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的蛻變:她讓《紅衣小女孩2》多了深厚情感

用愛克服心底恐懼!楊丞琳綻放更與眾不同的人生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7-08-29

用愛克服心底恐懼!楊丞琳綻放更與眾不同的人生


從2000年團體出道、主持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少女時期的楊丞琳不僅用《曖昧》奠定「可愛教主」的地位,《惡魔在身邊》青澀卻又深刻的演技,更讓人驚艷她全方位的演藝能力,這位年紀輕輕、年僅16歲就出道闖蕩演藝圈的女孩,已經用實力證明自己的能耐,更以一部部亮眼的代表作,在粉絲之間有無可取代的魅力。

楊丞琳是台灣少數入圍金曲、金馬、金鐘獎相關獎項的藝人之一,她的歌聲是種催化劑、演技令人陶醉、主持功力更能掌握全場風範。一路走來,我們看見她少女時期的勇敢單純、半熟時期的沉著堅毅、輕熟女時期的自信丰采,不同階段的她,為影迷、歌迷們帶來不一樣的震撼,每一次的嘗試都是對自我的突破。

在最新的電影《紅衣小女孩2》中,她更跳脫出嶄新的人格魅力,也許妳看過《荼蘼》中的職場女強人,但在這為女而強的母性情感中,她的堅毅演技絕對令人讚嘆。

本身就怕鬼 接演鬼片更令她猶豫

曾經在2010年演出過驚悚片的她,這次是第二次駕馭同樣類型的角色,「因為我演過相關的題材,也對這個台灣最具代表性鬼片的《紅衣小女孩》續集有非常大的興趣,期待它之後的發展。」但對於本身就怕鬼、也不愛看鬼片的楊丞琳,其實也是演藝生涯間很大的一次挑戰。

楊丞琳笑說,以前如果接到不錯的劇本,通常她當下就會馬上答應,但這次受邀演出《紅衣小女孩2》,可是讓她深思熟慮了將近一週才點頭,「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來磨練自我,也對於故事中堅強的社工師很有共鳴,但我其實不太敢看劇本,最後是利用工作空檔在休息室內明亮的空間迅速看完!」

楊丞琳表示,她是一個絕對相信鬼魅存在的人,小時候看到錄影帶畫面就覺得非常可怕,而且那個年代影帶絕對不可能造假,「我認為每一個靈體的存在一定有祂的原因。在電影中,就是因為執念的依歸而產生更深的寄託,如何解開心底的結,就是貫穿全劇的信念。」

在拍戲時,片場陰森的氣氛和陣陣襲來的寒意,都把楊丞琳壓的喘不過氣,不過,由於飾演的是要尋找女兒而鼓起勇氣的單親媽媽,這讓她完全沉浸在角色當中,「我不能害怕,因為如果我一害怕,就不可能展現戲中的堅強,她可以說是一個『女子漢』,一種真切為了女兒勇敢的小人物。」

《紅衣小女孩2》不只是鬼片 還是劇情片

楊丞琳說,這是《紅衣小女孩2》最吸引人也最受歡迎的地方,它不僅僅是有娛樂的恐懼效果、台灣傳統文化的地緣性,更在這些情感上,著墨於親情和愛情的表徵,「愛的力量能夠大於一切恐懼,我希望觀眾能在電影挖掘這些情感,這是一部會讓人感動痛哭,而且回味再三的經典鬼片。」

她分享,以前在拍《童眼》時,其實因為故事是虛構的,所以拍起來不會太過恐懼,而且都在片場拍攝,心情整體是愉悅的;反觀《紅衣小女孩2》是真實的故事,立基在真正都市傳說的文化上,因此在拍攝過程中,不論是樂園廢墟、廢棄醫院等實景,會有完全身歷其境的感覺,「拍的時候我都毛毛的。」

楊丞琳說,她的角色實在是太特殊了──她是社會上的小媽媽,因為一些原因很年輕就生下小孩,結果孩子叛逆、失蹤,在找孩子的途中,又遇到接近精神崩潰的人、魔神仔,同時還要幫助別的家庭──「這真的是太特殊的故事,你根本無法從現實生活中揣摩,靠的是對角色心境的投射與沉浸。」

也正是因此,楊丞琳角色的龐大壓力,成了她甚至殺青後三個月都走不出的陰霾。

楊丞琳笑談:一定會過火後才進家門!

