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香蕉遇到奉化草莓

文創,永遠離不開「人」

文 / 彭杏珠蕭玉品      2017-09-23

文創,永遠離不開「人」


9月22日在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舉行的2017海峽兩岸文創論壇,下午第一場的主題為「當地農業,土地生根」,針對如何帶動奉化農業、凸顯當地特色,有一番發人深省的對談。

主講貴賓包括台灣最美的民宿「天空的院子」創辦人何培鈞、身兼蕉農和台青蕉樂團團長的王繼維,以及來自奉化的樂源果蔬專業合作社創辦人宋小贊、溪口鎮「奇遇谷」民宿創辦人徐小風。

王繼維首先以一首自己作詞、作曲的「作伙那卡西」展開序幕。他的演講題目為「新農人:用搖滾樂賣香蕉」,核心價值便是以搖滾音樂行銷台灣香蕉的故鄉 ─ 高雄旗山,進而影響年輕人對農業的想像,導引他們進入農村。

早年全臺灣1/3的香蕉都來自這個小鎮。香蕉產值曾創下占全台GDP1/5的風光紀錄。但有一半的旗山人都移民到美國,將賺的錢全部帶走。所以旗山出現斷層,人跟土地沒有感情。

原來沒有打算要返鄉務農的他,最後選擇從自己開始改造家鄉。

王繼維從食衣住行開始行銷旗山。除了搞樂團外,還開發許多香蕉相關食品,例如香蕉奶昔、香蕉蛋糕。

他甚至將香蕉的粗纖維作成染布,重新詮釋農作物。還推廣輕旅行,讓旅客從地方的掠奪者變成地方的建設者,引來部分旅客進到鄉村幫忙打掃環境,義務幫忙的他們還要付費,這就是王繼維推廣的社會旅遊責任。

他最後指出,台青蕉的台就是土地,青就是人民(年輕人),蕉就是產業的意思,只要地方具備這三項,就能發展起來。

緊接著,何培鈞則以「有種風格叫小鎮」為題分享心得。11年前,他先成立民宿「天空的院子」,最近又以竹山當地的竹子為元素,將老客運站活化成從產地到餐桌的餐廳,結合「食」「宿」「學」變成一種在地美好生活。後來又在村子進行社區營造,鼓勵當地居民珍惜家鄉文化,短短四年間,居民開始慢慢回來了,也出現三代同堂的畫面。

「我不是為了要開餐廳而開餐廳,也不是為了要開民宿而開民宿,而是背後必須具備解決某個社會問題的動機。」何培鈞說。

現在,他已從第一線變成在地和外地的橋樑,找到自己最好的位置。有系統把社會參與的力量,轉換成青年創業機制。「很多事不是有機會才努力,而是要拚命努力到有機會為止。」

最後,王繼維、何培鈞又與宋小贊、徐小風,共同針對「玩味奉化」的議題,進行對談。

成長在農家的宋小贊,看到叔伯親戚賣的草莓價格低廉,因此想扭轉劣勢,便開創了樂源果蔬專業合作社。

而即將經營民宿「奇遇谷」的徐小風,對自己是個鄉下人而感到驕傲,奇遇谷預計明年春節就會對外營業。

王繼維進一步分享,青年返鄉遇到的首要難題,就是家長反對。旗山流行一句話:「唸書唸不好,就跟老爸一樣,一輩子種田。」他發現,農人自我歧視很深,會影響到青年返鄉的意願。近來,農村一直往價錢而非價值的方向發展,實在應該要多往價值看。

宋小贊則心有戚戚焉,認為自己和王繼維都是返鄉青年,也種植蔬果,「我賣草莓,首先是希望得到村民支持。」因此她決定自創品牌,並用照片、影片等方式行銷村莊的故事,例如村子是長壽村,就記錄長壽老人的故事,凸顯家鄉的優勢。

宋小贊、徐小風兩位都是奉化人,也想借鏡台灣的經驗。而作為過來人的何培鈞則建議,不要單打獨鬥,要串聯眾人力量,「我在竹山,總是讓社會、網路一起想像,找尋更多空間。」他說,最終要回到持續性運營,用利他、利己的格局,經營自己關心的事。

王繼維對奉化最大的期待是,「人」的提升,建築要有人去住,人是最大的載體,文化能不能開創承載,人是很大的關鍵,「就像我們不是賣香蕉,是賣音樂、產業的面貌、老農的故事。最後要回到人,才能紮根。」

徐小風則強調,作任何事一定要喜歡、有熱情,「只要喜愛一樣東西,做什麼事都不累。」

宋小贊則附和,奉化當地的農村創業青年,也正在作創業聯盟的工作。她從這些人身上學到很多,農村一定要大家一起參與,共創融合。

最後何培鈞總結,希望大家用不同角度觀察自己的家鄉,從奉化走向世界,也要從世界回頭看看奉化的樣子,因為他擔心,當地方發展起來後,會失去自己的樣貌,「要謹守人的價值,無論在工作、家庭等領域,大家一起努力。」

關鍵字: 藝文兩岸要聞旅遊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