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個刑事昆蟲學 來自中國法醫手冊《洗冤集錄》

文 / 一流人      2017-10-08

史上第一個刑事昆蟲學 來自中國法醫手冊《洗冤集錄》


狡詐凶手

將因鴉鵲的玄奧線索

事跡敗露。

──《馬克白》(Macbeth),第三幕第四場

想了解死者是如何踏上絕路,這並不是近年才掀起的風潮。超過七百五十年前的一二四七年,中國官員宋慈撰寫了法醫手冊《洗冤集錄》,書中收錄了史上第一個刑事昆蟲學──也就是使用昆蟲來解決案件的科學──的案例。

被害人在路邊遭人捅死,法醫查驗死者身上的傷痕,拿牛的屍體來測試各種刀具,得出凶刀是鐮刀的結論。然而,傷口的成因與辨認揮刀人身分還有很長的距離,於是法醫轉為研究可能的動機。被害人身上的財物完好如初,搶劫不是殺人目的。根據遺孀的證詞,他與人無冤無仇,可能性最高的動機是死者無法擺平最近來找他討債的債主。

法醫將矛頭指向債主,對方堅稱凶殺案與他無關。可是法醫就和電視上的警探一樣不屈不撓,他命令這一帶的七十名成年人排成一行,自己的鐮刀放在腳邊。每一把鐮刀上都看不見血跡,但不到幾秒鐘,一隻蒼蠅被些微血跡引來,直直落在債主的刀刃上。第二隻、第三隻蒼蠅也來了。法醫再次逼問,債主「叩首伏罪」,將實情全盤托出。儘管他努力清洗刀刃,掩飾罪行的如意算盤全被在他腳邊嗡嗡飛行的告密蟲搞砸了。

《洗冤集錄》是全世界最早的法醫專書,七百多年來不斷更新、改版,直到上個世紀,中國官員還是會帶這本書到犯罪現場查閱。十六世紀初,第一批葡萄牙商人抵達中國,當地衙門在完成繁複的調查前不會輕易定罪的作法令他們深感敬佩。現代的刑事昆蟲學家靠的是更廣泛深入的專業知識,但這則案例仍舊是當年震撼了葡萄牙商人的仔細辦案縮影。

犯罪調查過程中,刑事昆蟲學的主要用處往往是估測死亡時間,這是檢視嫌犯的不在場證明、判斷他們是否有罪時的關鍵資訊。這項程序奠基於一個噁心的事實:屍體是一頓美味大餐。

法醫病理學家(見第四堂)檢視屍體時,他們會先藉由死後僵硬、屍體溫度變化、器官腐敗程度來判斷死亡時間。過了四十八至七十二小時,這些指標會失準,不過現場昆蟲提供的時間紀錄可以持續更久。不同的昆蟲不會同時來用餐;牠們抵達的順序自有一套規則。昆蟲學家被找來運用他們的學識,透過這套程序來估計死亡時間,昆蟲王國在不知不覺間幫助死者提出極具說服力的證據,逮到殺害他們的凶手。

本文節錄自:《比小說還離奇的12堂犯罪解剖課》一書,薇兒.麥克德米(Val McDermid)著,楊佳蓉譯,馬可孛羅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Jayden Yoon

關鍵字: 兩岸要聞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