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偷偷慶幸:「幸好新工作不是分給我」?

文 / 一流人      2017-08-21

你偷偷慶幸:「幸好新工作不是分給我」?


無論處於何種悲慘的狀態與情況下,人類都能行使愛。


《女人的一生 第二部.幸子》(女の一生 二部.サチ子の場合)


遠藤周作 著


實在是太忙了,忙到深夜還回不了家。好累,身體好沉重,覺得精神愈來愈緊繃。

「持續工作」也許就是一場無法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忙碌」長跑。自從大學畢業,一腳踏入社會之後,我就過著非常忙碌的日子。

連續好幾天不能回家,有時候甚至連衣服都沒換。跟我一起分發到同部門的男性新進人員直接向主管說:「我想回家換件內衣褲。」結果主管回答:「內褲有分正反面!」

也就是說,不用回家,只要反過來穿就行了。我們就是在這麼忙碌的情況下不斷地工作。

轉行當律師之後,等著我的是更忙碌的日子。工作不斷分配到我手上,沒辦法休息的日子就這麼一天又一天地過去。

當人類處於沒有餘裕的情況下,腦子就只能想自己的事情。長期熬夜將使一個人逐漸失去生而為人的情感,於是我會這麼想:「如果我能活久一點就好了,哪怕是五分鐘也好。」

新工作上門的時候,只要分配給其他人,而不是給自己,我就會打從心底鬆一口氣。

接到工作的同事可能也很疲勞,也許他已經忙得快把身體操壞了,也許他的精神已經無法保持平衡;但如果我幫他接下案子,也許會輪到我操壞自己的精神和身體。為了保護自己,於是我刻意漠視對別人的關懷之情。

在這樣的日子裡,我想起高中時讀過遠藤周作的《女人的一生》,正是自己現在的寫照。

「幸好不是我」的反思

《女人的一生》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描述幸子這名女基督徒如何走過動亂時局的故事。

幸子小時候認識來長崎傳教的聖國柏神父,大戰開始後,神父被送進奧斯威辛集中營。由於集中營的故事太慘烈,我的印象比主線故事還要深刻。

被納粹囚禁的猶太人們,經過漫長的旅途,被帶到奧斯威辛。那是一個完全沒有人性的世界。如果有人成功脫逃,納粹會從同一棟集中營中,挑出十名囚犯來處死。

有一天,一位囚犯逃走了。

同一棟的囚犯必須遭受連坐處分,在抓到逃脫者之前,他們只能站在外面等待。所有人都快餓死了,接二連三地倒下來。

這時一名囚犯心想:「快把逃跑的人抓起來,早點把他處死算了。」結果,逃脫的囚犯還是沒被抓到。

德籍將校站在囚犯面前,點了好幾個「你」,選出十個預備要處刑的人,大家都在顫抖。

有個身體羸弱的男性囚犯被選中,他哭喊:「讓我見見老婆和孩子!」但其他囚犯對他絲毫不感同情,他們只覺得放心,因為「幸好不是我。」

我在高中時讀到這一段,只覺得他們冷酷無情,大為憤慨。可是出社會後再讀一遍,我終於明白了,其他囚犯這樣做也是因為拚了命想要活下去。

「新的工作沒分配給我,太好了!」我跟他們的心境一樣,都是出於人性的自私吧。

這時曾經在長崎遇見年幼幸子的聖國柏神父說話了:「請讓我跟那位哭泣的男人交換。」神父自願代替他,成了遭受處刑的十個人之一。

看到神父的行為,一名囚犯想起神父之前說的話:「昨天,我見到一名囚犯把自己的半片麵包分給另一名更虛弱的囚犯。那是一天只能領到一片的麵包……儘管如此,他還是分給別人了。我一直認為,無論處於何種悲慘的狀態,人類都能行使愛。」

