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十年效法孔子自我反省一番

文 / 一流人      2017-07-21

每隔十年效法孔子自我反省一番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❶,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❷,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❸。」

【校注】

❶吾十有五句—我十五歲就立志向學。「有」通「又」,古人說數目字,習慣在整數和零數之間,加一「有」字。於,漢石經作「乎」,一作「于」。義皆可通。這樣的例子,下文不一一注明。

❷耳順—入耳即知其意,不覺逆耳。所謂入乎耳,順乎心,了無滯礙。一說:「耳」疑是衍文,本無此字。

❸踰矩—踰,通「逾」,超過。矩,古人用來畫直線或方形的工具,引申為規範、法度。

【直譯】

孔子說:「我十又五歲就有志於求學,三十歲就能有所樹立,四十歲就對事物不致迷惑,五十歲就知道大自然所運行的法則,六十歲就耳朵一聽到話,馬上了解話裡的含義,到了七十歲,便隨心所欲,卻不曾超越規矩。」

【新繹】

這是孔子自述為學進德的歷程。這些歷程可供後學者對照參考。

孔子說他自己十五歲開始有志於求學修德,三十歲如何,四十歲如何,五、六十歲如何,一直說到他七十歲能夠隨心所欲卻不逾越規矩。有兩點值得注意:一是這些年紀數目,應該只是舉其成數;讀者可以每隔十年左右效法孔子自我反省一番,不必死看文字;二是這些話對照《論語》的其他篇章,可以發現每一階段,都代表他有不同的成就。例如:十五歲是古人所謂成童的年紀,從這一年起到十八歲,可以入大學,學習大學之道。孔子說他十五歲就立志向學,那是表示他起步不晚。三十而立,說他三十歲已能樹立自己,對照〈泰伯篇〉的「立於禮」、〈季氏篇〉的「不學禮,無以立」,可知那是表示他到了三十歲,已知禮儀,進退有節,可以立足於社會。四十而不惑,對照〈子罕篇〉和〈憲問篇〉都曾說過「知者不惑」的話,可知那是表示他到了四十歲,知識智慧都自信已臻成熟。五十而知天命,那必然和他從四十七歲起,開始學《易》有關。學了《周易》,既知上天運行的道理,亦知上天所賦予的責任,心有所主,真的可以「無大過矣」。也因此,他到了六十歲,可以入乎耳,順乎心,到了七十歲,可以從心之所欲,而不踰矩。這裡孔子既然說七十歲如何如何,那當然是表示說的是他晚年的知道之言。

「從心所欲」人人都能做到,但「從心所欲」、率性而為時,卻能「不踰矩」,這是一種多麼難得的境界啊!

俞樾《群經平議》卷三十曾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應該斷句為:「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他還引用《禮記.樂記》鄭注的「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為證。似亦可備一說。

本文節錄自:《論語新繹: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一書,吳宏一著,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Jazmin Quaynor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