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痛苦的時候比快樂的時候多,那就不是愛

文 / 一流人      2017-10-02

如果你痛苦的時候比快樂的時候多,那就不是愛


真理之路

當維多利亞召喚僕人準備馬車時,維琪的聲音在她腦中爆開來:「我不要去見醫生,我早告訴過妳,那個冒牌醫生和他的蠢書會把每一件事都給毀了。現在可好了,王子討厭我們!他恨我們!這都是妳的錯!」

維多利亞已經沒有力氣再和她爭論了,當馬車開動時,她把頭深深埋在手中,試著不去聽維琪的喋喋不休,只希望醫生知道該怎麼辦就好了。

公主吩咐車夫將馬車駛到最靠近山丘的地方,然後要他在山腳下等著,她自己則徒步走上山丘的那棵樹下,她一邊走一邊試著不去理會維琪一路上不曾停歇的嘀咕抱怨。

「醫生!醫生!你在哪裡?我需要你。」她四處張望著,但是到處都不見貓頭鷹的蹤跡,如果找不到他的話該怎麼辦呢?她不禁顫抖起來。

「醫生,我現在就需要你。現在!求求你快出現!」

「親愛的公主,缺乏耐心只會讓人忽略眼前正在發生的事。」醫生不知從哪兒冒出來。

「哦,醫生,謝謝老天,你在這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什麼都不管用,或者我應該說,什麼都不做並不管用。我是說……哦,醫生,我已經這麼努力了,有什麼用呢?我放棄了。」

「與其放棄,不如臣服。」

「這是什麼意思?」她問。

「一個人往往由於絕望而放棄,卻由於接受而臣服。」

「接受?」

「是的,接受他所不能改變的事。」

維多利亞沉思片刻。「你是說,除了接受王子,以及他所做所說的那些總是令我哭泣、顫抖、胃痛的事之外,我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一個人總是有其他的選擇的,但是去改變別人並不在選擇之中。」醫生回答。

「我現在已經知道了。但是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公主問。

「妳可以選擇不對他所說所做的事做任何反應,盡可能地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並接受他可能還會繼續說或做他現在做的那些事。」

「自從你告訴我什麼也別做,並且給我《從此幸福的生活指南》以來,我一直試著這麼做。但是即使我將手插在口袋裡,以提醒自己對王子要採取放手政策,並且想像膠布貼住我的嘴,提醒我記得閉嘴,我還是不能完全做到。當我履行我的皇室任務,或在孤兒院指導孩子們演戲,或到大學上插花課,或是烹調我最喜歡的菜餚時,我總是時時刻刻感覺到一塊巨大的烏雲籠罩著我。」公主嘆了口氣。

「所以,我還有其他選擇嗎?」

「妳可以選擇不要待在王子所在的地方。」

「你是說我應該離開他?」

「我並沒有做任何建議,不過這也是妳的選擇之一。」

維琪再也無法保持緘默了,她的聲音在維多利亞的腦子裡轟隆隆響起:「我永遠不會離開王子,或是放棄他,或是臣服,或是你們說的其他鬼東西。永遠不會!妳聽到了嗎?永遠不會!」

「維琪,拜託!我再也受不了這些了,我真希望自己能夠逃開。」維多利亞大喊,絕望地伸出雙手。

「逃避自己的問題就如同想掙脫自己的影子一樣不可能;逃避從來就無法解決問題,只有前進才可以。」醫生說。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團糟,每一件事都跟我原來所想的不同,我整個生活已四分五裂,而我卻無力阻止。」公主低垂下頭,不再說話。

「妳已經發揮相當大的力量,度過目前發生的一切了。」

「我覺得自己不夠堅強,我已經耗盡所有精力了,而且我還是會顫抖、胃痛和……」

「妳還是會持續消耗精力、持續顫抖和胃痛,直到妳決定究竟要留下或是離開,並且安於自己的選擇。」

維多利亞仔細沉思他的話。「每當我要做重大決定時,我總是……」

「是的,我知道。」醫生說,並從他的袋子裡掏出他的摺疊鵝毛筆和一張羊皮紙遞給她。

在羊皮紙的左上方,她寫下:「正方:贊成留下。」在右上方,她寫下:「反方:反對留下。」她凝視遠方,沉思片刻,然後拿起鵝毛筆飛快地寫著。

「把他在大使館裡工作勤奮寫下來。」維琪力促道。「還有他每天晚上下班後都直接回家,以及他很英俊又聰明風趣,也很會修理東西。還有寫下當我們生病時,他總是帶雞湯給我們喝,並說我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以及為我們採摘美麗的玫瑰花。哦,還要確定妳寫下他……」