那名囚犯想起聖國柏神父的話,後來他就把自己的麵包送給生病虛弱的同伴。聖國柏神父與這名囚犯用他們的行動證明了一件事:無論何時,人類都能選擇自尊。

其實,自願代替的聖國柏神父是真有其人,人們稱他為「奧斯威辛的聖者」,戰爭結束後,還被受封為天主教會的聖人。

我已經到極限了

將僅有的麵包分給虛弱的人,無論處於何種悲慘的狀態,永遠都有人能關懷別人。我身邊也有這樣的人。

事情發生在我當上律師,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

上班第一個星期,我只睡了三小時。身體很沉重,連體溫都上升了。我在堆積成山的文件堆裡,盯著電腦畫面,眼睛感到又痠又澀。

睡眠不足使我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我真的到極限了,我不行了,我抱著想哭的心情,半夜在辦公室裡加班。

不過其他人跟我一樣忙,我絕不可能拜託別人幫忙,也不能哭訴。這時一個前輩說:「這份工作交給我。」對我伸出了援手。

那一秒,我緊繃的思緒斷了線,連忙說:「謝謝。」隨著道謝,眼淚也落在文件上。

當時我真的很痛苦,好想逃出去,不過我心想:「繼續做下去好像也不錯。」

你會伸出援手嗎?       

那個前輩跟我一樣忙,說不定比我還忙,不過他為什麼願意幫我?我百思不得其解,原來那個前輩也跟我一樣,曾經受到其他前輩的幫忙。

前輩剛進公司的時候,總是非常努力工作,想辦法快點做完手頭的工作,因為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的母親生病了,由於病情嚴重,已經住進安寧病房。大家不好意思多問,但應該來日無多了。所以他打算快點把工作做完,趕去探病。

不過他總是趕不上探病時間,也不曉得還能見母親幾次面,儘管如此,他還是每天待在辦公室,跟那些看不懂的文件奮戰。

「這麼重要的時候,我到底在幹嘛呢?」一想到這一點,他覺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可是身邊的人都很忙,沒有人體諒他,還一直把工作塞給自己這個後進。他的立場也不好意思拒絕,只能硬著頭皮接下來。

有一次,前輩終於下定決心去找主管,拜託主管讓他去探病。結果主管只反問一句:「工作做完了嗎?」

我也認識他說的那位主管,他絕對不是殘忍無情的虐待狂,是個講道理又和善的人。然而,苛刻的情況會奪去生而為人的情感。

他從主管的座位走回來,同一個計畫小組的成員都垂著眼,不敢看著他。據說只有一個同事對說他:「我會把這個處理好,你去探病吧。」

其實,當那個前輩從主管的座位走回來時,他環視那些假裝沒看到的人,心想:「乾脆辭職好了。」還好,後來終於有人願意跳出來幫他。

前輩告訴我:「這就是我沒辭職,一直待到現在的原因。當時因為有那位同事的幫忙,我才能繼續做這份工作。」

持續工作這件事,除了工作內容與能力之外,也需要這些不在預期中的支持。

深夜,在三三兩兩的辦公室裡,同事遞巧克力給我,對我說:「我們都很努力。」還有前輩也關心:「還好嗎?妳最近一直很操勞。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儘管說吧。」

有了他們的幫忙,我才能有持續工作的力量。別忘了曾經接受他人幫助的感動,把這份溫馨的關懷傳承下去吧,就像我的前輩對我做的這樣。

餘力不足時,任誰都會失去溫柔與關懷,陷入「只要我沒事就好」的思緒之中,也許這就是人類的本性,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不過即使在這種時候,仍舊會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但願我能像聖國柏神父和我的前輩們一樣,也能傳承溫馨的關懷,串起自己與身邊的人,打造一個得以持續工作的環境。

大人味關鍵思考 

不要讓忙碌,磨損光你的同理心。

本文節錄自:《人生最重要10年,決定你將成為誰》一書,山口真由著,侯詠馨譯,好的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