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人口爆炸下的人性省思

《獵殺星期一》:比《分裂》還精彩!歐蜜瑞佩斯分飾7角超震撼

文 / 魯皓平      2017-09-07

《獵殺星期一》:比《分裂》還精彩!歐蜜瑞佩斯分飾7角超震撼


在不久的將來,由於人口過剩、糧食短缺,龐大的人口壓力已經讓地球的負擔到達極致,科學家為了因應這樣的問題,決心以基因改造方式製造糧食,系統化的農業開墾解決了食物問題,也讓人類的生命得以續存……

這樣看似科幻,但卻全然是我們面臨的可怕事實,有著你我想像不到的震撼。

超級科幻驚悚鉅作《獵殺星期一》(What Happened to Monday,法文片名Seven Sisters),描述的便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人類所面臨的衝突與哀慟。故事描述,由於基改食物所致,人們開始有多胞胎的狀況產生,這迫使當局不得不厲行「一胎化政策」,美其名是為了地球資源著想、「多餘」的孩子以冷凍技術保存,等到資源豐沛時的年代再解凍──這是政府與企業做的「友善」決策。

在如此風聲鶴唳的狀況下,泰倫斯(威廉達佛Willem Dafoe飾)為了保護自己的7個孫女凱倫史特曼(歐蜜瑞佩斯Noomi Rapace飾),決定以週一至週日的名子為她們命名,並且只能在自己所屬的日子出門,7人在家中可以自由展現個人意志,但到了外頭便必須為了同一個個體而活,以躲避追緝。

如此超現實架構的故事劇本,完全展現了其故事張力與深度,7個不同的人生、7種個性迥異的意念,交織出深厚的情感、磅礡的世界觀,還有在那全然是拼湊粉飾的包裝人生下,她們是否快樂?是不是喜歡這樣衝突的一生?

我們曾經看過《分裂》(Split)中詹姆斯麥艾維(James McAvoy)那種令人驚艷的一人分飾多角表現,但在《獵殺星期一》當中,歐蜜瑞佩斯則更發揚光大這7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性格,那是突破、是奔放、是強勁,更是全然迷人的精湛演技。

歐蜜瑞佩斯出生於瑞典,從瑞典版《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開始在國際聲名大噪,台灣觀眾比較熟悉的,則是她在《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的亮眼表現,而《獵殺星期一》絕對是她生涯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傑作,一人分飾7角、同時間在大銀幕呈現的趣味和畫面張力,著實扣人心弦。

試著想像,這可不單只是換7種不同的造型那麼簡單,演員還必須突顯個性、深化語言魅力、再從無可替代的眼神穿透力中,彰顯獨一無二的特色,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輕易做到。

因此,「星期一」精明幹練,造型偏向時尚簡約風格;「星期二」有著棕色捲髮,走嬉皮路線;「星期三」是運動迷,中長髮搭配中性運動衣著;「星期四」短髮造型也透露著她的反骨叛逆;「星期五」是電腦天才,時常戴眼鏡穿著居家服;「星期六」常常出門應酬,喜歡粉色繽紛的衣服,還留著一頭俏麗金髮;「星期天」則常扮演著母親的角色,造型上也偏向柔和溫暖──而這全部都是同一個人演出。

事實上,為了分飾7種不同的人物,歐蜜瑞佩斯光拍一場戲就要換上好幾套造型,幕後的製作苦心更成了本片值得觀眾欣賞的賣點。

雖然劇組請了7位替身演員協助「姊妹同框」的畫面,但每一個角色歐蜜瑞佩斯還是得親自演過一次,只要燈光、鏡頭角度稍微出錯就要全部重來,一場戲常常反覆拍了十幾次,讓她也坦誠:「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困難的事!」

《獵殺星期一》有著《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的虛幻空靈城市風貌、毫無冷場的劇情節奏比《鐘點戰》(In Time)還刺激,觀眾彷彿能想像自己是7姊妹中的其中一個角色,一起擔憂姊妹們的人生。

《獵殺星期一》最困難的部分是女主角歐蜜瑞佩斯的演技,如何完美詮釋7種不同的角色對她本人與劇組都是超高難度的挑戰。舉凡造型、裝扮和臉部表情都必須有變化和區隔,因此歐蜜以及導演根本就是這7胞胎姊妹花的原生父母。

為了要演出7個角色,女主角必須要不斷重覆上妝和卸妝,幾乎每次拍攝都得反覆化妝好幾遍才能演好一場戲,其中繁複的細節絕對不是觀眾可以想像。

她自己就說,「拍攝時最酷的就是我必須要透過鳥瞰鏡頭去注意7姊妹每個人的走位和動作,交錯卻不能重疊,這需要非常精準的鏡頭。」因為每一場戲都是許多架攝影機同時取角度拍攝,而且是7姊妹同時出現的場景,很多時候歐蜜瑞佩斯必須和自己對話,實際上她是跟網球對準點和綠幕演對手戲,導演會放些特效音幫助她想像其他姐妹正在做什麼,所以每一場戲歐蜜都要花上4倍以上的精力才能完成,耗費的時間和體能讓她覺得過癮卻也很崩潰。

除了劇情精湛與演技無懈可擊之外,電影所探究的議題絕對也令觀眾省思。

導演用了非常非常多人口擁擠的「爆滿」畫面,去呈現那個時代比肩接踵的可怕,而糧食短缺、貧富不均等嚴重問題,更在貧民窟的生活景致中如實呈現,那種畫面令人震撼、衝突感更久久不能平復,值得你我細細體會。


關鍵字: 電影生活藝文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