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核電廠發生事故…「我們只能祈禱了」

文 / 一流人      2017-08-16

當核電廠發生事故…「我們只能祈禱了」


柏林

米雪兒森看到眼前的畫面,不禁脫口驚呼:「噢,我的天吶!」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總理問。他的臉孔已經褪去所有血色,變得一片蒼白。

「看起來像發生了意外。」環境與自然保育暨核能安全部的國務祕書回道:「聯合通報中心剛傳送這些照片過來。首先,並不是核電廠本身出了意外。核電廠只有一個緊張兮兮的聲音打電話來,詢問柴油補給車輛在哪裡。派遣出去的巡邏隊,卻只找到災難的殘餘物。」

螢幕上顯示了一些化為焦炭的卡車殘骸,散落在高速公路和旁邊的田野上。這些照片讓部分出席者吃驚到臉孔都扭曲了,另外有些人則無法置信的搖了搖頭。

「我們還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國務祕書往下說:「事件還在調查當中。三輛卡車皆拖掛了油罐,前後共有兩輛軍車護送,每輛車上還配備了十名荷彈士兵。」

他又調出了一張照片,拍攝的是田野裡的兩堆黑色殘骸。

「在這一起事件中並沒有任何生還者。調查可能需要持續一段時間,目前我們缺乏相關的人力和物力。」

「這到底是一場意外或攻擊事件?」總理問。

「現在我們還沒辦法下定論。事實是,從菲力普斯堡核電廠打來詢問電話,到找到發生不幸事故的地點,已經過了十個小時。」

「為什麼那麼久?」

「因為外面已經沒有人能繼續工作了!」國務祕書嘆著氣。「有辦法工作的人愈來愈少了;因為許多地區的無線電呼叫已經無法運作;因為⋯⋯」他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來,雙唇也開始顫抖,但他還是盡力忍住眼眶中的淚水。

米雪兒森無聲的祈禱:求求你不要在這時候崩潰。他們已經損失兩個人了。

「下一波的柴油運輸隊,今天上午才能出發,最快在六個小時後抵達菲力普斯堡核電廠。」螢幕上調出的另一張照片,是一個巨大的水池,讓人聯想到室內游泳池。

「這是菲力普斯堡第一核電廠的冷卻池,專門用來儲存用過燃的料棒。有些核電廠冷卻池儲存的用過燃料棒數量,比反應爐正在使用的還多。儘管已經移到冷卻池,但這些用過燃料棒一如既往,依然維持在高溫狀態,必須經過幾年的冷卻過程。菲力普斯堡第一核電廠的冷卻池,一直有安全爭議,因為它位於反應爐的壓力容器之外,直接暴露在建築物的屋頂下方。長期以來,緊急冷卻系統早已不敷使用,更精確的說,冷卻池根本沒有專用的冷卻系統,只有在冷卻池提前罷工的情況下,廠方才會臨時加裝緊急冷卻系統。如果飛機墜落核電廠,將引起嚴重的核電災難。但如我們所見,根本不需要飛機墜落,照樣能引起核電廠的事故。根據營運商的說明,供應冷卻池的冷卻系統所用的柴油已在昨天晚上用罄。而核電廠的管理階層不敢擅自挪用供應反應爐緊急冷卻系統的柴油。因此從昨天開始,冷卻池的池水再也沒辦法冷卻了。在這段期間,用過燃料棒散發的溫度已經蒸發了大部分的池水。在備用柴油送抵之前,池水大概早已蒸發完畢,根據推斷,屆時用過燃料棒大概也開始熔毀了。我猜,在座的人不需要聽我的解釋都能明白,這代表了什麼意思。如果有人不明白的話,我在這裡簡短的解釋一下好了。因為冷卻池不在壓力容器內,所以用過燃料棒熔毀的情況將直接發生在建築物內。屆時,建築物內部將受到嚴重的輻射外洩影響,以致於沒有人可以踏入這棟建築物了。我不想危言聳聽,但如果發生爆炸,連卡爾斯魯厄和曼海姆,都將受到危害。」

「真該死!」總理氣憤的怒吼,揮舞拳頭用力搥向桌面,沉重的桌子因而微微晃動。「我們都已經逐步放棄了核能發電,卻還是發生了這種事!」

「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所謂的剩餘風險吧,儘管已經做足了所有的安全措施,卻仍然不是萬無一失。」米雪兒森喃喃的說。

「須疏散周邊的居民嗎?」總理問。

「即使想要疏散,我們也沒辦法很快進行。」國務祕書回答:「因為我們和地方救援團隊的所有聯繫,早已因種種障礙而中斷。即使只是通知周遭幾公里內的居民,也需要用到數百輛車,還需加上司機和燃料。在目前的情況下⋯⋯」他束手無策的低頭看著桌面,搖了搖頭,「我們只能祈禱了。」

(本書為德國極受歡迎的科普雜誌《科學畫報》票選為2012年「最具娛樂性」科學小說!儘管書中提及了真實存在的公司,並且以可能發生的事件為主題。然而書中描述的人物、事件、想法及對話,皆屬虛構。)


本文節錄自:《大斷電》一書,馬克.艾斯伯格(Marc Elsberg)著,黃秀如譯,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Patryk Grądys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