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日本戰後廢墟 沖繩走私女王夏子的傳奇故事

文 / 一流人      2017-09-16

走出日本戰後廢墟 沖繩走私女王夏子的傳奇故事


夏子?啊~你問的是夏子姊嗎?還真是個教人懷念的名字啊!她過世至今也將近要五十年了吧!

你問我還記不記得她的事嗎?那可是想忘也不忘了的人啊!輸掉戰爭之後,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那時候可真的是多虧了夏子姊的照顧。她遇見有困難的人,常常會右手進左手出地,隨手就把自己的東西給了人家呢!而且夏子姊還不只是很會照顧人而已,在那個黑市買賣的時代,她可是認識的人都知道的女中豪傑喲!

在糸滿,人們把像夏子姊這樣能幹的女人稱作「イキガマサイ」(ikigamasai);換成本土的話來說,應該就是女中丈夫吧?夏子姊不但是女中丈夫,還是個「ジンブナー」(jinbun,聰明人)。不用人家說,她就能夠預見將來的局勢。

而且,她在任何事情上都是率先展開行動的人,首先把彈殼賣到香港的人也是夏子姊。

雖然她是一個體型纖瘦而且個子嬌小的女性,但是當時光聽到夏子這個名字,即便是大男人也會渾身緊張呢。

「ヤァ、ヒマエィネ カシィシッピランナー」(ya , himaeine kashiishippiran'n)

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你閒著沒事幹的話,就來幫我一下吧」。只要夏子姊這麼一開口,即便是相撲力士一般壯碩的大男人,也會低著頭說:

「ワカイビタン」(wakaibitan—好的,我知道了。)

不僅如此—

「ヌーガ シゴトネンナ カシシミランナー」(nga shigotonenna kashishimirann—有沒有什麼工作啊?如果有的話,讓我來幫忙吧。)也有很多像這樣主動前來詢問夏子姊的人。我之所以會開始從事黑市買賣,也是因為夏子姊的邀請。

我出生在與那國島,那是一座距離台灣比距離沖繩本島還更近的島嶼。戰爭之前,尋常小學校一畢業,大家就會離家出外到台灣去賺錢。不管怎麼說,從與那國到石垣,搭乘波波船大概需要八個鐘頭到十個鐘頭,可是到台灣只要五、六個鐘頭。如果是到那霸,就得在石垣島上等待著不知道何時才會出現的船班,耗上四、五天也是常有的事,加上等船的時間,有時候也會超過一個星期。

我們住在與那國島久部良村,那真的是一個很小很小的村子。戰前的久部良,是以一間名為「發田」的大型柴魚工廠為中心的聚落,唯一的工作機會就是去柴魚工廠。相較之下當然是台灣的機會多很多,而且也光鮮亮麗啊。因此,大家經常在與那國和台灣之間來來往往的,即便是戰爭結束之後出現了國界,也根本沒有人在乎那種事。台灣的人也是,沖繩的人也是,大家都蠻不在乎地來來去去。

我的兄弟姊妹之中,最早開始做買賣的是姊姊。姊姊也是在夏子姊的相邀之下開始的。

姊姊在戰爭中失去了丈夫,姊夫的兄嫂也死於瘧疾,留下了六個小孩,姊姊又不能不照顧這些孩子們,在她正煩惱著日子該怎麼過下去的時候,就開始做起了黑市買賣。在提供台灣人和沖繩人住宿的同時,姊姊因為有了縫紉機,所以也會用降落傘的材料縫製襯衫,或是幫美軍修改制服。姊姊就是在那個時候遇見夏子姊,應該是戰爭結束後大約一年左右吧。聽說夏子姊是這麼對姊姊說的:

「妳靠這台縫紉機能賺多少錢啊?小孩子們會自己吃飯的,所以來跟我一起做生意吧!」

她的話帶著命令的口吻,是因為糸滿的語言裡沒有敬語的緣故。可是姊姊沒有做過生意,所以非常猶豫。

「在妳眼前的這一片是什麼?可不只是大海喔!大海的另外一邊,可是有黃金的呢!來吧,一起渡過這片黃金之海吧!」

夏子姊這麼一說,姊姊考慮了一會兒,回答道:

「人家不知道怎麼做生意啊,而且也沒錢呢!」

「妳手上有多少啊?」

「四、五千圓有吧。」

那是B圓(占領沖繩的美軍所發行的軍票),即便只是四千圓,在當時也算一筆很大的金額。

「如果有那麼多的話,那就先買一百斤(六十公斤)的柴魚。剩下的現金就帶在身上!」

「為什麼?現金要幹麼?」

「以備不時之需啊!」

聽說姊姊第一次做黑市買賣的時候,柴魚全被偷走了,幸好聽從了夏子姊的忠告,預留現金在身邊,幫上了大忙。您知道在沖繩有一句諺語「正所謂是財生於刀下」嗎?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期待獲得巨大的成就,就必須甘冒奇險。正是因為遊走在刀口邊緣,所以才能夠賺到錢啊!

在那之後,我也受到夏子姊相邀。我跟姊姊一樣沒有賣過魚,而且我更不像姊姊那樣手頭上有錢,所以拒絕了。

「噯,加奈子(カナコ),那種事不用擔心啦!只要有信用,就沒問題了。我會教妳的,跟著我來吧。」

雖然她那麼說,可是我還是沒有自信,依然猶豫不決,於是—

「來,柴魚和米。妳把這些帶到糸滿去就行了,那兒有買主。妳再從那邊買些香菸、毛毯和呢絨衣物回來。」

本錢我借給妳,妳有賺的話,再還我就行了。—夏子姊是這麼對我說的喲!於是我就緊張兮兮地跟著夏子姊一起搭上了船。

咦?加奈子是誰?哎呀,討厭!就是我啦!一直到最近,人家叫靜子的時候,我才會應聲;以前人家對著我叫「靜子」的時候,我常常會覺得那是叫誰啊?!

以前在沖繩,大家都有兩個名字。您不知道嗎?

在嬰兒出生後的第七天,會請求諭達(,具有通靈能力的占卜師)為嬰兒祈福,保佑小孩能夠平平安安地長大。那個時候孩子會被賜予祖先的名字作為乳名,我的乳名就是加奈子,這是日常使用的名字。

我們家是船東,聽說因為太忙了,所以沒有立刻去幫我申報出生。晚了一個月去申報的時候,家裡的人跟負責戶籍工作的人員商量,應該用什麼名字幫我登記才好,結果對方說,乃木將軍夫人的名字是靜子,所以就叫靜子吧!於是他們就直接用靜子這個名字幫我申報了。

以前在戶籍上登記名字可是很隨便的,根本沒有想過要像現在這樣,把戶籍上的名字和日常使用的名字統一。

(圖說:菲律賓時代所拍攝的紀念照。左起為夏子、愛子〔一歲〕、金城常次郎,右起為富子、幸子三歲、玉城三郎。)

本文節錄自:《沖繩走私女王:夏子》一書,奧野修司著,黃鈺晴譯,聯經出版。

關鍵字: 閱讀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