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價值不需他人決定

文 / 一流人      2017-09-21

你的價值不需他人決定


放開一個無法繼續走在一起的人,是為了讓空掉的手,好好的擁抱回自己。

當年,我記得她坐在我面前,像是等了很久,才終於能夠親口告訴我這個消息:「我上個月底,辦完離婚了。」

我不訝異,因為陪她面對婚姻裡的痛苦,已經將近兩年了。這兩年裡,「要離婚」和「繼續努力下去」的念頭,在她的思緒中像是兩個摔角選手,偶爾這一方得勝,偶爾又被另一方反敗為勝。總之,就老是打成平手,只能不停的延長競賽。

那些掙扎及苦痛的日子,我們曾經一起面對,究竟內在的拉扯和糾結是什麼?她想一想,誠實的說:「我怕我是壞女人。我擔心周圍的人說,我怎麼可以說要離婚,這樣很狠心,我老公只是外遇出軌一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就好了。當人家太太的,就應該要會包容、體諒,用心讓丈夫想回家。」

我記得,我們用了非常多時間,探討她害怕自己「是不好的」這種內在恐憂。也深入討論過家庭父母的教養和對待,對她形成的影響。簡單的說,她活在一個女性是卑微的時代,女性的存在,都是為了讓男人成功,所謂當男人背後那一位委屈求全的女人,滿心滿腦,都要以夫為天,以丈夫的榮耀為己任。

她提到的這些思想,不僅影響她的性別概念,也多麼貶抑她身為女性的價值。但是,她還是無法瀟灑,選擇一個漂亮的轉身,讓對方深切的嚐一嚐一手造成失去的苦果。

她說:「好多人勸我,婚姻本來就不完美,不要挑剔丈夫,有容乃大的女性,才能讓丈夫感動,更懂得珍惜我,好好的待在我身邊。」

我聽完,差點把喝一半的茶噴了出來,驚訝於難道我們社會的女性,都活在宋朝(宋朝是極為貶低女性地位的朝代)?

倒是她,好誠實的接著說:「我也不是要求完美,我也沒有什麼寬大的包容力,我只是怕當我真的說要離婚了,他二話不說就同意了,而我根本還沒準備好,就讓自己一無所有,像個被拋棄的怨婦,連一個可以安身的家,都沒有了。」說到這兒,她哭了起來。

她說出來的話,是內心真實感受到的脆弱及恐懼啊!怕就此被遺棄,怕其實早就被嫌棄,怕人家恨不得早早踢開她。若她不提,是否還可以賴著,而事情總不會走到盡頭,或許什麼轉機都還存在。

我的任務不是要鼓勵一個人離婚或不離婚,就如我時常倡導的,只有我們內心的受傷狀態,有所康健,我們才可能會有力量去做出自己真正要的選擇,否則也只是游移在兩個選擇之中,備受煎熬和拉扯。

說起她的受傷,不僅是外遇把她的女性價值感和魅力都毀滅殆盡,也喚起她生存的不安全感,總是無法克制掉落在絕望的深淵,覺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

但是,仍不僅如此,還有那時時刻刻要接收,來自知情親友的評論和勸誡。最常出現的話語就是檢討她,強勢的要她面對自己不夠溫柔、不夠以夫為天、不夠管得住丈夫等等,各式各樣的「不夠」。

每次一想到周圍的人,那樣羞辱、嘲笑式的指教,她就深覺自己的失敗,成為他人口中的俘虜,以言詞凌遲她,逼她認罪。

她無法在他們面前憤怒,表達自己的任何抗議,或拒絕接受這樣的指責和歸咎。因為這些人,都以勝者之姿,來傳授婚姻的成功之道,不容她有任何質疑。然而,當她一個人獨處時,種種羞辱和哀傷,就無法抑止的占據她的心。她不懂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何以這些懲罰和指責,全衝著她來?

社會心理學家便做過「責怪受害者」現象的研究,越遇到無法解釋的事,人們越會講一些五四三來責怪當事人。因為,所謂發生的那些不好的事,如果沒有「理由」就發生,這太衝擊許多人認知的世界:「有因才有果」、「這世界所發生的事都是有邏輯的」。

如果,發生了人們認為的不好的事,是沒有理由,沒有原因,甚至沒有脈絡可了解,那豈不太衝擊生存所需要的安全感,代表了這樣不好的事,是人人都可能遇到?

