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完美再造史蒂芬金奇幻恐怖經典

《牠》就是這麼猖狂!面對自我最深的心魔

文 / 魯皓平      2017-09-08

《牠》就是這麼猖狂!面對自我最深的心魔


自從1970年代開始,史蒂芬金筆下奇幻、怪奇又恐怖的魅力,開始席捲全世界書迷的目光,他善於用旁人所想像不到的歷險、誇張又深刻的故事,描繪出一部部扣人心弦又發人深省的篇章,他絕對是當代美國創作小說家的傳奇,更樹立許多以他為範本的發展沿革指標。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早年的生活面臨許多困境,1947年出生的他,兩歲時就遭到不負責任的父親遺棄,並留下一屁股債。顛沛流離的躲債生活是他童年時期最深刻的記憶,這段歷程和他成年後在職場打工上的軼事,奠基他後續的寫作基礎,而《牠》(IT),便某方面成了他青少年時期最恐懼的寫照。

史蒂芬金的經典系列作品無數,更有許許多多被改編為大銀幕電影作品,但可從來沒有任何一部,能在《rottentomatoes》上盤踞90%以上的佳績,這部曾經在1990年拍攝為《靈異魔咒》(It)的原著,27年(完全與原著中設定的週期相符)的今天上映後,激發許多你難以想像的震撼、猖狂、狂妄,最後絕望。

潘尼懷斯(Pennywise)絕對是當今小丑最可怕的形象之一,在死白光澤般的脂粉掩飾下,腥紅的線條彷彿血絲般恐懼,而牠那銳利的眼神、笑中又充滿殺戮氣息的陰沉,不只電影中的孩子們會恐懼,就連遠在大銀幕外的觀眾,都能深深被那氣質震懾……

這是電影成功的關鍵,而故事主要闡述的心魔、恐懼、膽怯,都在導演安迪馬希提(Andres Muschietti)以不同少年所遭遇的挫折下,激盪出你我心底可能永遠不想再回味的哀戚。

《牠》就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血腥,但卻超級有趣、浪漫,發人深省的鉅作──在那個年代,孩子們放暑假不會沉溺於電動,而是跟著三五好友們到處去冒險,故事的主人翁們,就是一群可能在校園內被霸凌、在家庭內不受重視、只能從朋友中找尋一點歸屬感的「魯蛇」。

這群「魯蛇」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缺點,也都有害怕的故事,這些遺憾成了他們心底的空缺,卻又成了壞人心中最「可口」的佳餚,你可曾想過,嶄露內心脆弱的陰影下,有著讓人無法招架的懼怕?

這群小演員們,年輕雖輕卻有著無法掩蓋的成熟氣場,特別是有在《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擔當重要男主角的芬恩伍法德(Finn Wolfhard),他自信、魅力、對於片場氣氛的拿捏十分得宜,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

這群孩子們自然不造作,有著極欲擺脫童年幼稚的勇氣,卻又有著不敢面對未知未來的膽怯,「轉大人」的過程非常之幽默,更真實且逗趣,「魯蛇」結合「屁孩」的默契,把這部可能會非常驚懼的作品,無形之中增加了無數笑料。

而更關鍵的是,你可能無法想像,實際上的小丑演員,是個魅力四射的型男,這名瑞典演員比爾史柯斯嘉(Bill Skarsgard)為了這位經典角色用盡了許多苦心,包含完全與世隔絕、全然沉浸在陰森的情緒下,就是為了陷入黑暗的感受中。

也因此,他甚至在片場中真正嚇到了那些小演員們,讓人不寒而慄的扮相和氣質,徹徹底底地入木三分,一下要有童趣,但可能又在轉瞬間,又要呈現憤怒的邪惡,這是一種令人居心叵測卻又難以摸透的心境,令人無法想像。

不過,電影除了兇手小丑的詭譎陰森,作品還深入探討孩子們的悲傷和憤怒,唯有當他們意識到那些應該愛護和保護的人時,才會產生應有的態度與勇氣。

這些是史蒂芬金故事和電影中我們經常忽視的主題,一旦能看清故事背後的真相,絕對能有當頭棒喝的醍醐灌頂感受。

值得一提的是,故事設定於80年代,而談到那個世代、牽涉到孩童之間最天真無邪的冒險,《牠》揭露了許許多多人心中最深層的恐懼,它獵奇、虛無、縹緲,卻又異常寫實,交織出一股震撼的篇章。

是因為那個年代的背景令人懷念,也是美好、單純、但社會價值觀卻有點偏頗刻板的時代。

當然,你可別單純的以為這是恐怖電影,雖然小丑是以人們的恐懼為食,但它還包含了滿滿的愛和友誼,還有許多其他美麗的情緒,這也是這部電影令人激賞的關鍵。

關鍵字: 電影生活藝文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