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 許瑋甯專訪,暢談拍戲甘苦

壓力大到請鬼幫忙?許瑋甯「搏命」演出《紅衣小女孩2》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7-08-11

壓力大到請鬼幫忙?許瑋甯「搏命」演出《紅衣小女孩2》


從戲劇《惡作劇之吻》、《16個夏天》、《麻醉風暴》到電影《紅衣小女孩》、《失控謊言》、《目擊者》,許瑋甯這些年來在戲劇上的傑出表現與成就,早已在影壇上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與指標,在她混血兒外型的迷人外表下,有著對演技無比堅持且努力的內心。

戲路廣泛的她,可以甜美、可以可愛,更能用嚴肅又深刻的眼神,演繹出穿透人心的內斂,這次回歸主演《紅衣小女孩2》,不僅是她生涯最極限的演出,本身就怕鬼到不行的她,不僅要演鬼片、還得想像自己「被鬼附身」,壓力大到她幾乎崩潰。

自爆:從小最怕的鬼故事就是「紅衣小女孩」

許瑋甯說,她本來就不聽鬼故事、不看鬼片,坦言第一次接到鬼片劇本就是她從小最害怕的「紅衣小女孩」時,讓她深思熟慮了好一陣子才決定承接這個角色,「當年第一次在《神出鬼沒》節目中看到錄影帶片段時,我就深深被那恐懼的壓迫感震懾,你無法想像那畫面對當年幼小心靈的我有多麼沉重。」

她分享,那段畫面的陰影如今還是揮之不去,更沒想到自己就要主演最害怕的鬼故事之女主角,「當時我想,如果真的要拍這樣的電影,我怕也會遇上同樣靈異的事件,所以有點裹足不前,但我認為,嘗試面對、挑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並努力克服,那是滿有趣的一件事情,也是對自己的證明。」

「但我拿到劇本後馬上就後悔了!」許瑋甯笑說,以前接到一部戲約、看到劇本時便會仔細鑽研,但這次《紅衣小女孩》劇本卻讓她看不下去,「導演當時開了幾部電影片單給我,希望我仔細研究鬼片的氛圍,包含《厲陰宅》、《1408》、泰國片《鬼影》(Shutter)以及港片《見鬼》時,我幾乎是邊看邊尖叫,完全無法把電影看完。」

「一般人看鬼片也許是種宣洩、享受在害怕的過癮情緒,但對我來說卻是一種惡夢。」許瑋甯分享,小時候看到《七夜怪談》或《咒怨》時,就會一整個星期不敢自己看電視、上廁所,因此在拍攝時,她都用一種最嚴肅的心態面對,千萬不開玩笑,並把自己狀態設定到最好。

電影中恐怖情緒是真實的 不是演出來的

在《紅衣小女孩2》的拍攝階段,許瑋甯承認她已經有點在崩潰的邊緣,就連導演喊「卡」時也完全不敢去看畫面,她一直是把自己壓抑在最低沉的情緒與神情中。

「程偉豪很厲害,她總是能把演員逼到最完美的狀態,雖然可能壓力很大,但那種信任和默契,都是讓畫面更完美的關鍵,特別是加上電影後製特效後的呈現,可怕氣氛更不可言喻。」

有趣的是,當我們問到她是如何克服拍戲時的恐懼時,許瑋甯直笑說:「完全不用克服啊!反正妳就把妳最真實的情緒演出來就對了!」

許瑋甯分享,在拍攝時,她完全是真實的害怕,只是比較難詮釋的地方在於尖叫的程度,「太誇張會覺得太假、太壓抑又覺得不外放,害怕有害怕的叫聲、膽怯也有膽怯的表現方式,把不同的情緒帶到尖叫中其實是困難的事情,我不希望大家看我演來演去的感覺都是一樣的。」

護身符縫小可愛、每天回家泡艾草澡

為了講求畫面的真實性與臨場感,程偉豪會實際帶著劇組在大半夜時的深山、森林、廢墟中拍攝,她說,「我們幾乎真的都是用『爬』到山林中的片場中,野生動物跟蚊蟲根本早已見怪不怪,一天12小時以上的拍攝也不足為奇,拍攝期間也是沒有朋友、沒有家人的。」

除此之外,害怕鬼神的許瑋甯說,開拍前拜拜是最基本的禮儀,她還透露會把護身符縫在小可愛裡面,外面再穿上劇中所需要的服裝,而每天拍戲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艾草泡澡,洗去一整天的穢氣。

在《紅衣小女孩2》預告片段中,許瑋甯有一段是被鬼附身而呈現驚悚眼神與身形的橋段,她坦言那非常難演、而且壓力也非常之大,首先要瘦到導演要求的體重,就是要呈現那種憔悴以及瘦弱。

「我拍《目擊者》的時候,體重大約是48、49公斤,而在拍《紅衣小女孩2》的時候,就再把體重瘦到44,靠的是運動,還有吃的東西完全減半。」

許瑋甯為了那場戲,還研究了許多精神崩潰、精神分裂相關的疾病,並且在心理學上試著投射心境到一個對世間絕望的女孩身上,想像自己已經中邪、被附身。

拍攝關鍵戲,壓力大到請鬼幫忙

「通常我們談過戀愛、生過氣、大哭大鬧過後,對於相關的情感詮釋會比較自在,也有一定的人生經驗作為基礎,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會有中邪的經驗,」許瑋甯直說,「所以我只好請求靈體來幫助我。」

許瑋甯坦承在當下的演出時,嘗試了好久都沒有達到導演心中的要求,一直到她最終在心中默念「如果有什麼靈魂在旁邊,拜託祢來幫助我吧。」後,整個人的情緒才徹底貼近當下的意境。

許瑋甯說,那是她有生以來做過最大、也最恐怖的「邀請」,而之後的表現她自己也認為非常到位、情緒也更放得開,整個是把自己精神都奉獻出去了。

許瑋甯表示,當妳沉浸在角色中,真正發覺自己什麼都失去的時候,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虛幻的、科學非科學、崩潰或混淆其實根本分不清楚,就連回家後也久久不能自己。「彷彿自己已經卡入死胡同中、無法跟外界聯繫、覺得自己好像很不正常,你會不斷的反對自我。」

這也是之所以許瑋甯能在電影中呈現如此完美的表現成果,除了令人驚艷,也讓人驚訝她為了這部戲背後所付出的種種努力與決心。

短時間內不再演如此沉重的角色

一直到殺青後、受訪的當下,許瑋甯說她還是在努力地跳脫那個情緒,因為在過去這兩年,她的情緒一直是很沉重的,包含在演《記憶大師》時受家暴的婦女、《目擊者》中處心積慮的記者,「那種內心的心魔有時候是自己好不容易跳出來、結果又要再跳進去一次的夢魘。」

「我可能短時間內都不會再接這種低沉、負面、壓迫性高的角色了,」她說,這樣的角色對她來說已經飽和了,而且暫時也不想再把自己放到壓力那麼大的環境中。

「我想要演些喜劇角色!」許瑋甯說,喜劇類型的角色她比較少碰到,除了之前曾經在《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內客串了一集,她希望能從喜劇類型的作品中嘗試突破不一樣的自我,也讓觀眾看到煥然一新、截然不同的許瑋甯。

(劇照提供:威視)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