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晸玟、蘇志燮、宋仲基大牌卡司主演

《軍艦島》:揭開那個慘不忍睹的歷史傷疤

文 / 魯皓平      2017-08-18

《軍艦島》:揭開那個慘不忍睹的歷史傷疤


西元1810年,位在日本長崎外海的端島(俗稱軍艦島)開啟了煤礦開採的序幕,豐富的煤礦產量、肩負日本經濟起飛的重要樞紐,軍艦島雖然僅有0.063平方公里,但它卻有著重要的歷史意義和戰略地位。

從1914年開始一直至1945二戰結束前的全盛時期,最高曾年產量超過41萬噸,小小的島嶼上聚集超過5000人,是當時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它看似有完善的工作制度、階級分明的教育系統、甚至有電影院和娛樂場,但堆積在這一切之上的,卻是令人心痛感慨的哀戚。

在最新上映的電影《軍艦島》(군함도)中,清楚的以最令人驚心動魄的史實,描繪朝鮮日治時期韓人所受日人迫害的殘酷和心痛。雖然你可能會認為事件離台灣太遠、沒有共鳴感,但對比霧社事件的要脅逼迫,你會更能感同身受。

這是電影成功的地方,它貼近史實、立足在真實事件之根基,特別是大場面的渲染力和細部畫面的寫實呈現,那種壓力會讓觀眾久久不能自己,更甚至是被那委曲求全的低聲下氣情緒中壓抑,每一幕盡是鼻酸。

《軍艦島》斥資220億韓圜(約台幣6億3000萬)成本,歷時超過半年拍攝,在1419天的拍攝過程中,劇組甚至花了3個月設計片場、6個月搭景,打造了佔地約4公頃,將近軍艦島2/3大小的片場,如此大規模的製作也成為韓國史上最大的片場。

事實上,在1939年期間,擁有軍艦島實質經營權的三菱公司開始大量徵召韓人與中國人擔任勞工,美其名是能賺進大把鈔票、隔年返國成家立業,但事實上他們所面臨的卻是毫無人道的待遇,不僅必須窩在狹小悶熱的坑道內採礦--工時過長、薪資被貪汙、工作量過大、伙食簡直不忍卒睹的可怕環境,徹底是座人間煉獄。

《軍艦島》由黃晸玟主演,蘇志燮、宋仲基、李貞賢擔當關鍵要角,《屍速列車》中有精湛表現的小童星金秀安再次演出可愛的小女兒,在鮮明的角色個性與扣人心弦的演技呈現下,交織出這部結合歷史、戰爭、劇情、情感的深度電影。

導演柳承完用一種非常鮮明的敘事手法、毫不扭捏的運鏡方式、節奏感明確的劇情走向,完全用一個最底層百姓的視野,讓觀眾認識那個年代的小人物悲哀──高高在上的日本人、對比社會角落的韓國人──想活命的唯一方式是服從,抗命的下場,絕對不是一般人所樂見。

也正是建立在這樣的基礎下,各種人性的糾結、猜忌、居心叵測也在人群間不斷重複上演,就連韓國人自己本身的內鬥也此起彼落──當在異鄉受迫害的國人還不能同仇敵愾、沆瀣一氣時,你又有什麼資格談團結,又有什麼心緒能反抗?

在導演的鋪陳下,黃晸玟的角色成了撐住全場的重要關鍵,主副線的完美搭配、人物情感的澎湃張力,他真不愧為韓國影帝,完全呈現出那種愛女心切的決心,還有為了正義在社會遊走的交際手腕,觀眾彷彿能跟著他走,在擁擠的樓房間找尋一線生機。

蘇志燮和宋仲基的出現,除了是電影中超高顏值的票房保證,兩人毫不避諱展現身材的氣度,更成了許多女性影迷不能忽視的養眼關鍵。一位是正氣凜然、對日人憤慨的小流氓、一位是肩負凝聚力量之重責大任的礦工──不論是華麗的打鬥戲碼、槍林彈雨下的勇往直前,種種都是鮮明的震撼。

前作《辣手警探》突破1314萬觀影人次,榮登韓國影史第三名,一舉成為韓國國民導演的柳昇完,為了逼真重現軍艦島,盡量減少CG特效後製,與劇組在韓國春川美軍基地舊址搭建原島2/3大小的超大型片場。

充滿垂直構造的建築,與宛如走入地獄的超長階梯,讓主演的蘇志燮直呼「真的覺得好像走進地獄裡」,片場有個名叫螞蟻窩的場景,讓宋仲基也表示「真的狹窄到得爬著進去、爬著出來。」場景給人的真實性與強大的壓迫感,演員的演技也在如此環境的醞釀下入木三分。劇組加上常駐演員們,超過兩百人龐大陣容一路從2016年6月拍到12月,一同度過了酷暑與嚴冬。

《軍艦島》描述在戰亂紛擾的那個年代,在高薪誘惑下,李姜宇(黃晸玟飾演)帶著女兒昭熙(金秀晏 飾演)前往端島工作,同樣懷抱淘金夢的還有本是無敵打手的崔七星(蘇志燮飾演)、莫妍(李貞賢 飾演),沒想到一到島上才發現完全不是他們想像,展開如奴隸生活般的生活。當獨立軍領袖朴武英(宋仲基 飾演)因得知真相後,決心要與姜宇聯手,把島上的四百多個無辜居民一起救出來,返家重回自由。

(劇照提供:車庫娛樂)

關鍵字: 全球焦點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