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同時遭遇選擇性緘默症與學習障礙

文 / 一流人      2017-08-10

當孩子同時遭遇選擇性緘默症與學習障礙


選擇性緘默症與學習障礙

──家長安的敘述

當你的孩子同時遭遇兩個問題,比如選擇性緘默症和學習障礙,你會很難決定究竟要先處理哪一個。

我女兒布魯克上小學一年級時,被診斷患了選擇性緘默症。後來,老師很快地又注意到,她無法跟上作業進度,不管是口頭還是書寫的指令,她都無法遵從,總是看著其他同學找線索,來猜測接下來要做什麼。我還在努力接受她有選擇性緘默症的事,卻馬上必須面對另一個挑戰:她可能有學習障礙。

剛開始,我無法接受別人說的話,我完全否認事實。我相信,大多數家長第一次聽到孩子的缺陷時,都會經歷這個階段。你就是不願意相信自己心目中完美、寄予厚望的孩子,竟然有問題,而且可能一輩子都會受到影響。有人告訴我,否認是邁向接受的第一步,我全心全意地如此相信。否認的心態提供一個緩衝,使你能緩慢而穩定地認清楚:孩子並不完美,問題的確存在。只有當你接受事實,你才能真正開始幫助孩子。

布魯克很小的時候,我想大概三歲吧,對於書本非常有興趣。她喜歡別人唸書給她聽,也總是熱衷於嘗試自己唸書。她很有創意,有藝術才華,繪畫技巧優於同年齡的平均程度,字也寫得很棒。在家裡,我實在沒有注意到任何學習困難的跡象。她遵從我的指令,也似乎和同年齡的小孩做著一樣的事。

直到她上學了,問題才浮現。

從很早開始,幼兒園的老師就告訴我,布魯克在教室裡沒有反應,似乎連最簡單的指令都不懂。其他小孩都會從書包拿出需要的文具,開始做事,她卻呆坐著,等老師催促才開始動作。我相信這和選擇性緘默症有關,或許她因為被焦慮淹沒,所以關閉了對於周遭的感官,撤退回自己的小小世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老師說她的臉上總是一副暈眩茫然的表情。

布魯克的確有學習障礙,但是因為她有選擇性緘默症,所以要評估她的能力非常困難。經過學區教育局要求做的神經心理測驗,以及聽力學家進行的測驗之後,她被診斷為聽覺處理障礙──意思是說,布魯克的頭腦處理資訊的方式和「正常」的腦不一樣。當聽覺處理出問題時,耳朵和頭腦無法完全協調,導致對聲音解讀錯誤,尤其是組成口語的聲音。於是我瞭解到,布魯克對奇妙的迪士尼電影百看不厭,只是為了音樂和視覺效果。同樣地,所有她最喜歡的書,吸引她的也只是圖片。由於對聲音解讀錯誤,她很難聽懂長篇對話,尤其當幾個人一起對話時。雖然別人給她的任何書,她幾乎都能閱讀,但她的頭腦卻無法處理文字的意義。故事必須拆解為段落,甚至句子,她才能開始理解,而且即使做了這樣的調整,她還是覺得很困難。結果,她每一門學科的學習都很糟糕,因為每一項都需要閱讀理解或聽懂口語指令,她根本做不到,成績怎麼會好呢?

同時要面對聽覺處理問題與選擇性緘默症,實在很不容易。選擇性緘默加劇了聽覺處理問題,反之亦然。布魯克非常困惑,她五歲的幼小心靈,已經感覺到自己和別的小孩不同。她不但得忍受無法說話的可怕煎熬,還必須時時刻刻面對學業的挫折。至於我,則從此進入了特殊教育的美好世界,將親師會的意義推升至新的境界。