「維琪,拜託!妳一直對我吱吱喳喳的,我根本無法好好思考。」

「那妳就不要誇大他的缺點,我敢打賭,許多王子一定比他更、更、更糟得多。他又沒那麼壞,如果妳能忍受的話,那我也可以。」

「這倒是真的,他的確擁有很多好的特質。」維多利亞說。她的筆又移向留下的理由那一欄,但是,很快地,反對留下的理由那一欄卻越來越長,維琪也越來越慌。

「妳正在犯一個大錯,維多利亞。妳怎麼知道跟著其他王子會更好?我們可能耗盡一生,卻再也找不到另一個愛我們的王子,我們將會永遠孤獨,而這都是妳的錯!」維琪哀嚎著。

幾分鐘後,維多利亞淚流滿面地從書寫中抬起頭來。「但是我還愛著他,醫生,即使反方的理由比正方長得多;而且我知道他也還愛著我,至少在他內心深處那個真正的王子—笑咯咯博士那部分是如此,我怎麼能夠離開?」她說。

「愛使人感覺愉快,如果妳並不感到愉快,那就不是愛。」醫生說。

「但是那感覺像是愛。」

「如果妳痛苦的時候比快樂的時候多,那就不是愛,而是別的東西。那東西讓妳陷在牢獄中無法自拔,讓妳看不到妳面前正敞開一扇通往自由的門。」

公主只要一思及離開王子的可能性,便有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將她拖回王子身邊。但是她知道,無論這種感覺是不是愛,如果任它占了上風,她就必定會再回到牢獄之中,一座她再也無法忍受的痛苦牢獄。她咬著嘴唇,與內心澎湃洶湧的感情起伏奮戰,覺得自己就快枯萎而死。

最後,她終於轉身面向醫生,他一直安靜地在一旁等候她的決定。她的聲音顫抖著:「我知道我必須離開,但是我能去哪裡呢?」

「妳將會繼續沿著真理之路走。」

「你的意思是,我已經走在真理之路上了?」

「沒錯,從我給妳處方,而妳也開始閱讀那本書的那一天起。」

「那麼,我為什麼從未注意到這條路?」

「路就在那裡,不過人往往要在路上行走一段距離後,才會注意到路的存在;人們總是看不見他還沒準備好要看的東西。」

「好吧,我現在總算是學到一些關於真理的事情了。」公主平靜地說。「真理就是:童話故事永遠不會實現,而永遠幸福地生活不過是個幼稚的夢罷了。」

「正好相反,公主,童話故事是會實現的。」醫生說。「不過它們往往跟人們一開始想像的不同,妳的圓滿結局正在路上等著妳呢。」

「真的?一個不同的童話故事?」她的臉蛋亮了起來。公主從沒想過如果沒有勇敢、英俊、迷人的王子騎著白色駿馬衝出來拯救她,將她一把抱到馬背上,然後一起迎向夕陽的話,她還會有可能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她嘆了口氣說:「我一度也以為幸福圓滿就在前方等著我,可是你看我被帶到哪裡!」

「它帶妳到妳現在所在的地方。」

「我現在所在的地方又怎樣?」維多利亞質疑。

「妳將會在路上找到答案。」

她開始遲疑。「我不想自己去,你可以為我指路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為你指路,但是我們都必須找出自己的路。」醫生沉靜地回答。

「我怕我會迷失方向。」她說。

「妳不會是第一個迷失方向的人,但是不要害怕,妳的心知道路怎麼走。」

「我的心要我回家,我不知道這麼做有沒有意義?」

「真理賦予每一件事意義。」

「醫生,你這麼聰明,你應該已經知曉關於真理的一切,為什麼你不乾脆告訴我,那麼我就不必到處去尋找真理。」

「沒有人能夠從別人那裡學習到真理,每個人都必須自己去發現真理。」

本文節錄自:《公主向前走》一書,瑪希亞.葛芮(Marcia Grad)著,葉彥君譯,方智出版。

關鍵字: 心理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