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小女孩2》回到恐懼的起點

文 / 阮霖      2017-08-29

《紅衣小女孩2》回到恐懼的起點


2015年由程偉豪執導的首部電影《紅衣小女孩》(The Tag-Along)上映,不但成為當年金馬國際影展閉幕片,同時也入圍2015年韓國富川奇幻影展創投項目,以及在2016年第53屆金馬獎中囊括四項提名,同年的第18屆台北電影節更是一舉將許瑋甯及黃河分別送上最佳女主角與最佳男主角的榮耀,讓《紅衣小女孩》成為10年來最賣座的台灣恐怖片。

2017年3月以嚴謹劇本、緊湊剪輯的驚悚懸疑片《目擊者》(Who Killed Cock Robin)拿下5241萬票房成積,加上《紅衣小女孩》8500萬票房的佳績,導演程偉豪帶著成績斐然的企圖心,將以正宗續集《紅衣小女孩2》(The Tag-Along2)來挑戰台灣新型態的恐怖電影。

【恐怖片是一個相對小眾的市場,市場小、利基小,有其票房侷限。如果只有恐怖片元素,很難成為一部拍給普羅大眾的電影。-導演程偉豪】

以小清新與賀歲歡樂類型居多的台灣電影,導演程偉豪以《目擊者》提出了台灣驚悚懸疑類型電影的可能性,而在《紅衣小女孩2》中,導演則是以「混和類型」概念作為此次恐怖片的出發點。

因此在電影詮釋上從一般認知的恐怖片、轉變為驚悚片及奇幻色彩,有恐怖手法、有劇情成份,從設定本身內化恐怖的內容,甚至偷渡自己的想法。透過與編劇的反覆討論,不以傳統特定套路或公式,反而保留各式各樣的電影多元性。

《紅衣小女孩2》不難看出導演程偉豪對於思考打破傳統恐怖型類、從中找到「恐怖片」與「混和類型」比重,以激發出電影類型更多可能性的企圖心。而自《目擊者》到《紅衣小女孩2》導演以各種嘗試、假設,來建構跟創造台灣電影類型發展的種種可行性,也讓自己在後續創作上有著更為廣闊靈活 的面向。

【一旦我們不知道劇情中的When、What、Where,恐怖片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它的娛樂享受,除了在這些可能怪力亂神的情境中,多一分情感與在地價值,故事才會更吸引人。-導演程偉豪】

片中,導演探討的議題涵蓋深廣,社工局工作探訪、未婚生子、墮胎與否、年輕單親家庭教養、隔代教養、台灣民俗、宗教儀式、虎爺乩身、道教符咒、魔神仔史料、鄉野奇譚,更是透過劇情的發展闡述對現實社會的反思。

重視細節的導演程偉豪在前置作業及資料查調上作足考究,實地的考查與對各領域專家、老師的訪談,僅是為了讓電影中能紮實地呈現畫面、台詞的說服力、動作內涵的細膩度、讓劇情更加真實。

此外,導演更是在劇情轉場上利用鏡頭帶入大家熟悉的台灣山脈風景,遠眺山脊、鳥瞰山林,透過空拍、景深、縮時攝影的拍攝手法,人的渺小、山的壯闊,將台灣山間之美一覽無遺。企圖以台灣場景的鏡頭帶出觀眾們對於電影中的歸屬感與臨場感,而圍繞在台灣社會議題及民俗信仰等文化基礎上的真實設定以突顯台灣在地價值,對於《紅衣小女孩2》舖陳述敘來說,是重要不可或缺的一環。

值得一提導演程偉豪在運鏡上的巧思,一段有如《雙瞳》般的運鏡,將詭譎、懸疑、驚悚、恐怖的氛圍一口氣在電影畫面中呈現;又不同於《目擊者》,導演在《紅衣小女孩2》中多數的運鏡融入美國恐怖片卻又清楚展現出屬於自我風格的純熟運鏡,搭配氣勢磅礡的配樂與細緻精準的音效實在讓人驚歎。

