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決可能促成了伊斯蘭國的誕生?

文 / 一流人      2017-10-06

多數決可能促成了伊斯蘭國的誕生?


二○○○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分別由民主黨提名的高爾,與共和黨提名的小布希進行角逐。在選前的預測中,高爾位居上風,沒想到途中殺出了程咬金,綠黨的納德以第三勢力之姿加入戰局。

納德雖然毫無勝算,但是他的支持者正好與高爾的支持者重疊,於是納德搶走了高爾一部份的選票。這一點成為高爾的致命傷,導致敗選,小布希則成功扭轉局勢,在選戰中勝出2。這就顯示,「多數決」的結果未必能夠反映多數人的意見。

這部逆轉劇碼,日後對全球局勢造成了重大的影響。二○○一年,小布希就任總統後,美國發生恐怖攻擊,小布希在同年出兵阿富汗,展開報復行動,並於二○○三年進軍伊拉克。儘管他推翻了海珊政權,並且開始在伊拉克推行「民主化」,但因政局並不穩定,結果海珊政權殘餘的黨羽組成伊斯蘭激進派組織,搶回了伊拉克部份領土,之後更發展成為準國家IS,成為現今全球安全保障上的一大威脅。

進攻伊拉克的提議,從一開始就在美國內部引發了強大的反彈,但由於當時做主的小布希,在其父老布希擔任總統時即與海珊衝突不斷,做出出兵的決定,可說是有跡可循。

儘管歷史中沒有「假如」的存在,不過如果我們以「現在本來有可能是…」的方式,進行反事實假設,也就是從與現實相反的情形進行思考,不僅可以更清楚地理解目前的處境,在思考關乎未來的選擇時,也會大有助益。

假如高爾選上總統,美國就不會進軍伊拉克,現在這些由IS引發的各種爭端,或許也就不會出現。這是如果納德當初沒有參選,便有可能發生的現在。

我不是要將IS的誕生,全都歸咎於納德,納德只是恰好在那一個時間點上,抱持他所堅信的理念參加了美國總統大選,與向伊拉克宣戰的決定毫無關聯。事實上,納德本人將進軍伊拉克稱為「美帝(The U.S. empire)」的惡行,並做出十分嚴厲的批判。然而,他的參選卻成為招致後續事態的起因之一,這也正是多數決這個方法最不可思議的一點。

選票分散的現象,也常常出現在日本的選舉之中。例如在國會議員選舉時,各個在野黨分別推出了支持的候選人,力圖對抗執政黨的候選人,結果卻演變成全盤皆輸的局面。舉例來說,在二○一二年眾議員選舉的小選區中,執政黨自民、公民兩黨一共獲得了二六五三萬票,總計二四六個席次,而在野黨雖然獲得了三三一○萬票,卻僅奪下了五四個席次。

在媒體報導中,類似的情形常被描述為「提名候選人整合失敗」。失敗是一個負面的詞語,用以批評在野黨無法整合提名單一候選人的選戰操作,或無法集中投給單一候選人的選民行動,有失妥當。

但這真的是政黨或選民的人為錯誤嗎?政黨是否應該為了選舉湊合成軍?選民又真的不該投票給毫無勝選希望的候選人嗎?「不這麼做將會導致情勢不利,所以應該這麼做才行」這樣的想法並非規範,只是被多數決制度強行制約使然。

納德的支持者恐怕不認為納德有何勝算,可是如果改投票給高爾,情況真的會因此好轉嗎?高爾陣營當時就是因為害怕選票分散,所以曾經呼籲納德的支持者「投票給納德,就是投票給布希(所以請投給高爾)!」但人們卻沒有回應他們的呼喊。

這個情形可說是理所當然,因為人人都有明確表達自己意見的欲求,而選舉的功能就是在揭露人們意見的分布情形。納德的參選,具有「反抗兩大政黨制度」的意義,認同他的選民,當然不可能投票給兩大政黨之一派出的高爾。

真正的問題不在納德,也不在於支持納德所以沒有投票給高爾的選民,而是多數決這個表決方法;問題不是人,是制度。


本文節錄自:《失控的多數決》一書,坂井豊貴著,龎惠潔譯,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Craig Whitehead

關鍵字: 評論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