一位顧客要買基金產品,他可以透過各種金融科技工具,把現在由理專所做的分析解說服務全部在家先做好,那他去銀行做最後買賣簽約時,重是的會是什麼?「答案就是你身為人,所能提供的溫暖!」

「當科技取代專業知識,『人的介面』將會勝過『人的能力』,」施光訓強調,未來金融人才將會有三大類型。

首先是解決問題的人。當每一個人都差不多優秀,能不能具備「人的溫暖」就很關鍵,只要能成為「問題解決導向的服務提供者」,就能獲得客戶信任。

二是頂尖優秀的金融專家。在特定金融領域成為世界一流的專家,類似現在華爾街的金融精英,這些人極少數,但因為對於產品設計規劃與精算的專業能力無可取代,工作場域可能在全世界。

三是銀髮經濟的服務者。台灣大部分財富都握在高齡者手中,正如英國研究顯示,一個人財富的最高峰,通常落在50~55歲,但這群人對金融服務的使用習慣,還停留在以往。

「但,再過五年,金融科技下在這族群也會快速打開!」施光訓說,能不能讓自己成為銀髮經濟相關金融科技服務的開發人才,就是未來人才留存的關鍵。

金融科技崛起衝擊金融人才。認清自我特色,從「痛點」下手,尋求產官學合作平台,一起學習成長,應能挺過這一波人才大挑戰。

關鍵字: 高等教育科技金融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