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研究所指南

校長經驗談〉暨南國際大學校長 蘇玉龍

培養專注與想像力 趁早立定志向

文 / 張瓊方   攝影 / 賴永祥   2017-09-21

培養專注與想像力 趁早立定志向


我們那個年代,主流想法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學生一旦進台大,將來出國留學比例非常高,尤其是理科。

1957年,蘇聯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全世界都嚇呆了,大家覺得科學太重要了,美國成立太空總署,招聘全世界科學家。在那樣的氛圍裡,只要念化學、物理、數學等基礎科學,一定可以申請到留學獎學金。

在那充滿熱忱的年代,考上台大化學系後,我的志向非常清楚,就是有朝一日要回台大任教,於是我的每一步都朝此邁進。

我認為,要當台大教授,最好就是去美國念個博士學位。然而當了兩年預官,都沒念書,為了把自己準備好,我選擇緊鄰台大的師大,一邊念碩士,一邊準備出國留學。

既然想要當台大教授,就要有精準的計畫。我意會到,當時台灣經濟尚未起飛,缺乏好的儀器設備,在分析化學方面很缺乏,未來會很需要這方面的人才,我看準了,攻讀分析化學,最有機會回台大任教。

接下來,我開始篩選留學的學校,最後發現,中西部Big Ten十大聯盟(Big Ten Conference)的水準高不輸長春藤,又有分析化學,於是申請其中的俄亥俄州立大學。

我當年可以說是「7 days a week, 24 hours a day」,一心一意努力向學。一般念化學的,拿到博士學位後還得做博士後研究,但由於我選擇的是電化學,因為選擇正確,在台灣幾乎沒有對手,順利申請回台大。

學得好,鶴立雞群 學得巧,正逢所需

做學問,要嘛學得好,鶴立雞群;要嘛學得巧,正逢所需。如:當時台大可見光譜的掃描儀器,從400奈米掃到700奈米要二到五分鐘,我在普林斯頓大學所用的儀器,手指頭一按、彈指間就完成了,我建議台大購入新儀器,光是這點就把大家嚇到了。

此後,不僅是台大,各大學化學系都開始拚電化學,開啟了一個新局面。

後來暨南大學創校,從台大借調了20幾位教授,我則是在1998年由被借調暨大的,擔任應用化學系創系主任,原來借調三年,孰料隔年就遇到921大地震,把我回台大的路震壞了,從此回不去。

教育是很神奇、有理想性的事業,對我來說,無論在台大或暨大都是從事教育工作,但是台大人才濟濟,暨大才剛萌芽,想想留在暨大比較有意義。

出身布袋戲世家 學劍不成才讀書

我出身布袋戲世家(小西湖掌中劇團),幾乎是在黃俊雄布袋戲班長大的。父親在黃俊雄戲班吹嗩吶,媽媽是黃文哲(黃俊雄之子)的奶媽。小學畢業父親本打算讓我去跟黃俊雄學布袋戲,叔叔看我喜歡讀書,強力反對,保我讀書,於是我學劍不成,只好學書。

舉家從台南移民台東後,我一路從台東仁愛國小、台東中學初中部念到高中部,直到高一都還在廟會慶典演布袋戲。我知道家裡窮,必須立志苦讀,提升自己,翻轉人生。40幾年前環境單純、心無旁騖,大家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環境艱難也是一種禮物,會激發我們的潛力。

當年我念研究所,可拿全額的獎學金赴美留學,環環相扣,確定性很高。如今社會環境不同以往,但我認為人性千秋萬載不會改變,只要有正確的價值觀,懷抱理想,堅持奉行,必能達到目標。

因應現今社會,我建議要多念一點哲學,別太功利取向;其次要專注,不要輕易被外界影響,偏離航道。對年輕人來說,前瞻最重要,要有想像力,如果進到大學了還不努力加值自己,那真的是很可惜啊!

關鍵字: 專訪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