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景工程/侯怡君獨白:看護又跑了!上班中途飆回家

文 / 聯合新聞網      2017-08-17

願景工程/侯怡君獨白:看護又跑了!上班中途飆回家




爸全盲 媽腦傷 十年花掉一棟房

算算這十幾年來,照顧爸媽花了多少錢?我其實不敢算,爸爸20年前確診遺傳性夜盲症,如今全盲;媽媽10年前腦傷,智商退化到國小程度。我工作所賺的錢,幾乎都用來照顧爸媽,花掉的錢大概可能買幢房子了。

回想媽媽因腦傷住院時,其實她幫我們全家都買了保險,唯獨沒給自己保!我真的很心疼媽媽,加上爸爸跟我說:「你媽媽辛苦一輩子了,能不能給她最好的?」我傾盡所有,也要給媽媽最好的照顧。

住院期間,個人病房差價、購買輔具、高壓氧治療,及10天要價10萬元的腦壓測量儀器,當時我的月支突破50萬元。曾經為錢心慌,竟然一度玩期貨,才兩天賠上80萬元,嚇得我趕緊收手。

爸爸的眼疾是遺傳疾病,但聽到有機會重新找到光明,我們怎麼能放棄?四處尋醫,聽說哪裡有藥物、保健食品或醫療資源就往哪裡跑,全台灣跑遍了。甚至遠赴大陸某知名眼睛專科醫院,長住兩個月治療,住院、手術、來回機票都是錢。

長照這筆帳 從來不敢算

照顧長路幾乎用金錢鋪成,讓我不去看這10年的長照帳本,就是因為沒膽算,現在才能繼續撐。

爸媽不習慣都市生活,聘請看護在南投縣水里老家照顧,協助煮飯、打掃、備藥、復健。為了讓媽媽復健,有時得架著老人家,要她活動,但因為強迫媽媽做了不喜歡的事,她兩手被我們架住,為了表達不滿,便放聲尖叫、吐口水。

這樣的照顧壓力,看護得有過人耐心,並非人人受得了。所以,5年內辭的辭、跑的跑,換過7、8個人。

幾次錄影或工作途中接到爸爸電話,說看護不見了,只能立馬飆上高速公路返鄉,那真的是…覺得世界要毀滅了。

聽媽媽罵人 「那是幸福的」

媽媽因為腦傷,生起氣來會打人,說話更刻薄。10年來,我沒有真正回過嘴。有時候,在一剎那間,當然有衝動,但我想到一件事:我媽媽的命是撿回來的。現在的我,還能夠聽媽媽罵人,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啊。

其實,我遺傳了爸爸的夜盲症基因,或許有一天,眼睛就看不到。這讓我對婚姻卻步。生老病死是人生很現實的事,我算過,養育父母之外,不含車、不含房,要給自己存6千萬元現金養老,因為我不要拖累別人照顧我,不管未來發生任何意外,要請看護、住機構,我都不希望自己成為家人的負擔。

本文由侯怡君口述;記者整理

(本文轉載自2017.8.15「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政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聯合新聞網

聯合新聞網

【觸動未來 新識力】 由聯合報系於2000年成立,秉持聯合報系「正派、創新、關懷」理念,聯合新聞網向全球華人提供專業的線上及行動新聞資訊。除了來自聯合報系的聯合報、經濟日報、聯合晚報、Upaper、世界日報、歐洲日報等國內外五報的專業內容,還有合作媒體業者的期刊內容。是台灣新聞網站內容最專業、最多元化的數位媒體網站。

官網FB

專欄介紹

聯合新聞網
【觸動未來 新識力】 由聯合報系於2000年成立,秉持聯合報系「正派、創新、關懷」理念,聯合新聞網向全球華人提供專業的線上及行動新聞資訊。除了來自聯合報系的聯合報、經濟日報、聯合晚報、Upaper、世界日報、歐洲日報等國內外五報的專業內容,還有合作媒體業者的期刊內容。是台灣新聞網站內容最專業、最多元化的數位媒體網站。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