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事不順時,看看隨時「帶哏出席」的東京電視台

文 / 第一財經周刊      2017-08-09

諸事不順時,看看隨時「帶哏出席」的東京電視台


只要東京電視台還在播動畫,那地球就沒事兒。

在中國的社交網路,東京電視台(以下簡稱「東京台」)經常「帶哏出席」。它實在與普通電視台氣質不同。 

它常常被人們稱為「動畫片電視台」,除了投資、播放大量動畫,它還以在重要突發事件時「坐懷不亂」聞名。 

與它有關的最新話題是在2017年7月2日、東京都議會選舉時,東京台的政治特別節目《池上彰的都議選LIVE》對諸位候選人的「奇葩」介紹。在介紹參選者時,其他電視台都會選取這個人經歷中的閃光點,東京台卻反其道而行,抖出參選人各種「黑歷史」,意外收穫了觀眾話題。

△ 2017年7月2日 ,在東京台《池上彰的都議選LIVE》中出現的政客介紹。圖片來源 | buzzmag

其實這也不是東京台第一次這麼捉弄政客了。2014年東京都議會選舉時,此欄目組就採用了同樣的方式,試圖讓觀眾對議員候選人有更多瞭解。相比傳統的議員介紹,這種方式更容易引起人們對政治活動的興趣。播放當天,網友紛紛在Twitter上發表自己對參選議員的看法。 

「東京台成功了,但並不意味其他電視台和其他欄目都可以效仿這種特立獨行的報導方式,」TBS製片人行實洋一對《未來預想圖》說,「因為這是池上彰的欄目。」

池上彰在日本也是個人氣主持人、評論家,曾任NHK(日本放送協會)的記者。因報導視角獨特,善於深度挖掘、分析新聞素材,他主持的節目一直有高收視率。民間甚至有一個希望推崇客觀公正報導風格、追求知識與智慧,由獨立協力廠商運營的「池上彰粉絲俱樂部」。

△  池上彰粉絲俱樂部首頁刊載有池上彰的照片。截至官方2013年公佈資料,這個俱樂部有超過3000名粉絲,年齡跨度從學生到80多歲老人。

東京台便是利用了池上彰的人氣,讓這檔政治特別節目頗具看點。當然,這也是東京台為了在各大媒體對都議會選舉的報導熱潮裡分得一杯羹的掙扎。 

在日本民營電視台中,東京電視台與日本電視台、TBS、朝日電視台和富士電視台構成日本電視最主要的播放網,由於總部都在東京,它們也被稱為「核心局」(Key Station)。根據德勤2014年一項統計,日本付費有線或衛星電視普及率僅38%,大部分人仍習慣收看免費無線電視。這種方式在中國已經幾乎淘汰,但在日本,通過改進數位技術,他們將日本分成不同區域,再通過設置天線,將信號覆蓋全國。 

所以,不同核心局的電視台,也就在各地區都籠絡了一批屬於自己網路的地方電視台。核心局為了將自己的節目發到各個地方,會為佔用的時段付費。有製作能力的地方台當然可以製作本地節目,有時也會往節目裡打包一些廣告補貼收入。 

東京電視台是幾大核心局中規模較小的一家,播放網中只有6家成員,其他幾個核心局電視台都有二三十個同盟。這就意味著,東京電視台的覆蓋率不如競爭對手。但是近幾年,這家電視台也開始主推「品質」路線。畢竟,它也不能老在突發事件報導上缺席。而傳播範圍與效果,是掌握電視台收入支柱的廣告贊助商極為在意的因素。如果無法獲得廣告商青睞,電視台也無法製作、購買足夠豐富的節目,最終影響自己的競爭力。

「和各大主流媒體做一樣的報導就會變得沒意思,反而白白浪費了黃金時段,」行實洋一對《未來預想圖》說,「不如想點別的主意,讓節目變得有趣起來,取悅一些想要看熱鬧的觀眾。這一點幾乎是業界常識。」

事實上,東京台確實避開了不少各大電視台爭相報導的熱點新聞,取而代之播放動畫,成為日本觀眾吐槽或是談論的話題。2004年,布希(George Walker Bush)和凱瑞(John Forbes Kerry)爭奪美國總統,東京電視台卻仍在播動畫;2012年,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安倍晉三當選自民黨新總裁的時候,東京電視台只在動畫的上方插播了一條滾動字幕。連2016年上映的日本電影《請叫我英雄》都調侃,「只要東京電視台還在播動畫,那地球就沒事兒。」

