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破膽又完美結合厲陰宅宇宙的精彩之作

《安娜貝爾:造孽》:千萬不要忤逆亡美

文 / 魯皓平      2017-08-09

《安娜貝爾:造孽》:千萬不要忤逆亡美


如果要提到一位最令觀眾感到膽顫心驚的恐怖元素,《安娜貝爾》(Annabelle)可說是最令人畏懼的存在──渾圓詭異的大眼、深刻陰暗的五官,還有那帶有嘲諷意味的淺淺微笑,自從《厲陰宅》(The Conjuring)她初次現身的那一刻起,便已建立她不折不扣的「亡美」地位。

2013年,由好萊塢鬼王溫子仁(James Wan)所執導的超自然恐怖片《厲陰宅》不僅締造了全球3.18億美元的票房奇蹟,更替這個建立在艾德華倫(Ed Warren)與羅琳華倫(Lorraine Warren)之「華倫夫婦」真實事件的靈異舞台上,開啟了恐怖電影嶄新格局。

隨後在2014年的《安娜貝爾》、2016年的《厲陰宅2》(The Conjuring 2),加上今年8月上映的《安娜貝爾:造孽》(Annabelle: Creation),不僅正式與其他系列作構成了「厲陰宅電影宇宙」,計劃在2018年推出的《鬼修女》(The Nun)以及檔期未定的《歪頭男》(The Crooked Man),共同交織出一連串宏觀的電影想像。

在《安娜貝爾:造孽》中,導演是由溫子仁的第一大弟子大衛桑德柏格(David F. Sandberg)執導,他曾在《鬼關燈》(Lights Out)上有令人驚艷的表現,一直以來也對恐怖電影非常研究且用心著墨,由他重新包裝的《安娜貝爾:造孽》不僅在電影中隨時讓觀眾嚇破膽,完美結合世界觀的巧思,更見證他對於此部作品的用心。

本片完全揭露了「安娜貝爾」娃娃的起源──手藝精巧的洋娃娃製作師山謬手工自製的陶瓷娃娃──在1950年代,陶瓷娃娃可謂貴族才有的奢侈玩具,而且身形愈大愈不便宜,哪個家庭擁有,除了代表財富的象徵,更是孩子們心中愛不釋手的玩伴。

曾幾何時,我們可從來沒有預料到,當年膾炙人口的手工藝品,在現今卻有種詭譎的氣氛存在。

也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安娜貝爾:造孽》之故事更增添其可看性,這個建立在真實娃娃下的震撼傳說,有著你想像不到的驚悚、詭異和靈性。

身為恐怖片的典型代表,導演在氣氛的拿捏上十分到位,無論是陰森氣氛的營造或詭譎元素的鋪陳,都一步一步引領觀眾跟著感受安娜貝爾的可怕──那種在小屋內高張力的震撼、窒息感壓迫而來的桎梏,隨著電影中孤兒院女孩們慢慢發掘的蛛絲馬跡,拼湊出駭人聽聞的真相。

觀眾的思緒就有如弦上之箭,緊繃情緒隨著劇情高潮迭起。

本片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導演能在許多枝微末節的片段中拼湊最終事實之真相,每一個場景、不同的鏡頭、特別的台詞,都能點綴出令人驚異的伏筆,鬼才般的構思別有一番風味。

角色的設定上,是讓《安娜貝爾:造孽》吸引人的關鍵之一,這一群住進老夫婦深宅大院、由修女帶領的女孩,普遍都是涉世未深且毫無警覺性的單純存在,面對安娜貝爾的一點點佈局,彷彿即將被噬入的純真,迷惘在可怕的氛圍中。

這群女孩當中,有少女、也有小女孩,有人無知、有人大膽、有人天真,導演還設定一個不良於行的女孩,這象徵面對鬼怪時的徬徨,還有力不從心的驚懼,試著想像,如果在面對內心最深處的黑暗卻沒辦法逃離時,你會有多麼痛苦難耐?

今年年僅11歲的露露威爾森(Lulu Wilson)與15歲的泰莉莎貝特曼(Talitha Bateman)絕對是本片的靈魂,她們年紀輕輕就展現對於怪力亂神的恐懼感,可愛天真臉龐下的認真神情,對比安娜貝爾的猙獰貌更顯出色。

值得一提的是,《安娜貝爾:造孽》絕對是串連所有《厲陰宅》電影宇宙承先啟後的關鍵,滿滿的彩蛋、豐富結合未來與先前作品的巧思,甚至是將主軸拋回現實世界的爆點,都令人津津樂道。

如今,這尊恐怖的安娜貝爾娃娃「本尊」,目前正被「封印」在美國的華倫夫婦博物館(The Warren’s Occult Museum),每個月也都有神父定期去鎮壓,以防娃娃中的惡靈再度四處為非作歹造孽,博物館中也有大量華倫夫婦經年累月驅魔下的各項物品,令人膽顫心驚。

事實上,安娜貝爾的娃娃本身並沒有那麼恐怖,渾圓的大眼睛反而有種可愛的天真。不過靠著溫子仁的再造,安娜貝爾幻化出一種猙獰的可憎氣息,再透過電影氣氛營造與光影呈現,成了新世代恐怖代表翹楚,這也是這系列作品成功又暢銷的最大關鍵。

拍戲之餘的溫馨片場

(劇照提供:華納兄弟)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