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屍速》到《冠軍女兒》:車庫娛樂創辦人張心望專訪

電影不是只有好萊塢!選片人如何抓住觀眾的心?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7-08-03

電影不是只有好萊塢!選片人如何抓住觀眾的心?


從2016年8月的《屍速列車》(Train to Busan),到2017年3月的《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這兩部電影為台灣觀眾帶來了無數的感動與票房奇蹟,一段探討人性寫實深刻的情感、一股為女權發聲覺醒的力量,都深深烙印、觸動我們心底最悸動的思緒,那股共鳴的力量,著實令人難以忘懷。

這當中幕後的最大功臣,除了導演與演員的完美配合外,把電影帶入台灣觀眾眼中的車庫娛樂創辦人(GaragePlay)張心望,著實也功不可沒,身為一位「選片人」,他總是冀望能帶入最好的作品給台灣群眾,「電影的影響力是很大的,一部好的電影也許它只有兩個小時,但它卻有可能完完全全改變人的一生。」

張心望畢業於建國中學,大學就讀台大電機,而後再出國深造,不到一年就抱了一張史丹佛大學電機碩士文憑回家,學成歸國後,他開始投入新創產業,以影視內容平台攻占消費者的心。

高材生跨足影視產業 以內容帶來新革命

之所以會有這樣截然不同的產業計劃,他說,科技如果要改變一個人,可能要耗費好長的一段時間,但賣座的電影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許多人的想法,這是有意義的,「我希望我所挑的片子,都能讓台灣觀眾更認識這個世界。」

張心望說,全世界有很多很有特色的電影,但台灣所引進的許多片子,範圍都比較窄。「台灣大部分電影都是商業片為主,否則就是得獎的藝術片,這些片子都很好,但肯定會有很多電影是遺珠。」

他分享,像是《三個傻瓜》(3 Idiots)、《告白》(Confessions)、《你的名字》(Your name)、《模犯生》(Bad Genius)、佈局(The invisible guest)、《屍速列車》等,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這種電影大鳴大放,但事實上,被淹沒而沒有出頭機會的電影其實多很多。它可能是因為語言、題材、文化差異因素沒辦法成功推廣,但只要能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這就考驗選片人的敏銳度與能耐。

嗅出感動元素 選片人是關鍵

像是成立至今不過兩年的車庫娛樂,能夠短時間內就有兩部如此暢銷賣座的電影絕非易事,《屍速列車》在台大賣3億4000萬台幣、《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還在上映中,票房也有1億6000萬的好成績。張心望分享當初決定投資這兩部電影的趣事。

他說,台灣人非常喜歡殭屍、活屍這類的題材,但亞洲人卻很少拍類似主題,因此當年在坎城影展看過《屍速列車》後,他毫不考慮就買下此片的版權,「韓片的劇本很紮實、故事是有深度和歷練的,也發人省思。」

而《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則是讓他驚豔到在一個女性歧視如此嚴重的地方,卻有人願意為女兒努力到這種程度,真人真事的賣點和阿米爾罕這個招牌,讓他鐵了心一定要讓大家認識這部作品。

精準抓住商業片、藝術片之間的片型

張心望分享,身為一個選片人,敏銳的觀察各種不同的新聞、電影資訊絕對是最基本的能力,「商業片在台灣已經不缺我們一家、藝術片更有好多早已經營地有聲有色地片商,因此,有一點通俗、大眾,卻有深刻含意的電影,台灣相對來說較少,但事實上這一區段作品在世界上是最多的。」

在台灣的片商,有些專做美國、有些專門主打港片,而他冀望把車庫娛樂定位為「多元」,「只要電影是能夠吸引觀眾的,我會盡全力努力去爭取,不論是激勵、親情、愛情、科技等角度。」

他表示,影展就是一個最基本、有效率的見識各國電影的基本方式,因此每年要參加坎城影展、釜山影展、東京影展、芝加哥影展、紐約影展、柏林影展、多倫多影展等是家常便飯,雖然很累、可能一天要開20幾個會、看好幾部電影,但他笑說,「做這行的也許多少跟興趣有所結合,其實辛苦也不算什麼。」

他冀望用電影改變人生

在選片的策略上,張心望說,沒有哪部電影一定做的起來、也沒有哪部電影一定是推不成功的,但在基本的選擇上,探討人性、感動元素、激勵情感、親情和勇氣、年輕築夢的故事等都很關鍵,「如果在電影都還沒有一個大致雛形的階段,就會去看劇本,分析電影是不是值得投資,哪怕不是大製作、大卡司,但它一定有鼓舞人心的地方。」

他提到,像是最近台灣即將上映的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A Taxi Driver),就是描述光州事件背景下,一個小人物計程車司機與德國記者的故事,在宋康昊的詮釋下,非常令人震撼。

根據多年的經驗,張心望說,每一國都有自己的民情風俗,也都會把很小的故事,拍得很有感覺、深刻動人,「當然,選片的過程必定會碰到失敗、也未必每一個作品都能暢銷,但不管賺或賠,都應該把風險控管做到一定程度的範圍之內。」

比方說成本多少、票房多少、評估標準設定等,如果風險太高、市場上有太多狀況、不可抗力因素、檔期競爭電影的撞期等,一旦把期待值拉到太高,就會有很大的變化,他說,因此在選片與票房估計上,不會有太樂觀的評估,因為太主觀的想法都會是一種風險。

他有感而發地說,世界上的電影不是只有好萊塢,國際上有非常多感動人心跟多元的作品,都值得觀眾細細品味,不論是借鏡、學習或成長,每部電影都有它獨一無二的價值,「期待未來帶入更多的電影,讓觀眾更認識這世界。」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