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在日常 余秋雨:留心茶炊

文 / 一流人      2017-10-09

修行在日常 余秋雨:留心茶炊


日常心態

1

經過終極思考,還要回到日常生活。

起點和終點「首尾相銜」,構成了具有神奇生命的八卦渦旋。如果起點和終點分列兩端,永不見面,那就成了一條寒愴的單線,時時有可能斷裂。

因此,我們就要在本書結束前說一些「日常心態」了。這是一種「深入」之後的「淺出」。只要讀過前面的章節,一聽就明白。

2

一個人經歷了修行的長途,日常心態與以前會有什麼變化呢?

我們經常看到一些修行者,明明活在今天,卻在大城市裡穿著芒鞋,披著麻袍,捋著長鬚,說著他們想像中的那種半通不通的文言文,拒絕理髮,拒絕洗澡,拒絕與一般人談笑。這樣,他們就把修行當作了一種拔離日常生活的顯擺,在基點上就搞錯了。

既然修行了,確實需要有所脫離,有所放棄,有所斷滅。也就是說,應該產生常人所不易獲得的「斷見」。在「斷見」和「常見」之間取一個「中道」,那是西元三世紀印度佛教哲學家龍樹的意思,也是西元前四世紀希臘大學者亞里斯多德的意思,更是西元前六世紀中國孔子的意思。那些在現代城市裡講文言、不洗澡的修行者們,走了「偏道」。那麼多梵文、希臘文、甲骨文、竹簡文都在勸他們,但他們聽不懂。

可見,修行者未必是覺悟者。

3

那麼,覺悟者在日常生活中有哪些心態?

且分五點來略加闡述。

覺悟者的日常心態之一:留心茶炊。

我在上文論述禪宗時已經說過,世俗生活正是天地萬物的一部分,處處體現了真如天性。因此,真正的覺悟者大多回歸到最家常的生活,親自烹茶煮菜,而且頗為專注。

寫詩作文,也不再空論大勢,而喜歡描摹起居。

覺悟者留心茶炊,是因為看穿了世人對種種高論偉業的盲目追趕,覺得必須從一座座空中閣樓落到實地,尋找日常生活的底線結構。底線結構,是衡量萬象的質樸準繩。

因此,他們端起了茶壺,點起了火爐。

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也不會真的把茶炊當作人生的全部重點,因為這又會陷入另一種執著。

從高揚的理念,到家常的生態,這個轉變非常重要。麻煩的是,理念的宣傳連篇累牘,而家常的生態沒有理念,怎麼能夠取而代之?按照一般的學術習慣,一種理念不行了,就會由其他理念來替代。但覺悟者明白,其他理念也大同小異。不如走出理念的迷魂陣,回歸成一個最本真的自然人,輕輕鬆鬆地喝點什麼,吃點什麼。

喝點什麼,吃點什麼,還要仔細看看親人是否有點疲倦,花盆是否應該澆水,廚房是否需要整理…這些事情,聽起來有點瑣碎,卻是人類生存的老命題,大命題,初始命題,終極命題。我們只要依傍著它們,就會覺得雙腳落地,很難再被花言巧語拉得太遠。由此,我們也能對世間的種種是非之爭保持一種鈍拙的旁觀狀態。即便旁觀也不認真,因為深知我們旁觀到一切都未必屬實。因此只是在茶炊之間用眼睛的餘光輕掃一下,然後立即讓眼睛回到杯盞。

所謂「留心茶炊」,僅是生態比興,並非必須型態。但是,我們如果見到一種人,半輩子文山會海,追潮逐浪,卻對家常生態毫無關注,那就要有所勸導了,勸他們不要本末倒置。

本文節錄自:《泥步修行》一書,余秋雨著,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Soroush Karimi

關鍵字: 心理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