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這個,是我能遺贈給這個世界的

文 / 一流人      2017-08-29

唯有這個,是我能遺贈給這個世界的


我們的問題並非我們都是個人主義者。我們的個人主義是靜態的,而不是動態的。我們重視我們所想的,而不是我們所做的。我們忘記了我們以前所做過的事,我們以前是什麼人,有什麼想法。生活的第一功能就是行動,事物的第一特性就是運動。

看重我們所想的,是因為是我們自己在想,我們將我們的自我不僅視作萬物之尺(引用希臘哲學家的話),還要當作萬物的規範或標準,我們在內心之中即使沒有解讀宇宙,也是在批評宇宙,而我們根本不了解宇宙,也就無從去批評。然後,我們之中最反覆無常、內心最脆弱的人就會把那種批評提升到一種解讀,而這種解讀是疊加的,就像幻覺,需要歸納而不是推斷。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幻覺,而這個幻覺是建立在某些若隱若現的事物上。

現代人如果不快樂,就是個悲觀主義者。

我們像這樣將個人的悲傷投射到整個宇宙中,這種做法是卑劣可恥的。認為宇宙就在我們內心之中,或是認為我們是宇宙的核心、縮影或象徵,堪稱可恥的個人主義。

讓我很痛苦的這個現實興許會妨礙一個真正優秀的造物主存在,卻不能證明造物主不存在,或是存在一個邪惡的造物主,甚至是存在一個不好不壞的造物主。只能證明這個世界上確實有惡,這根本算不上發現,而且沒有人會否認這一點。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我們重視我們的感情是因為它們屬於我們,我們經常稱之為內心虛榮的驕傲,就好像我們把各種各樣的真理稱之為我們的真理。

相較於其他詩人,安特羅.德.肯塔爾更充分地表達了毀滅我們靈魂的衝突,因為他的感情和智慧處在同一水準。我所指的衝突,則是情感上對信仰的需要和智慧告訴我們信仰皆虛幻之間的矛盾。

我終於講到了這些與生活智慧準則有關的簡短格言。

將我全部文學作品的手稿付之一炬,我並不後悔。唯有這個,是我能遺贈給這個世界的。

本文節錄自:《自決之書》一書,費爾南多‧佩索亞(Fernando Pessoa)著,劉勇軍譯,野人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