為了避免這樣的認知衝突,也避免陷入在失去安全感的恐懼焦慮中,於是大腦就會開始揣測、編造任何不好的歸因,來解釋何以是「那個人遇到」。

遇到死亡不可抗的事,人們就會說那個人一定做了什麼錯事,或一定是不照顧身體才會生病。

遇到外遇背叛,就會指責太太一定是做錯了什麼事,才讓老公不愛她了。不然就一定是太疏忽老公、沒有順服老公,不會撒嬌或是忘了打扮,才讓自己失去女人的魅力。

因為人們太怕了,太怕這種壞事、不幸降臨到自己身上,如果要說這事發生是沒有理由的,豈不是人人有獎、人人有份,所以污衊也好、栽贓也好、亂猜測也好,總之都是為了安自己的心,告訴自己我沒有像那樣聰明、強悍、不聽話、不好……所以「我不會死」、「我的老公不會變心」、「我不會罹患重病」……

人都跑不掉阿Q的想法:所謂不好和不幸的事,都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絕對不會是我。而為什麼會發生在別人身上呢?一定是因為他笨、傻、有問題、不夠好,才會遇到這些事。

這是人們的習慣,習慣摀住眼睛,摀住耳朵,也習慣活在自己的謊言中,相信這一切都是「假的」,而不願辨識清楚真相。

經歷了兩年糾結和拉扯,她像是落入海中,時而可以浮起,換氣呼吸,時而被狂風暴雨翻覆,沉溺海底。而我也因為陪著她,載浮載沉中,跟著一起換氣、沉浮。那樣的處境,和隨時可能要滅頂的驚慌,確實折磨著人,讓她長時間在懷疑和不安中,找不回自己的自信,和生活的平靜。

所以,她終於決定放手。她說,放手不是承認失敗,而是她選擇挽救自己。

在她正式辦妥離婚之後,我們再見了四次面,確定她的情況有緩慢的回穩。接下來,她決定遠赴他鄉重新開始生活。她說,既然決定要放手了,就要讓自己走到一個新世界,而不是被過去的世界囚困。於是,我們互道了珍重再見,讓相會的最後一次,停在我對她的衷心祝福裡。

時光總是莫名走得快,我沒有留意到,一轉眼就過了三年。某個午後,我意外收到她傳來的訊息:「近日才漸漸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漸漸找回自己、漸漸的喜歡自己、漸漸的相信我會有好的未來。這好像是心理學說的:『自尊』吧!開始相信自己是有尊嚴的。也開始堅信我可以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而不是應該成為的樣子。人生在我手裡,我很清楚。今天特別想到過去你的陪伴,想要鄭重說聲謝謝你。」

看到這一封短信,心中感觸良多。我再一次的確信,人是有能力為自己的生命開創幸福,也能實現自己想要的人生。然而,所要面對的關卡和課題,並非輕而易舉就能克服,總要有足夠的時機、足夠的際遇,還要有足夠的領悟。

放開一個無法繼續走在一起的人,是為了讓空掉的手,好好的擁抱回自己。如果,我們可以不要那麼輕易的認同他人的評價、檢討、看法,願意把心力放在讓自己重新活過一次,那麼這一次,我們便不會再輕易的把自己拋棄,也不再錯把自己的價值,交給任何人來決定。

突然腦海裡哼起了一首歌—〈分手快樂〉,我想這是我送給她的祝福和慶賀,離開舊愛,就像坐慢車,但終究會來到心終於晴朗,看見彩虹的時刻。

分手快樂,祝你快樂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不想過冬,厭倦沉重

就飛去熱帶的島嶼游泳

分手快樂,請你快樂

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

離開舊愛,像坐慢車

看透徹了心就會是晴朗的

沒人能把誰的幸福沒收

你發誓你會活的有笑容

本文節錄自:《入夜,擁抱你》一書,蘇絢慧著,麥田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心理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