△ 一旦提到「東京台」和「動畫片」,很多人都會開始去翻它的種種歷史。網友把重大事件發生時,五大電視台的播放內容放在一起看:酒井法子道歉時,東京台放著動畫片;日環食奇觀時,東京台依舊守著動畫片。圖片來源 | livedoor.blogimg(上)file.mijinco.blog(下)

也有人擔心,東京台對參選者大膽的介紹風格會冒犯這些政客們。實際上,池上彰的選舉特別節目背後有日本最大財經新聞報紙――《日本經濟新聞》的支持,東京電視台的實際控股方正是《日本經濟新聞》。這家報紙在日本因客觀中立備受信賴,由此,東京台的這檔節目也有同樣的威望和信賴度,政治家和經濟學者們對它有同樣的尊重。「並且,這麼做也讓政客們顯得親民,記者們也有機會深度採訪他們。」行實洋一說。

和很多國家不同,除了公營的NHK和少數獨立機構,日本的幾家民營電視台分別和幾家大報各自結成了陣營。像《讀賣新聞》就是日本電視台的最大股東(14.6%),《朝日新聞》持有朝日電視台最多股份(24.83%),東京電視台的實際控股方是日本經濟新聞(31.46%),富士電視台和《產業經濟新聞》同屬一個集團。另外,《每日新聞》曾經是TBS母公司,如今雖然二者沒有資本關係,但仍然保持緊密合作關係。 

「預算少」也是東京台走不同路的另一個原因。由於播放權只限於關東地區,其廣告收入自然無法和核心局相比。因此,東京台只能設法製作有看點卻花費少的欄目。比如,週末深夜檔電視劇欄目「ドラマ24」(Drama 24)就製作了不少低預算卻有獨立性、話題性的節目。

△ 電影《請叫我英雄》中,原本看到東京台動畫片而放心的男主角,因下一秒轉而播報的緊急通知大驚失色。雖然是電影橋段,可見東京電視台的「動畫哏」在日本的知名度。圖片來源 | Twitter @reakuto

《孤獨的美食家》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演員少,拍攝地又都為現實存在的店鋪,不存在搭建攝影棚的預算問題,其一集的製作成本僅在200萬日元左右(約合12萬元人民幣)。但它卻因貼近日常生活大受歡迎,2015年《孤獨的美食家•第5季》年末播放接近尾聲時,收視率達到5%。

△ 《孤獨的美食家・第5季》在東京電視台週末深夜檔電視劇欄目「ドラマ24」(Drama 24)播出,年末獲得高收視率。 圖片來源 | 東京電視台

這是個小成本達到好效果的絕佳案例。正常情況下,一集日劇的製作費大約在3000萬至5000萬日元(約合180萬至300萬元人民幣、822萬至1370萬元台幣),NHK大河劇(NHK於每週日晚八點播出的時代劇)因集合了大量知名演員且製作精良,一集製作費約為6000萬至8000萬日元(約合360萬至480萬元人民幣、1644萬至2192萬元台幣)。 

不僅是電視劇,東京台在綜藝節目製作上也採取了同樣的策略。2013年開播的綜藝節目《你為什麼來日本?》(YOUは何しに日本へ?)也因其採編頗有趣味,獲得了不少人氣。節目組在日本各個國際機場(主要為成田機場和關西機場)隨機採訪來日本的外國人:「你為什麼來日本?」,並選取有看頭的對象跟拍他們的旅行或生活。少了明星出演和場地搭建的花銷,這檔綜藝也符合東京台「省錢」的宗旨。

△ 為省錢而偏愛走「素人路線」的東京台利用了日本與海外的文化差異造勢,《你為什麼來日本?》也顯得頗有看頭。這檔節目卻也曾在2013年意外採訪到了因扮演《神探夏洛克》中Sherlock Holmes而大熱的Benedict Cumberbatch。圖片來源 |fluentu(上)Twitter @TVTOKYO_DOUGA(下)

「最近的綜藝節目盡是明星,笑點和內容也漸漸趨同,就算請的是新星也是換湯不換藥。」網友takashi22說,「因為有對外國人的好奇心,這檔節目也很有看頭。」

「與其笑東京台,不如說它是一個獨特的電視台。」行實洋一總結說。

(本文轉載自「第一財經周刊」,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