許瑋甯在拍戲時,曾接受《遠見》訪問,表示會將護身符縫在小可愛內;而楊丞琳則會把護身符放在胸口,因為這樣才覺得無比心安,「我們每到一個新的場景都會拜拜,每天都拜一次,確保拍攝時能順順利利。」

楊丞琳自爆,「我每天回家時一定要過火才能進家門!」她笑說,不管到家的時間多晚、甚至是已經拍到半夜,媽媽一定都會爬起床準備金紙、鐵盆做個簡單的儀式,「這是問過神明的,神明有指導要過火,讓一些晦氣不要跟著進家門。」

「最有趣的是,我很少拍過一場戲的過程是如此順利,如果要說靈異現象,這才會是靈異現象吧!」她打趣地說,拍《紅衣小女孩2》的過程其實沒有什麼大問題,這一路走來也會覺得很神奇,「我們到底是怎麼完成的?」冥冥之中,肯定是冥界有「好兄弟」在幫忙,很靈異,可是又很奇妙。

無論拍戲過程多麼辛苦 都沒有身心靈煎熬來的巨大

楊丞琳說,拍戲的那一個月,整個人其實都完全豁出去了,完全推掉所有的工作、全部的通告,就是要把精神投射在故事中,「那種情緒壓力很大,會想放鬆但心裡頭卻有疙瘩,隨時會否定自己、不認為自己能勝任角色,覺得度日如年。」

她還說,導演程偉豪為了營造現場的晦暗氣氛,其實在拍攝現場是會放煙的,那是燒炭、燒臘燭所營造的朦朧感,除了演員以外,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戴超標準的N95口罩,「因此每次導演一喊卡,助理都會衝上來遞上純氧氣瓶,以免吸入過多二氧化碳,但說真的,其實這一點也不辛苦,最煎熬的其實是心理上的折磨。」

楊丞琳的敬業程度,可以從她拍戲的過程便嗅出端倪,導演程偉豪說,「其實一開始,我就跟她說可能在劇本的後期必須全素顏上陣,問她能不能夠接受這樣的安排,結果沒想到楊丞琳直說:『那幹嘛不整部都素顏就好了』?」

「以前的我會抗拒素顏,因為覺得那是把自己不完美的一面呈現給別人看,而這麼做必須要很大的勇氣!」楊丞琳說,畢竟在那種失去女兒、又遇到鬼的情境中,誰又有可能是有心思化妝的?當一個演員願意為了劇本而呈現最真實的樣貌,那才是真正的沒包袱,也是能對觀眾有所交代的態度。

短時間不會再接演鬼片

不過,楊丞琳也坦承,「以後有鬼片的約我可能暫時先不要接了!」拍鬼片時的累,其實是外人難以想像的巨大,那種辛苦不是肉體上的疲憊,而是精神上的瓦解崩潰,「因為當你被負面的情緒深深影響,工作一忙又沒有空代謝時,辛苦的感覺最終其實會反撲,心情容易覺得很糟、否定自己,發覺樂觀的自己怎麼也變得悲觀了,這都是需要時間來慢慢調適。」

楊丞琳說,在電影製作完成後,有邀請媽媽與親朋好友一同來觀賞電影,「她們是那種不會因為是我主演,就不停拍馬屁的那種,而她們的反應的確是打從心底的覺得好看,這讓我特別欣慰。」

隨著電影上映首週才三天票房便大破3000萬,楊丞琳也積極跑映後場次與觀眾面對面互動,從大家的回饋中,她很開心能把這個角色詮釋的十分成功,一起帶領眾人解開種種謎團,也在那堅定不移的信念中,挖掘更多親情、人性的深刻。

(部分劇照提供:威視)

關鍵字: 電影專訪藝文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