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快樂的愛吃鬼

文 / 一流人      2017-09-28

做個快樂的愛吃鬼


名作家李昂送我一句話:「做個快樂的愛吃鬼。」彷彿,一下間為我的美食傾向找到名正言順的安頓所。

愛吃嗜吃,似乎有家傳因子。

每回返家鄉,飛機才著地,手機即傳來老爸的吩咐,已在港口「海園」訂好桌,待會下了船直奔餐廳即可。逢倆老來台北小住,家族成員也是不停的聚餐吃飯、吃飯聚餐。老爸喜在外面嚐鮮,也歡喜吆喝大夥回家一起吃飯、品嚐老媽的手工美食,這點我遺傳自他,幾天如沒與人吃吃飯,彷彿要窒息般的渾身不對勁。

愛吃,吃出真味;真味,是為痴愛。隨手拈來四道家常菜,兩道來自老媽的手藝;兩道來自外面小館。但是,這些味道,都深具倆老的影子。

醬油鯊魚塊

倆老自金門來台小住,塞一包生鮮的鯊魚條給我,我聰明的婉拒,聲明只接受烹調煮好的。老媽非但不以為忤,還高高興興的接受使命,結果晚上自她手中接回一大袋,包括烹調好可下肚的醬油鯊魚條,與補綴好鬆緊帶的衣褲。

醬油鯊魚條,主角顧名思義是鯊魚,但此鯊魚非巨大的那種,是俗名《烏斬》,小小尾那種。魚條,切塊,塊塊公分見方,乾煮醬油薑絲蒜瓣,生平只認此味,有媽媽的味道。走過很多海港城市,吃過不同種類的魚,就是沒看過這特殊的一種。

除此,還附帶老爸每早必吃的沙美小饅頭,小小、白白的一顆,從中對半撥開,可見一絲一絲的,帶有極細的纖維。於是,五彩繽紛的早餐包括:白饅頭、洪媽醬油鯊魚、芒果、小蕃茄、Lavazza咖啡……美好的一天也跟著開始了。

鹹魚五花肉

這道菜不但怪異、難以命名,且吃遍國內外多少餐館,從未看過這樣的組合。

晚餐時刻,自冰箱取出老媽快捷來的冷凍食物,裝乾果的鐵罐,打開,不見乾果只見打結的塑膠小袋,袋內即是千金難買的洪家傳統美食。取出,只見濃稠結凍成膏狀,呈乳白色,倒出小鍋加熱。高溫後散開成湯汁狀,並見鹹魚塊與五花肉塊。鹹魚帶纖維狀;五花肉塊呈長片形,無肥腴多瘦肉,且鑲有亮晶上皮。

這道菜,自小就食用,是老爸的發明,由老媽主中饋。湯汁用來拌稀飯,五花肉的甜味與鹹魚的特殊味道,一場舌尖味蕾的交響曲,久久不散。

週末連續兩天陪老爸老媽吃飯,週六新竹「御申園」,週日永和「三分俗氣」,都是江浙菜,兩餐吃得令人心滿意足,且心甘情願的回到忙碌的工作軌道上。

其中幾道家常菜,令人口齒留香,如新竹御申園的「蝦仁炒豆苗」。這道蝦仁一咬在嘴裡,鮮嫩可口,有纖維嚼勁,符合了老爸對海鮮的最高宗旨—「Q 又甜」。這祕訣在於蝦仁是自家現剝殼的新鮮上品,且無泡水,浸點紹興酒,快炒。豆苗翠綠,油水亮澤,珠珠滴滴,或坐或臥其上,撩人下箸。

另一道是誘人下飯的「東坡肉」。一個潔白的圓皿,翠綠的青江菜墊底,中間靜立方形東坡肉一塊,十字繩繞綁其上,不油不膩滷汁,悠游四周,幾朵綠色香菜變身小花,秀色點綴,似乎以誘人之姿喃喃招攬:「吃我、痴我」。平日不喜澆滷汁的白飯,禁不住,這道豐腴溫潤的滋美味道,一掃而光。

老爸愛吃嗜吃,連侍候他的老媽有時免不了要抱怨,一天多餐,碗筷還沒洗完,就要忙下一頓了。慢慢的,我能體會老爸這喜歡「吃飯」的心情。那是來自我還極小的幼年期,家裡食指浩繁,老爸工作勞務甚多,壓力大常會胃出血,三不五時就據他形容的「包袱款款+臉盆拖鞋拿著」獨自住院就醫去了。

鑑於此,自小家裡對吃食就重於一切,什麼都不重要,吃飯最重要。還有一點可能與誰在買菜有點關係;別人家買菜主持家計,都是女人當家。咱家則不,老爸出門買菜買海鮮買肉樣樣來,老媽只落得向熟識的人「印」(order)東西的份。

我想「吃飯」對長年忙碌老爸的意義是短暫的休息,代表一種放鬆,現在更是有一份與子孫團聚、閒話家常的幸福充實氣氛。

本文節錄自:《多情應笑我》一書,洪玉芬著,遠景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Radoslaw Prekurat

關鍵字: 親子飲食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