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擄18年生下兩個孩子 「我選擇不生氣」

文 / 一流人      2017-09-05

遭擄18年生下兩個孩子 「我選擇不生氣」


潔西,你的憤怒呢?

在耶魯大學,蕾貝卡、艾碧嘉和我正對著一組心理健康的專業人士發表批判斯德哥爾摩症的論文。發問時間時,有人問我:「潔西,你的憤怒呢?」我很自然地這麼回應:「我選擇不生氣,因為我不想讓菲利普和潔西再對我的人生產生任何影響。」提問的這位女士似乎很生氣,正在為這份憤怒尋找共鳴。

為什麼?為什麼我選擇如此回應?難道我不曾生氣過嗎?當然,我生氣,我可以對菲利普和南希生氣,我可以對無能的執法機關和政府生氣,我和女兒們被長期監禁與他們的失職有關;我甚至能對女兒們生氣,她們跟多數的青少年一樣,有時候會對自己身處單親家庭感到沮喪。有許多令人生氣的事,這是個憤怒的世界,有很多非常憤怒的人。然而,我不願讓自己活在憤怒的狀態中,我不是那樣的人。我不想可憐自己,不想整天假設「我的人生如果怎樣就好了」;那是在浪費我的時間和精力。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保持憤怒對我沒有意義,我不想做一個充滿怒氣的人。

憤怒曾讓我失去友誼。有個我真心在乎,並視為依靠的朋友後來變成一個充滿憤怒的人,將許多自己的假設套在我身上批評我,那種感覺很不好受。更久之前,我就經驗過這種感受所以能了解,但當時對方是針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而非針對我個人。

美國退伍軍人兒童福利基金會提供補助金給我的基金會,我們也受邀到巴爾的摩參加年度會議,在那裡我說明了補助金的用途,並表達對他們的感謝。我的妹妹和她的丈夫蓋瑞特幫我們設立了一個配備齊全的攤位,我有時候也會在攤位上幫忙大家。在那裡你能發現有些人是真的記得你,有些人就不記得;很多人以為我是伊莉莎白.斯馬特,有人甚至以為我是克利夫蘭事件中的其中一個受害者。我的妹婿很擅長向他們介紹基金會的由來,以及基金會的創立者,也就是我。有時候我也會自我介紹,人們對於我在現場都會感到很驚訝。

有一次,有個團體來到攤位聽蓋瑞特的介紹,提到我的故事時,有個男人變得非常激動。他不知道我就坐在那裡。他說他真想把菲利普抓起來,丟到一個房間裡,讓我們家人處理他。他對我們遭受的一切感到非常憤恨,我看了真的很感動。那位男人最後問了蓋瑞特一個問題:「她怎麼熬得過來?這些日子以來她過得好嗎?」在這一連串的對話之後,我不好意思起身介紹自己,不過我還是站起來了,我對他說:「嘿,是的,我過得相當不錯,謝謝你。」他說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尷尬,我請他別這麼想,我明白他只是對我和孩子的遭遇感到憤怒而已。我非常感謝他的支持,我告訴他,我和女兒們現在真的過得很好。儘管悲劇發生了,人生還是會繼續下去;除非你放棄,否則生命就還不到盡頭。全看你怎麼想。我希望那個男人的怒氣不會對他產生不好的影響,當他看到我狀況不錯時,他也確實變得比較放鬆了。

我祖父祖母的家後院有棵很大的柳橙樹,在我還小,還不懂世界的可怕的時候,我會坐在樹下抬頭看天空,想像著長大後的自己會過什麼樣的生活。我想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時刻,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被綁架、遭受監禁,在十七歲就生下兩個孩子。

想像中,我是一個偉大的小說家,在世界各地旅行;或者,我是一個很棒的獸醫,到我現在這個年紀,已經拯救過數以百計的動物。我猜我想表達的是,我們永遠不知道等在我們前方的是什麼,或許是很糟的事,也或許是一張中獎的彩票。人生很難。而這是一個我所珍藏的小小回憶。

是那些生活小事使我保持前進的動力。

例如:八歲時,我和媽媽在沙灘上散步,收集貝殼;第一次抱著剛出生的妹妹;看著女兒們學走路,踏出她們的第一步;小女兒四歲時用樹枝和泥巴做蛋糕,為我慶祝二十一歲生日。我緊握這些片刻,是它們讓我能夠開心地活下去。

我是一個粗枝大葉的人,有時候我希望自己能夠世故一點。我錯過什麼了嗎?我應該改變自己嗎?有時候,我認為別人確實覺得我該改變自己,但我不曉得該怎麼當別人,我只會做我自己。

圖說:我在美國退伍軍人會議上認識了新朋友。

本文節錄自:《自由: 我生命中遲來的第一次……》一書,潔西.杜加(Jaycee Dugard)著,謝濱安譯,自由之丘文創出版。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