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影帝宋康昊主演,揭露光州事件的震撼故事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真正的英雄,其實是最默默付出的小人物

文 / 魯皓平      2017-09-01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真正的英雄,其實是最默默付出的小人物


1980年5月18日,韓國光州爆發了「光州民主化運動」(史稱光州事件),這是一場由人民自主性發起的社會運動,民眾要求撤銷戒嚴令,並訴請獨裁高壓的全斗煥下台,但手無寸鐵的百姓卻被政府指派之軍隊大規模鎮壓,造成超過3000人嚴重受傷、200名無辜人民死亡。

其實早在前一年,從韓國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長期實行獨裁統治多年的總統朴正熙開始,就已經為該年的不穩局勢引發民眾恐慌,而隨即趁亂發動軍事叛變、集一切大權於一身,最後在黑箱操作選上總統的全斗煥,禁止了所有的政治活動、國會活動、對國家元首的批判等言論自由,甚至逮捕異己政治人物。

而這些他眼中的反對黨「犯人」可大有來頭,包含出生於全羅南道(光州的所在地)、後來當選第15任總統的金大中,還有光州事件後,選上第14任總統的金泳三。

在當年,光州的反對聲勢如日中天,全斗煥為了抑制這股民主浪潮,決定封閉所有光州對外聯繫的一切管道,在那個沒有網路、消息難以迅速傳達到外界的時空背景裡,只要封閉道路和電話線,彷彿就能掩蓋一切……

這樣的一段真實事件,被導演張勳改編拍攝為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A Taxi Driver),由韓國超級實力派影帝宋康昊主演,卡司陣容還包含德國知名演員湯瑪斯柯瑞奇曼(Thomas Kretschmann)、戲精柳海真,以及超級新人柳俊烈演出──這不是一部主打帥氣賣點的偶像型電影,而是在最真切的人性角度下,描述血肉之軀的英雄們,力抗政府極權的扣人心弦故事。

宋康昊所飾演的角色為一名默默無名、為了女兒而努力打拚的計程車司機,而湯瑪斯柯瑞奇曼則飾演派駐日本的亞洲線記者,這次特別因為光州事件抵韓採訪。

原本兩個出生背景完全不同的人,卻因為這次事件將兩人湊在一起,從不熟悉、主客地位的對立,到彼此共患難、為民發聲的決心,令人潸然淚下。

這部片之所以成功,能在上映後便迅速攻佔韓國票房影史上的各大紀錄,在於他能「說別人不敢說的事」,試著想像,在台灣如果有人要拍228事件的電影、或中國有人要拍天安門事件的始末,那會遭受多麼大的輿論壓力?

事實上,在1980年光州事件過後,全世界的民眾都透過德國記者的影音紀錄,認識了這件駭人聽聞的史實,這激起韓國民憤、一股強烈覺醒之意志,也迫使政府做出了改革,但當年冒險犯難突破一切困難的司機,卻有可能面臨清算和制裁。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雖然講述的是沈痛的歷史事件,但它卻不是用一種全然探究過往、針砭批評的角度做描繪,反而是用當地百姓視角、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心聲,反應這個最真實的溫柔情感、人情味,還有不因迫害而低頭的堅毅情操。

我們看過太多太多的英雄電影,但似乎卻都忽略了,真正英雄其實就在你我身邊……

他不會有飛簷走壁的能力、沒有力拔山河的態勢,而是願意為了自己的家人、親人不顧一切的勇敢,司機和記者就是這樣的代表,哪怕有可能犧牲性命,也可能再也見不到明天,但當下那種永不放棄、團結同仇敵愾的魄力,是最大的正義。

有趣的是,導演用一種非常幽默風趣又輕快、愉悅的調性,交織一幕幕動人的篇章,這讓這件嚴肅的歷史議題不再那麼沉痛,而是會跟著主角的情緒,陶醉在故事的魅力中,觀眾彷彿真正化身為乘客,坐在長程計程車上,從首爾一路到光州,再從原先風光明媚的景致,進入到一座最可怕的人間煉獄。

它不僅僅有幽默溫情,就連大場面的處理也絲毫不馬虎──鎮壓時的心碎、逃竄時的哀戚、飛車追逐的強大畫面張力,甚至是絕望無比的情緒壓抑程度,都再再攪動心底的感慨,你很難想像那個年代的無奈、迫於情勢所逼的心酸,那有多麼讓人痛苦。

宋康昊的演技絕對不愧為當代影帝,他細膩的情感、眼神的魅力、認真的心緒,徹底成功的刻劃小人物的情感,觀眾彷彿跟著他活了一趟、重新見證那段不為人知的歷史。

而湯瑪斯柯瑞奇曼的演技也令人印象深刻,在所有消息都被封鎖、外國記者根本就是政府官員眼中釘的迫害下,一舉一動都受到軍隊監督,他大可不必管這個遠在他鄉的事件、安逸地過想要的生活,但他卻願意冒著生命危險,肩負保護所有影帶的責任,那是無私奉獻的情操。

特別是電影最後,導演穿插許多真實事件與人物的對比照,那種悸動和衝擊,絕對令人久久無法自己。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描述獨力扶養女兒的計程車司機萬燮,聽說有個賺大錢的良機,只要載著德國客人彼得,一日來回首爾、光州,就可以獲得十萬韓元,意外目睹揭開驚人事件內幕,是為了公義義無反顧往前衝,還是為了在家苦等的女兒,顧全小我全身而退,萬燮陷入前所未有的糾結之中……

(劇照提供:車庫娛樂)

關鍵字: 電影藝文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