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號

現場直擊2〉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

自產自銷乾淨電力 投資小錢當電業股東

文 / 林珮萱   攝影 / 林珮萱   2017-08-30

自產自銷乾淨電力 投資小錢當電業股東


談起售電業,現今台灣還只有台電。但答案,將隨著《電業法》修正,悄悄轉變。

想像未來台灣民眾購電,宛如手機通訊合約,有不同電信業者,提供各式各樣的資費方案。

售電業者百花齊放,在德國已是事實。德國目前有1000家售電業,其中800家屬於區域型、200家銷售範圍可達全國。

其中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是唯一以合作社模式營運的全國性售電業。由2萬4000位社員提供穩定的入股資金,最低55歐元便能加入,社員是股東,也是用戶。

17座綠電廠 11.5萬戶受惠

1990年代,德國能源市場正經歷自由化浪潮,當時環保團體綠色和平(Greenpeace)發起「翻轉能源」運動,希望協助消費者找到綠能供應者,卻找不到符合條件的業者。

這促使綠色和平於1999年催生出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堅持生產與售出的電力皆產自再生能源。2001年完成自有第一座綠能發電廠。

發展至今,已有13座風力電廠以及4座太陽能電廠,服務客戶達11.5萬,其中約9400位是商業用戶。一年產電量達3.7億度,年營業額超過1億歐元,是德國最大的公民電廠組織。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觀察,現在全德國所有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多達47%來自個人或社區組織的公民電廠,超過傳統大型電廠(41%)。顯示公民力量不容忽視。

擁有多年發電與售電經驗的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最新實例就在北部大城漢堡一座老舊公寓屋頂,2016年9月剛啟用。

新電廠特殊處,是設廠地的所有權人為房東,電力使用者為房客,比其他電廠開發更複雜。

因為直到今年以前,德國法令規定,當房東要建電廠,再將電提供給房客使用時,需經過複雜程序,得建立軟體、硬體等管理系統,以結合外部電網調度。

其次,若房東賣電給房客,便不能享有法令原有對房東租金免稅的優惠,自然降低房東蓋電廠意願。但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漢堡案例,卻突破以上限制。 

該棟建物早年是髮型師培訓所,後期吸引許多設計師、藝術家進駐,現在住戶有40多人。挪威藝術家歐亨利‧哈根(Ole Henrik Hagen)是住戶之一,搬來此處已14年。

跟著哈根走上五樓頂樓,32塊太陽能板、總共52平方公尺,8.32千瓦(KW)裝置容量,電廠規模不大,一年發電量約7000~7500度,占整棟建物一年用電量3.7萬度的比例偏低。雖然無法完全滿足所有用電量,但在哈根眼中的意義卻很重大。

一頭灰白髮、掛滿和善笑容的哈根,年過六旬,很開心自己總算實現過去長久的夢想、成為再生能源生產者。他透露,有時看到外面太陽很大,還會馬上開洗衣機,盡力做到使用綠電生活。

因為是老舊房舍,還得事先維修屋頂,花費共2萬歐元,由綠色和平能源出資。

風力轉氫能 發展能源儲存

綠色和平能源支付住戶屋頂租金。發電以每度22.6歐分(約新台幣7.9元)賣給住戶,「比起住戶原本買電、每度27.1歐分(約新台幣9.5元)划算,」負責此專案的綠色和平能源史蒂芬.拉福勒(Stefan Loffler)說。

要與千家售電業競爭,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策略行銷長奧萊.歐圖曼(Olaf Altmann)坦言,相當不容易。「不變」與「善變」的消費者,都令他們頭痛。

歐圖曼觀察,購電需求是以家戶為單位,一種是跟在地社群型的電力公司購買,通常價格不是最大考量,單純是因為長久慣性和方便,這群人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換電力公司。

另一群「善變」的消費習性,肇因於電力公司選擇太多,業者為拉攏新客戶頻頻祭出優惠。加上在德國,轉換電力公司的手續十分方便,上網申請或打電話,5分鐘就能搞定,「一年換一家電力公司很常見,」歐圖曼說。

綠色和平能源的競爭力,仰賴創新多元方案,以及強調永續。

如風能發電被認為是未來綠電主力,綠色和平能源於2015年起保證電力配比至少10%是風力。2011年起也投入更有未來性的再生能源創新儲存,展開新天然氣電力「ProWindgas」,研究將風力轉化成氫能。

2014年12月,又新增氫能的天然氣電力選項。用戶可選擇每度電多付1歐分,提撥為研發氫能技術資金。且提出廢煤的銷售方案,將「廢煤」轉為電力費率產品。選擇該電力資費的消費者,將從煤礦場周圍的太陽能發電廠收到10%的太陽能電力。再以每度電撥0.01歐元成立基金,用於支持礦場區域的綠能開發。

 綠色和平能源,努力讓綠電融入更多人的生活中,成績已有目共睹。

關鍵字: 環保產業綜合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