家長需要表達對於孩子教育計畫的想法,所以每個學年開始時,才有特殊教育委員會的會議。家長和老師必須彼此合作,幫助孩子發揮潛能,他們必須傾聽和尊重對方的意見。老師知道教室裡的情況,家長必須客觀、公正地聆聽。此外,老師必須帶著開放的心胸來聆聽家長的話,因為家長和孩子同住,他們知道老師永遠不會曉得的事。我曾經在不計其數的會議中,為了女兒防衛和辯護,只因為我覺得沒有人肯聽我說話。我知道別人可能認為我不願意面對事實,是典型的鴕鳥家長,但是他們大錯特錯。我承認女兒有問題,但我也知道學校在處理問題上,缺乏效率和產值。學校到底應該怎麼做?我並不確切曉得,可是,我知道他們實際所做的沒有任何幫助。當我看到自己的意見被丟在一旁時(因為畢竟他們才是專業人士,我只是情緒化的家長),我便難以自持。

家長的意見與老師的意見同樣重要,如果雙方不能互相尊重,受苦的是孩子。

我曾經參加過一次親師會,在會談中,老師告訴我,我唯一的小孩有缺陷,因此我永遠無法體會成功家長的感覺,永遠無法看孩子大學畢業、事業有成,為她感到驕傲。「真是可惜。」她說。

這個老師腦子裡在想什麼?怎麼會對家長說這種話?我真是驚呆了,連話都說不出來,更別提回應她的評語了。不幸的是,許多教育者都迫不及待地對我們的情況發表個人意見,這位老師不過是其中之一。

有些老師缺乏同理心的程度,令人嘆為觀止。

幼兒園的老師是布魯克人生中第一位老師。她告訴我,我不應該對小孩抱持太高期望,布魯克永遠不會受人歡迎,永遠不會成為啦啦隊隊長或班長,因此,我最好接受這一切。還有一次開會時,老師建議我將女兒轉出公立學校體系,安置於照顧嚴重發展障礙孩子的機構。這位中學老師堅稱,我的女兒無法握住鉛筆。如果要我找出一件布魯克一直以來都很擅長的事,那就是寫字和畫圖了。我應該信任這些專業人士的判斷嗎?

擁有強大的支援體系很重要,這樣孩子在特教系統中才能進步,支援體系的成員應該包括一名對於兒童焦慮障礙有經驗的心理師。很可惜,在布魯克就學期間,我並未找到這樣的心理師。直到最近,我才為她找到了一位很棒的治療師,她專精於選擇性緘默症。我多麼希望當年在那些特殊教育委員會的會議上,她能夠出席支持,情況一定會截然不同。

關於選擇性緘默症和學習障礙,我相信大家過度專注在小孩的缺點上。坦白說,我所參加的每一次會議,無論是特殊教育委員會還是一般的親師會談,大多的時間都用來討論我女兒「做不到」的事,而非關注她「做得到」的事。孩子的強項是什麼呢?

每個小孩都有強項,無論他是誰、在學校表現得多糟,或有什麼心理問題。如果我們多專注於他的能力,以及如何培養那些能力,而不要一味強調他的缺陷,那麼,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幫助他達到某種成功。要是一個孩子總是被引導去相信自己不如別人、和別人不同,因而必須被隔離開來,那麼他就會開始如此相信。

不幸的是,集中式特教班可能會助長孤立,讓孩子的自尊心不斷向下沉淪。要消除多年的孤立所造成的傷害,極為困難。布魯克目前仍比她的實際年齡幼稚許多,我將部分原因歸咎於孤立的那幾年。一旦她被安置於集中式特教班,她就沒有機會和同儕相處,那段時間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談到特殊教育的優點和缺點,我真的永遠寫不完。但重點是,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不應該只是因為選擇性緘默症的診斷,就被安置於集中式特教班。很不幸地,我女兒還有相當嚴重的學習障礙,所以我只有「融合」或「集中式」兩個選擇。

她進入中學時,我選擇讓她就讀集中式特教班,因為這樣她比較有機會畢業。她的確畢業了,這要歸功於很棒的中學老師。如果我選擇在普通班的融合教育,我知道她會跟不上班級進度,很可能只拿到特殊教育證書。

