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愛你所選!談印度「榮譽殺人」事件

文 / 一流人      2017-08-24

無法愛你所選!談印度「榮譽殺人」事件


印度教流傳最廣,關於愛與忠誠的故事,來自史詩《羅摩衍那》。主角羅摩是一名受歡迎的王室成員,在阿優迪亞朝廷的權力爭鬥中,被父王流放到森林。他的妻子希妲與弟弟拉克希曼加入他,一起在荒野流亡。

有天,希妲獨自留在森林家中,被嚴格要求不得私自外出。他們居住小屋外的沙土上,圍了一個圓圈。「不要跨出界外。」拉克希曼說,妳就能保平安。

好妻子希妲答應留在圓圈內,但很快就忘了。也許她故意違反,我們不清楚。總之,希妲離開家門,跨過線,提供食物給一名靠近小屋的流浪婆羅門。此時僧侶突然露出真實身分。這名惡魔擄走希妲,帶回自己的王國,並試圖誘惑她。我們知道希妲忠貞不二,她嚴拒惡魔,並祈禱丈夫能找到她。

希妲被綁架導致一場長期血戰,她最後獲救了,但故事並未幸福快樂結束。

羅摩強迫她必須以火的試煉證明自身清白,希妲通過試煉。兩人婚姻幸福了一陣子,羅摩又開始疑心妻子,他將希妲逐回森林。《羅摩衍那》告訴我們,她最後與大地融為一體。

這部史詩有許多不同解釋角度,部分讀者可能不同意我的想法。

但無論你如何看待《羅摩衍那》中的羅摩與希妲,他們的言行確實傳達愛與信任、奉獻與反叛的強力寓言。同時也關於女性地位。《羅摩衍那》持續受到廣大歡迎,造成的影響更不容小覷。小時候,我從《羅摩衍那》漫畫書裡認識希妲。我妹妹學習十六世紀印度古典舞卡塔克,也在課程中學習希妲:《希妲被擄》(Sita Haran)是最受歡迎的戲劇性故事,很快我的女兒也會學到希妲與她的界線。

我從未見過庫迪普與莫妮卡。透過親屬、鄰居、學校老師及警察的訪談,與政府當局取得的文書,我重建他們陷入愛河、結婚與謀殺的故事。

這個故事有兩個原因吸引我。其一,就像同代其他人,庫迪普與莫妮卡並未蓄意挑戰既定狀態。一次又一次的調查顯示,印度年輕人的社會價值傾向傳統。特別在婚姻上,他們多半尊重而非挑戰家庭意願。在一項二○一二年調查中,二十多歲的已婚女性表示,她們的父母某種程度參與了丈夫的選擇過程,只有百分之五的人表示自己是跨種姓婚姻。

這個世代的矛盾之一:正午之子爭取更多真自由,但總體而言,他們仍舊相當傳統。

其二,我發現殺人嫌犯並非住在中古世紀農村的文盲老人,對現代女孩出自欲望的行為感到不滿。嫌犯包括莫妮卡的弟弟,比她小兩歲,同樣在德里繁榮、快速現代化的區域出生成長。這並不是簡單的新與舊、老年與青年衝突。這是在新印度的年輕男性,出於捍衛傳統權力規則,懲罰同樣在新印度的年輕女性跨越社會疆界。

也許是一時糊塗,但確實來自激怒。

「事件發生了。」曼迪普的哥哥說:「一起事件被發生了。」這是他的用詞,被動式。他不想掛名,他根本不想討論。

二○一○年六月在德里快速發展一角發生的庫迪普與莫妮卡謀殺案,是北印度廣為周知所謂「榮譽殺人」事件之一。被害人都是年輕異性戀伴侶,反抗種姓規則,選擇彼此相伴。警方說殺人者追求捍衛家族榮譽。這些事件多半獲得社區長者支持,透過全男性組成的法外裁判團體「卡普.旁恰亞特」(khap panchayat)的判決示意。面對無能的執法部門,這些通常不受制裁的非正式權威,讓不少人鬆口氣。

《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統計發現,在庫迪普與莫妮卡死亡前兩年半的時間,北印度旁遮普(Punjab)單一邦內,有三十六起通報榮譽殺人事件。約等於每月一起。

在德里旁的哈里亞那邦一起特別殘忍的事件裡,即使當地法官要求警方戒護,一對伴侶仍被拖下公車。男孩被綁到車後,在路上拖行直到一團血肉模糊。女孩的屍體在一處水塘發現。該村莊的人讓近日其他榮譽殺人案看似無足輕重。我聽說在另一村中,一名男子開牽引機撞死最近私奔的女兒,並將屍體掛在樹上,以儆效尤。卡普.旁恰亞特的長者有時怪罪手機及臉書,鼓勵不受祝福的戀情。

在印度外媒大幅報導的殺戮季節裡,政治人物四處逃避追蹤。卡普.旁恰亞特的地方長者在選舉時,是重要票樁,很少有立法者願意出手干擾。

我想澄清一點,談到這起榮譽殺人事件,並非要吸引你注意印度發生的可怕事件。我對此毫無興趣。

我的印度家族中,多數人選擇自己的婚配對象。我的父母選擇彼此,他們半數手足亦同,有些人甚至跨越種姓。有些住在印度的同輩,透過安排結婚,有些人則否。我在印度絕大多數的朋友,不論同性戀或異性戀,都選擇自己的伴侶,雖然同志朋友即使有意願,也無法合法結婚。

今日在印度各地,榮譽殺人相對少見。

多數時候,家庭會接納跨種姓婚姻,雖然這不常見。例如,在德里反貪腐政治運動中陷入愛河的安奇特與普瑞爾娜,同樣跨越種姓結合,同樣前往雅利安協會神廟進行儀式。許多反抗傳統的婚姻在此締結。雙方家庭對此均未感到興奮,並希望兩人能在最後決定前緩一緩。但最後雙方仍舊接受這樁婚事,不希望永遠失去自己的孩子。

我訴說庫迪普與莫妮卡謀殺案的故事,是因他們象徵了欲望與憤怒。他們象徵一場權力鬥爭,介於那些敲開性與血的舊規範,及狂暴捍衛這些規則的人之間。

我訴說這個故事,是因為揮之不去。庫迪普與莫妮卡深愛彼此,他們的愛甚至以未曾預料的方式,改變周圍愛他們的人。

對我來說,榮譽殺人是對試圖掌控自己片刻命運的女孩,及與她們合作的男性,一種持續性的打壓。不只發生在印度的大後方,更發生在轉變中的空間,這裡的年輕男女正掙扎找出自己的定位與未來。

這對於我們如何理解傳統社會現代化的過程,更形複雜。即便在現代都市脈動中成長、逐漸富裕的某些人,也仍心繫某些傳統規範,從而保存古老的支配秩序。

這是一個極端案例,顯現出我女兒的印度,愛你所選擇之人的基本自由,如何受到箝制與挫折。

若他們是同性戀,甚至無法擁有基本的法律保護。

本文節錄自:《業的盡頭:印度青年的憤怒與希望》一書,索米妮.聖古塔(Somini Sengupta)著,林玉菁譯,馬可孛羅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Pablo Heimplatz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