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紅衣小女孩2》導演程偉豪專訪

他讓人想到台灣鬼片,就聯想紅衣小女孩!程偉豪拍出國片嶄新格局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7-08-23

他讓人想到台灣鬼片,就聯想紅衣小女孩!程偉豪拍出國片嶄新格局


不論是2015年的《紅衣小女孩》還是2017年的《目擊者》,這兩部電影各分別締造了8500萬票房與5200萬票房佳績,它們不僅樹立了台灣鬼片創作嶄新的里程碑,更為國片懸疑、推理的表現更拉抬出全新的態度與高度──你可能很難想像,這些如此出色的作品,全部都出自年僅33歲的程偉豪之手,而這更只是他生涯至今所執導的頭兩部長片。

在這個國片市場萎靡、電影製作環境大不如前的大環境下,程偉豪的出現可謂替台灣電影界注入了嶄新活力,留著一搓小鬍子、眼神與談吐間充滿對電影自信與熱枕的他,有著對自我作品強烈的要求與堅持,近一年來甚至為了《目擊者》與《紅衣小女孩2》整整暴瘦15公斤,與之前受訪的模樣差異甚大。

這是程偉豪對電影要求極高的結果,他說,「電影票房賣不賣座其實不一定是重點,而是你的作品有沒有被人看見、是否會流傳,那才是最重要的事。」

用鬼片與驚悚片證明自己實力

程偉豪說,恐怖電影和犯罪電影是一個最容易看見導演能力的途徑,它能用最小的成本,彰顯劇本和說故事的能力,就像是以《奪魂鋸》(Saw)一炮而紅的溫子仁(James Wan),就是以小規模的恐怖故事崛起的例證。

其實一開始,程偉豪本來就打算以《目擊者》作為他的初試水溫之作,「但當時台灣的投資者是卻步的,講難聽一點是沒有guts,他們普遍都認為,『台灣哪有犯罪電影是成功的?』加上故事的調性黑暗、市場上不討喜,自己可能也名不見經傳,因此沒有機會拍成。」

後來在因緣際會下,程偉豪與《紅衣小女孩》的劇組接觸,他認為恐怖片也未嘗不是新導演的一個詮釋機會,加上這題材與台灣連結的草根性很高、故事鮮明,最後在《紅衣小女孩》大放異彩的成功下,《目擊者》也催生而成,更成了《紅衣小女孩2》誕生的契機。

他讓人想到台灣鬼片 就想到《紅衣小女孩》

程偉豪表示,其實當初並沒有想過要拍別的鬼故事題材,而是《紅衣小女孩》就是台灣的經典鬼怪代表,就像是日本的貞子、美國的安娜貝爾,泰國的鬼影等,「我希望能打造一個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鬼片,讓大家一想到台灣的鬼片就想到《紅衣小女孩》,更使這部作品被國際看見。」

《紅衣小女孩》系列其實是一齣三部曲的宏觀作品,劇組更不排斥在各種條件允許下,發展出更多世界觀的「紅衣小女孩電影宇宙」。他說,「我們在電影中其實鋪陳了各種細節,也埋下許多線頭或設定,神明、魔、神、蛾、霧等都是相關的東西,也都能延伸出各種細節。」

為了拍攝《紅衣小女孩》系列,程偉豪研究許多好萊塢、日本、泰國的鬼片模式,並從中截長補短,吸收內化出許多特色劇情安排,像紅衣小女孩就結合在地「抓交替」典故,名字一個一個叫,因此劇本就採納了很多這樣的設定。

不只著墨恐怖片的娛樂性 還兼顧親情與社會現象

程偉豪說,世界上的恐怖片一定都有特定的故事與套路,不外乎是聲音、畫面調度、走位、氣氛營造,帶著觀眾視野探索鬼屋的過程,「一旦我們不知道劇情中的When、What、Where,恐怖片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它的娛樂享受,除了在這些可能怪力亂神的情境中,多一分情感與在地價值,故事才會更吸引人。」

因此,在《紅衣小女孩2》當中,導演放入了非常多的親情元素在裡面,希望以人中心,並聚焦情感、家庭、親情,並從這一家人的困境探討許許多多的社會現實,像是隔代教養、單親家庭、未婚懷孕等,而立基於當地的典故、耆老的建議、神鬼之間的互動等,都包裝出令人驚豔的主題。

程偉豪分享,萬物界其實有一種「象限」的存在,鬼、神、魔、人都在彼此應處在的地方安身立命,彼此不該互相騷擾侵害。因此在第二集中,加入神明的角色是必要的安排,也是營造一種正邪對立的故事張力。

而之所以選擇「虎爺」,是因為祂是民間信仰中最重要的坐騎,並有守護地區、村莊、城市與廟宇之功能,虎爺的動物形象也有正義的感覺,這才成了劇中代表性的象徵。

在台拍片辛苦 運用有限預算達到最大效果

不過,程偉豪也說,「在台灣拍國片的最大困難就是市場實在太小,而且有時候題材也未必能進軍大陸,這時在國外市場就得往東南亞推廣。」在預算有限的前提下,台灣也幾乎沒有類型片的經驗,在技術不夠完整、產量很小的狀況下,每一次的拍片過程都是種學習。

在程偉豪目前所執導的三部作品中,完完全全都是台灣自有技術完成的,這裡面包含非常多枝微末節的細緻在其中,「我會盡可能利用有限的預算,拍出應有的規模與態度,那是對劇組的交代,也是把最好的一面呈現給觀眾。」

包含劇本的構思是否能吸引觀眾注意、演員卡司的票房號召力、時間如何配合、前後置的互動、剪接、運鏡、資金等等所有的大小事,全部都由程偉豪一人統籌,在一年推出兩部電影的極限中,他簡直是把自己「壓榨」到最顛峰的狀態,「我很少量體重的,以前量的時候記得還有80公斤,怎麼這個月量只剩下65公斤了?」

「壓力真的太大了!」程偉豪笑說,「我下次絕對不會在短時間內接連趕拍這麼多片子,會試著放慢腳步稍微停歇一下。」他也說,第三集將不會由他來執導,「我們會希望這個故事有所傳承,讓年輕的後輩嘗試,慢慢讓人才的經驗累積。」

目前程偉豪已經在為下一部電影的劇本籌備與撰寫階段,他計畫自己寫出一個精彩的故事、有點輕科幻小說的題材,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會看到鬼才導演在台灣電影圈注入的精彩生命力。

(劇照提供:威視)

關鍵字: 電影專訪藝文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