但事後回想,當時我應該選擇後者的。

現在我明白了融合教育對於布魯克有多重要,這樣她至少有機會觀察和聆聽同儕,藉此學習社交技巧。對她而言,社交技巧一直比社會科或自然科重要得多,因此更值得學習。她永遠無法完全瞭解這些複雜的科目,長期而言,社交技巧對她更有幫助。太多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準備全國性考試,其實她真正需要的是基本生活技能。坦白說,對於學校教的知識,布魯克記得的不多。

我所碰到選擇性緘默症合併學習障礙的最主要問題是:能否正確評估她的智能。例如:在神經心理測驗之類的評估中,如果她對於問題沒有回應,是因為不知道答案嗎?還是因為她太焦慮了而無法說出來?更重要的是,如果她不知道答案,或者只是需要測試者以她能瞭解的方式重新發問,她能夠告訴測試者嗎?我很確定,有時候只要她能表達她不太瞭解問題,她就可以給出適合的答案;但是,她無法表達。如果去掉選擇性緘默症的影響,她還會有學習障礙嗎?當然還是有,但是我相信如果她能向老師表達,她在學業方面會輕鬆很多。布魯克現在二十三歲,恰巧又在進行神經心理測驗。我預期這次測驗將會準確,因為她現在比較接受自己的障礙了,萬一聽不懂問題,她會開口問。

公立學校的特殊教育體系需要檢討改進,尤其是在中學階段。求學、畢業、進入真實世界,對許多孩子而言並不公平。特殊教育體系耽誤了許多有才華的聰明小孩,只要給他們機會,其實他們可以對世界做出許多貢獻。這些孩子畢業時,完全沒有準備好要進入真實世界,於是家長必須獨力收拾殘局。辛苦之處還不止於此,相關政府單位應該幫助我女兒適應社會,但是我的經驗卻充滿挫折。以幫助孩子為專業職責的人員,實際上卻歧視她。家長必須為孩子努力爭取,不管是在學校或出社會之後,這都是必要的。

布魯克現在二十三歲了,雖然生活中仍然面臨許多困難,但是她進步了,她做到了許多教育專家預測她永遠做不到的事。要幫助這樣的孩子成功是艱鉅的任務,直接放棄要容易多了。我在選擇性緘默症支持團體裡遇見一位女士,她女兒的情況和布魯克類似,除了選擇性緘默症之外,還有其他的問題,處理起來難上加難。這位女士還有其他四個小孩,都是成績優異,事業有成,其中有一個是醫師,另一個是律師。她告訴我,她以每一個孩子為榮,但是選擇性緘默的女兒最令她感到驕傲,因為這個女兒必須付出最多努力才能達到目標。

當孩子一出生就帶著缺陷,他凡事都需加倍努力,人生才可能有所謂成功可言。特教生拿到一般畢業證書,需要付出的努力和決心,和大學生拿到碩士學位是一樣的,因為學習對他們而言是如此之難。打個比方,就像讓成績頂尖的學生,忽然以完全不同的語言做作業,這就是學習障礙的孩子每天面對的情況。人生是一場不公平的競賽,但是很不幸地,我們的社會忘記了這個事實,所以高中文憑並不被看重。不過,如果你也是特殊孩子的家長,你就會瞭解拿到高中文憑有多麼了不起。

我女兒可能永遠無法大學畢業,也無法事業成功,賺大錢。但是,我把她養育成為一個努力、有紀律、有同情心的可愛女孩。因此,先前提到曾有老師說,我永遠無法體會成功家長的感覺,永遠無法為孩子感到驕傲,我想告訴這位老師:

「你真是大錯特錯!」

 

本文節錄自:《為什麼孩子不說話?》一書,卡爾.薩頓(Carl Sutton)、雪莉兒.弗雷斯特(Cheryl Forrester)著,黃晶晶譯,寶瓶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Jenelle Ball

關鍵字: 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