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有建設性的白日夢 讓你更具想像力

文 / 一流人      2017-08-31

積極有建設性的白日夢 讓你更具想像力


做白日夢

「只有藉由做白日夢或寫作,我才能發掘我的想法嗎?」美國女權作家瓊安.蒂蒂安(Joan Didion)(註一)曾這樣問道。

雖然,我們通常不會這麼看,但要「發掘」我們的想法和感受,做白日夢是無價的寶貴工具。做白日夢的人常被貼上神遊太虛、心不在焉、置身事外和懶散的標籤。即使到了今日,心理學家仍用一些像是「思想入侵」、「恍惚發呆」、「努力思考無關事物」、「漫無目的思考」,還有「神遊」的字句來形容,在我們的注意力從外在環境飄走,轉入我們私人的影像、記憶、幻想和內心獨白的精神帳蓬內時,所出現的想法與影像。一群哈佛心理學家甚至斷言,「漫遊的心靈是不快樂的心靈」。

那些哈佛研究人員所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心神漫遊平均耗去人們清醒時間的百分之四十七。這個說法讓人想問:如果心神漫遊如此耗費我們的心靈健康,那麼,我們到底為什麼那麼樂意,把將近一半的生命耗在這種心神狀態裡?

不管父母和師長以前可能說過什麼,有創造力的思想家知道,做白日夢根本不是浪費時間。但不幸的是,很多學生學著壓抑他們做白日夢和想像的本能,反而被教導要符合標準模型,並從書本中學習,以一種可能覺得並不自然,且很可能壓抑他們天生渴望創作的方式。但就如近年兩位著名心理學家指出的──「不是所有神遊的人都迷失方向」,事實上,心神漫遊對想像力與創造性思考是不可或缺的。

將近五十年前,耶魯大學教授、心理學家傑洛姆.辛格(Jerome L. Singer)證實,做白日夢是人類經驗裡,一種正常而且的確普遍的現象。他發現,很多人是享受內心影像與幻想的「快樂夢想家」。辛格指出,這些夢想家「完全珍視並享受他們的私人經驗,很樂意冒著浪費一些時間在這上面的風險,但顯然也能夠在單調的工作或無聊時,把它們用在有效的規劃與自娛上」。

辛格自創了「積極有建設性的白日夢」(positive-constructive daydreaming)一詞,來形容這種心神漫遊的狀態,他把它與缺乏注意力和焦慮、執著的幻想區隔。透過這些重要的差異,辛格得以突顯白日夢,在正確的條件下,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所扮演的正向、適性角色。他的研究從一開始就發現,白日夢、想像和幻想與創造力、說故事,甚至延遲獲得滿足的能力有關。

當然,恍神狀態出現在錯誤的時間,可能代價很高,尤其在與閱讀理解力、注意力持續、記憶力以及學業表現有關的事情上。當手上的工作需要你集中注意力時,卻無法控制它,常會帶來挫折,就像全神貫注於令人分神的負面想法,可能帶來痛苦一樣。但當我們仔細思考,事實上,我們大部分重要的人生目標都在遙遠的未來時,就比較容易明白做白日夢為何可能有好處。在我們的內心獨白被引導,並與對個人有意義的目標、抱負和夢想做比較時,做白日夢的好處就變得清楚多了。

過去十年來,科學家已採用較新的方法論來探討這些可能的益處。在一篇關於白日夢的最新科學評論中,史考特和同事蕾貝卡.麥克米蘭(Rebecca McMillan)注意到,心神漫遊提供了非常個人的獎勵,包括培養創造力、自我意識、規劃未來、反思自我經驗的意義,甚至還有憐憫。

關於培養創造力,很多人都從經驗得知,最好的點子似乎是在我們的心神漫遊到別的地方時,憑空冒出來的。儘管看起來無所事事,但心神漫遊絕不是不用腦。研究顯示,處在培養期的心神漫遊狀態,能帶來創造性思維的增進。下次當你正埋首於創作計畫或需要高度專注力與創作才能的工作任務時,試試看大約每個小時挪出五分鐘做白日夢,看看它如何影響你的想法和思考。在這段休息時間,進行會讓你的心神漫遊的簡單活動,像散步、塗鴉或打掃。把這當成你的創造力培養期,看看當你回去工作時,是否感覺到一股煥然一新的創作能量。

心神漫遊絕不是不動腦。

註一:現年八十二歲的蒂蒂安,六○年代踏入文壇,以獨特角度審視人生,以簡約細膩的筆法刻劃人物,在字裡行間留下空間,讓讀者細細回味。小說《照著做》入選《時代》雜誌百大小說,更改拍為電影。二○一五年更以八十高齡,為Céline代言夏季形象廣告。

本文節錄自:《我的混亂,我的自相矛盾,和我的無限創意》一書,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卡洛琳‧葛雷高爾(Carolyn Gregoire)著,蔡裴驊譯,寶鼎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