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人留餘地的正直… 你正因此受罪嗎?

文 / 一流人      2017-09-18

不給人留餘地的正直… 你正因此受罪嗎?


做人必須剛正不阿

對某些人來說,正直是做人的根本,不能有絲毫退讓。他們會不斷地檢查自己是否遵循了原則和常理,不允許自己和別人越雷池一步。哪怕一點點錯誤都不能接受,都會降低他們的自我價值感。如果認真聽他們解釋,他們會覺得要用正直這個美德,來彌補自己的缺陷。但是,這種不給自己和別人留下任何餘地的正直,最終會妨礙他們適應這個世界,影響他們與別人的關係。雅斯米娜就是一例。

雅斯米娜,五十一歲,就職於工業領域。她完全受不了同事們隨意的工作方式。他們可能不遵守內部流程就發貨給客戶,就因為這麼做可以縮短發貨時間。雅斯米娜就不會這樣做,她一板一眼地按內部流程辦事,以至於客戶打電話給她的上級抱怨送貨的時間拖太久。上級因此責備她。她說,我遵守流程而同事沒遵守,上級回答她:「妳要懂得變通。」

雅斯米娜內心自我批評的聲音

雅斯米娜內心自我批評的聲音出現了:「我把所有人都惹毛了,我做事跟別人不一樣。」她的條件認知模式是:「如果我想被大家接納,我應該懂得變通,做事方式跟大家一樣。」可是這個準則套在她身上引發了價值衝突,因為她的正義感極強,而且被她視為做人的根本價值。她周圍的人都欣賞她這一點。

但是,在任何情況下做事都一板一眼帶給她麻煩,就算客戶時間很緊迫,或其他緊急情況下,她也不能偶爾破例加快訂貨流程。這種缺乏靈活性的做事方式,讓她不懂得變通,因此跟同事、上級和客戶發生了衝突。她覺得自己被孤立了,反過來又加強了她的無條件認知模式:「我跟別人不一樣,結果被孤立、被排斥。」

這類情況反覆出現,讓她非常不安,因為內心的價值衝突而感到焦慮:「如果我遵循自己正直的價值觀,就會跟共事的人發生衝突。如果我按照別人的要求做事,同時滿足我的上級和客戶的要求,跟我的同事一樣,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會跟自己衝突,違背了我的價值觀。」

價值衝突

價值衝突的後果是,無論怎麼做,我們都對自己不滿意。下面我們透過認知概念化,來幫助雅斯米娜從這個左右兩難的情境中解脫出來。上文我們已經介紹過她內心的聲音、她的優點以及條件認知模式,在此不再贅言。雅斯米娜認識到引起問題的是她極強的正義感。應援團運用「為什麼、如何、什麼」等問句魔法詞,與她進行蘇格拉底式對話,直到找出這種正義感的根源。雅斯米娜之所以如此正直,是因為她最怕別人把她當作牆頭草。

她的經歷說明了為什麼她會有這樣的想法:她是北非本地軍人(前法國殖民軍在當地僱傭的軍人)的女兒,她父親替法國賣命,被祖國視為叛徒。從小,雅斯米娜就背負了背叛感,直到現在她五十一歲了,都無法甩掉這個重負。除此之外,儘管她深愛父親,卻把他視為叛徒,這讓她有一種罪惡感。

透過意識到自己積極的一面,尤其是讓旁人肅然起敬的正義感,雅斯米娜的心境逐漸有了起色。她的朋友用讚賞的語氣跟她說:「妳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大家都信任妳,妳永遠都不會背叛我們。」這樣一來她便可以比較靈活地工作,哪怕稍微不那麼剛直,在客戶急需出貨的時候,不再一板一眼完全按照流程來辦事。

但是雅斯米娜需要借助認知概念化來理解,正直誠然是一種美德、一種根本的價值,但在任何情況下不知變通地遵守這個準則,是過度死板。就根本原則來說是對的,但是無法適應環境。要與自己、與他人和睦相處,需要懂得適應具體情況,根據環境變通行事。請不要忘了,我們在這世界上不是一個人,雖然我們的個人準則是合理、自有其根源的,如果不考慮到別人,這些個人準則會讓我們與他人產生隔閡。適應能力(不是改正自己的個人準則),讓我們在保持其深刻意義的同時,將之靈活應用。與其因為刻板的個人準則被孤立,不如讓自己的準則(即使是合理的準則)適應環境,讓我們在其中如魚得水。

雅斯米娜明白了自己可以在工作更靈活一點:對於生活中重要的事情保持剛正,對於小事則可以變通。

對於這個案例,我想強調一點:一個人愈是強調某種原則、美德,視之為自己做人的根本(比如雅斯米娜的正直),愈是說明這個美德實際上建立在一個非常頑固的消極條件模式之上。一個人愈是強調一種美德,像是把它當作盾牌或保護傘,此人就愈是懷疑自己,懷疑自己能否滿足那個視為標桿的價值。

本文節錄自:《從自我苛求中解放出來》一書,弗雷德里克‧方熱(Frédéric Fanget)著,周行譯,采實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心理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