【它不是一個恐怖片,我覺得它是一個劇情片。可是它加入了很多比較靈異、台灣的在地文化。-楊丞琳】

楊丞琳在片中飾演社工師李淑芬,劇中身為年輕單親媽媽的她,因需整日奔波處理個案,而忽略對自己女兒李雅婷(詹宛儒飾),進而造成母女間的衝突與裂痕。演出經驗相當豐富的楊丞琳,刻畫入微地將片中單親媽媽在現實社會中的辛酸、掛心、無奈等心情娓娓道出。時而無助、時而勇敢、堅定,楊丞琳透過精湛演技、情緒起伏牽引著觀眾一步一步融入電影劇情,劇中的哭戲更是讓人揪心不已。今年再度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的楊丞琳,收放自如的演技著實讓人動容。

此外,在首映日當天映後見面會,充當主持人的她,除了Q&A回答問題外,更是透過活潑俏皮的風格及親切的與觀眾互動,為整場氣氛增添不少歡樂,楊丞琳個人魅力展露無遺。

以《紅衣小女孩》入圍2016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在同年也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今年目前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近年來在戲劇上出色表現的許瑋甯,本片再次回歸沈怡君一角。

與飾演片中老公的黃河再續前緣,深入角色的她坦言「只要看到黃河就會秒進怡君的角色,心酸想哭!」兩人因拍戲建立起共患難情感,在本片哭戲橋段更是兩人重逢後的絕佳演出。

原本害怕鬼故事、鬼片的她,為了嘗試、挑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並努力克服,而接下當年的《紅衣小女孩》,也因為這份心態,在拍攝期間,絕對不開玩笑的她都以最嚴肅的心態來面對,把自己狀態設定到最好。

為了演活被鬼附身的體態身形,許瑋甯也從48、49公斤再減至44,並且研究了許多精神崩潰、精神分裂相關的案例與行為模式。如此為劇付出的敬業、努力,栩栩如生地呈現出淒厲、驚悚的神情及異常身形的姿態,讓這段附身橋段成為《紅衣小女孩2》中最大的記憶點之一。

高慧君飾演劇中林美華,是一位疑神疑鬼的母親,為了驅魔不惜虐童,而為了配合角色安排,高慧君在雙手和脖子彩繪滿了道教驅魔符咒-五雷咒,為角色及劇情增添神秘詭譎感。

高慧君表示,首次和楊丞琳、許瑋甯合作「我們3個女生在拍攝現場其實都各自沉靜在自己的角色裡頭,雖然交談地很少,但我們反而彼此都很有默契,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動作和想法。」

當楊丞琳所飾演的社工師李淑芬進到林美華屋中,看見各種神壇、符咒、雕像等作法器具,並在祭壇中發現疑似受虐的女兒林詠晴,這一段兩人之間的精彩對手戲加上導演的運鏡,片頭開場就直接將本片懸疑氣氛拉升至高點。

出道31年的金鐘影帝龍劭華,首次挑戰恐怖片,飾演阿龍師是掌管虎爺廟的大小事的廟公,與吳念軒飾演虎爺乩身的林俊凱是隔代教養祖孫關係。

阿龍師在硬底子的龍劭華飾演下角色情緖之間的轉換游刃有餘,沉穩內歛的演出讓阿龍師出場的場面,都讓觀眾內心充滿安定感。年輕演員吳念軒,虎爺乩身的他敬業的表現更是讓導演及龍劭華讚不絕口,楊丞琳更是透露片中所有關於「虎爺」的畫面、動作都是吳念軒親身演出詮釋到位。

【感動多於恐怖、愛多於害怕,整部片傳達的不僅僅是愛或嚇人,還有一種信念是珍惜當下,珍惜你眼前所擁有的。-許瑋甯】

楊丞琳、許瑋甯、高慧君,3位女主角3個母親3種不同的母愛在電影中碰面時,彼此帶著不同的失去、不同的疼痛,相異的人生但有著同樣皆為人母的擔憂,讓故事帶來極大的張力與後勁,也讓《紅衣小女孩2》跳脫恐怖片嚇人的層次,不僅有恐怖,更有非常濃厚的情感。親情、牽絆與執念正是導演程偉豪所埋下一顆溫度的種子,賦予恐怖片全新的深度與意義。

執念,逼人直視恐懼

執念,招惹邪魔纏身

執念,讓人走火入魔

回到恐懼起點《紅衣小女孩2》

嘻嘻~出來玩呀~

8月25日20:15信義威秀場映前Q&A見面會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