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號

亞洲青年領袖1〉 城市浪人共同創辦人 張希慈

鼓勵青年把城市當教室 踏出舒適圈探索生命

文 / 蕭玉品   攝影 / 賴永祥   2017-08-30

鼓勵青年把城市當教室  踏出舒適圈探索生命


「謝謝老師帶來的課程,帶我們去思考、去感受,妳不一定會給我們答案,反而讓我激盪出不一樣的答案。就像真實人生中不會只有一條路,或一種答案。」一封來自高中生的手寫書信,承載青少年的迷惘、感謝。

收信人是社團法人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張希慈。

張希慈,才26歲,獲選為2017年《富比世》亞洲30歲以下社會企業領域領袖,也是今年台灣五位獲獎者中唯一的女性。

城市浪人是張希慈就讀台大社會系時課堂上的作業。當時,她和同學都不清楚未來想做些什麼,因此想透過城市浪人的「流浪挑戰賽」,踏出舒適圈,把城市當教室,藉著Free Hug、記錄生命故事、捐血等一個個任務,探索人生,也一起帶領青年,從中找到願意花費一輩子尋求的熱情。

從2013年到2015年間,城市浪人挑戰賽已授權到全台各縣市、大專院校。

最近,協會更下修目標年齡層,將計畫帶入樹林高中,由張希慈親自走入校園,帶領26位學生,展開一學期的「線下探索與體驗的人生遊戲」,再讓這些學生領著全校100個學生,挑戰新任務。

「108課綱談實踐型課程,要學生參與社會、不再只看課本,但老師做不到,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教。」張希慈說,線下探索與體驗的人生遊戲這堂課,是要讓老師學習專案課程的設計方法,「等於先教好老師。」

目前,城市浪人協助年輕人探索生命的「生態系」,已稱完整。不僅與企業合作,舉辦學生到各行各業實習、觀察工作者的「百工日記」活動;流浪挑戰賽也走向國際,綿延到香港、山東、美國。

一名在台大交換、來自山東的陸生,聽完城市浪人的介紹後,衝到辦公室,說自己一定要做這事,隨後便把流浪挑戰賽移植到山東聊城舉辦。

聊城並非一線城市,主辦人又是一介窮學生,付不起協會授權費,張希慈卻堅持在有限的人力下,遠端指導學生,協助舉辦挑戰賽。

她強調,升學壓力讓學生忘記探索真正的需求,已經是亞洲各國的共同問題,「我們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從來沒想過輸出人情味。現在台灣有了know-how,其他國家能學,不做嗎?」

談起自己的理念,張希慈頭腦清楚、語速飛快,乍看個性強勢、行事洋派,其實內心柔軟,同理心強。

城市浪人品牌總監林靜雯指出,去年挑戰賽遇到報名人數不足的問題,為了要安撫各地的主辦學生,成員們一致推派張希慈先到前線坐鎮,「因為她有安撫人心的魔力,不管是說話、拉近距離的方式,文字也有感染力。」

阿嬤的故事 啟發訪談任務

張希慈常主動提起,自己是金門人。意外的是,她一天都沒住過金門。

「我很晚才認知到自己是金門人。」張希慈透露,她是金門來台二代,在永和土生土長,只有過年才會回金門阿嬤家。

一開始會說自己來自金門,她坦承,是覺得「很酷」,「我念北一女、台大,學校都離家裡20分鐘車程,講自己是台北人真是弱到爆,不如講金門人,超屌!」

由於張希慈和金門的連結只剩下阿嬤,但她與說台語的阿嬤幾乎沒有話題,她們的生活毫無交集,頂多在見面時,阿嬤叮囑她要好好念書;或是在考大學前,送她一本親手抄寫臨摹的《金剛經》。

到了大四,張希慈前往北京大學交換一學期,認識了70多歲的北京大爺,兩人以大哥、小妹相稱,結成莫逆之交。

對她來說,這位大哥簡直是一部活歷史,她從老北京的身上,聽到了國民黨來台、共產黨統治、文化大革命、天安門事變的種種事件。

張希慈聽得津津有味,跟著回頭反省自己,為什麼不試著理解阿嬤的一切?「823砲戰時,阿嬤就在金門,我怎麼沒想過了解她?」

因此,透過身為補教國文名師的父親張楚居中翻譯,張希慈漸漸和阿嬤拉近距離,才知道阿嬤有多堅強,「阿嬤是童養媳,一手把小孩拉拔大,所以我很希望自己也是金門人!」

流浪挑戰賽中,「訪談老人」這項任務,便由此而來。

看似活力源源不絕、開朗又健談的張希慈也有弱點,「我滿常忙到崩潰的,現在身體也不太好!」實習生郭柏妤就曾被她嚇過,「她在台上演講,因為太忙,居然授權我用她的臉書、email回覆訊息。」

忙到崩潰時 家人就是後盾

慶幸的是,家人永遠是最強後盾。當女兒打電話給爸爸求救時,張楚會提醒她,工作應該做到什麼程度才夠;父母親還叮嚀曾獲《中華好詩詞》競賽亞軍、被譽為「詩詞男神」的弟弟張仲宇,在他們出國時,要記得做飯給姐姐吃。

張楚也像全天下擔心子女的父母一樣,曾幫女兒打點工作。張希慈大學畢業後,進入補習班教過一個月作文,一天教課八小時,日薪一萬元,聽來是不可多得的高薪,無奈她卻不喜歡,「當時我很痛苦,一上課就想下課,幾百人的教室裡,不知道誰是誰。顯然那個環境不需要陪伴、理解、溝通。」

身為創業家,張希慈不愛被強調「女性」身分,即便她的確曾因性別,遭遇不平等對待。

她曾在近午夜時間,去找有贊助可能的企業家,只為了換來一次簡報的機會,對方卻向她提出包養建議,甚至在她拒絕後,冷嘲熱諷。

「我就是想讓他知道,真的有人會在半夜11、12點,抱著一台電腦,去很遠的地方找你,一切只是為了傳達自己的理念,」她義憤填膺。

張希慈人生重心分得明顯,依次是家人、工作、朋友、感情。處於花一般的年紀,真能把感情放最後?

「對啊!」她偏頭想了想,「我可能真的沒時間經營,還是找個AI男友好了,」她笑得慧黠,26歲的閃亮容顏,和她的理想一樣美。

關鍵字: 專訪大學創業親子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